【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 A+
所属分类:开卷八分钟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三十岁前的孙中山by斜杠圈儿

qqsrx-1521510894-1.jpeg (600×294)

开卷八分钟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音频资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节选自开卷八分钟:《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梁文道:自从孙中山被捧高成为国父跟革命先行者之后,他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地位,就几乎像个圣人一样了,由于他是圣人,后来自然要有很多人为他写圣徒传,这些圣徒传要么就是尝试为他增加光彩,把他也许一生中不是那么好的部分隐没掉,而夸大渲染甚至虚构一些大家会觉得很喜欢的东西。

另一方面自然也试图透过跟圣徒拉近关系,来光耀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地方或者自己效忠、认同的某一个传统,或者次团体,或者文化等等。在这样的一个情况底下,你要花很大的工夫才能够还原一个比较真实的孙中山的面目。今天给大家介绍的这部书,就是做这种工夫的好例证,你看看这700多页的巨著,它的书名叫做《三十岁前的孙中山——翠亨·檀岛·香港1866—1895》,作者是现在在澳洲教书的华裔学者黄宇和教授。

黄宇和教授是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也是研究孙中山跟中国近现代史的专家,之前曾经有过一部著作在大陆出版过,就是《研究孙中山伦敦蒙难事件的真假如何》,在那本书里面,我们已经看到他像侦探一般做历史的方法,什么叫做侦探的方法?他不只是挖掘史料,而且很强调回到现场。

比如说在伦敦他要走一走当时清使馆所在位置附近,算算得走多少步等等,同样在这本书里面,他为了解决一个问题,比方说孙中山说到他家的时候,小时候在翠亨的时候,他们住的泥砖房,但是后来也有人就是,那其实不是泥砖是青砖,现在大家去看重新改建他家的故居就是青砖房。

黄宇和还特别去考察这个地方的泥土到底能不能够做成泥砖,做成泥砖是什么效果,他做到这样的一个地步,为的就是要驳斥种种围绕孙中山的神话跟说法。比如说他自己的老师,非常有名的历史学家罗香林教授,曾经说过孙中山是客家人,使得很多客家人倍感光彩,经过了重重考证之后,那些我就不多罗嗦了,大家可以自己看。

黄宇和教授认为,“所谓时代通病之一的中原正统文化观是什么,(就是他引述谢重光教授的说法),认为中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正统,高雅、博大精深,周边各族的文化是非正统,粗鄙、低下的,于是罗香林把翠亨村孙中山的祖先,移花接木到了紫金的孙氏,而紫金的孙氏又曾经在重修他族谱的时候,移花接木的把祖先接到了江西宁都的孙氏,江西宁都的孙氏又杜撰了一个东平侯的祖先,乃东平侯庙”。

“但是江西到底不是中原,于是罗香林就把那份,甚至于紫金毫无关联的,广东省官田村的孙氏族谱接上去,因为该谱自称他的祖先来自中原的郴州,罗香林就硬指这个郴州就是(郴流 音),于是终于国父就是中原郴流的后代了”,在黄宇和教授的批驳下面,整套说法就变得站不住脚了。

同时他也对孙中山自己的一些说法都不是太客气,常常指出孙中山自己的说法前言不对后语,或者是说谎的部分,例如说第一次广州起义失败之后,当时那一次起义失败,很多人诟病孙中山说他逃的太快,而且是几乎没怎么参与事件,就已经先逃之夭夭了。

他的同志们从香港赶上去,起义之前24个小时,他就已经走掉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的孙中山,说,“1895年10月26日,广州事败后三日,他还在广州城内,10余日后才脱险逃出”,但是黄宇和教授也说这是假的,这是为了要堵塞当时香港英文报刊批评他怕死的这种说法。

此外又由于孙中山真的是个圣人般的形象,很多地方的人都试图拉拢自己所在地跟他的关系,比如说澳门大学的霍启章教授,也是一个很有名的去研究孙中山的学者,最近也出了一本书,我下回再给大家介绍。他曾经在一次研讨会里面说,“孙中山是通过澳门的葡萄牙文化去了解世界的,与香港的英国文化无关”。

为了要证明他果然是接受澳门文化的影响,于是他就要说到一点,当时孙中山从翠亨村到了澳门之后,又从澳门去夏威夷的时候,坐的是哪一国的船呢?为什么这个问题这么重要,大家看一看包括黄宇和教授在内的这些讨论,你就了解今天关于孙中山的研究已经细琐,甚至是无聊到什么地步,我真的觉得这是无聊。

比如,他讲,“孙中山所坐的那艘从澳门开出的火轮船,是英国人的船,还是葡萄牙人的船呢?如果是英国人的船,孙中山会产生仰慕英学之心,如果是葡萄牙人的船,孙中山会有慕葡学之意,澳门大学霍启章教授坚称是葡萄牙人的船,于是这就说明了到底孙中山是受惠于英语文化,还是葡萄牙文化”。

大家想想看这样的一种讨论有意义吗,孙中山从澳门坐哪一国的船去夏威夷,就能够说明他后来学的是哪一国的文化,或者哪一国的文化启蒙他吗?霍启章教授这个说法,在黄宇和教授的批驳下面站不住脚,但是你要去跟他纠缠,说他其实坐的是英国船,就说明他一以贯之的受到了英国文化的影响,这难道不是也很没意思吗。

这觉得这部大书里面,其中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在概念化上的工夫,比如说这里面黄教授为了要说明三民主义不完全是受西方影响,而是有孙中山个人独特背景的时候。比如说这里面的民生主义,就说到,“孙中山家境极度困苦,有的时候连番薯都吃不了,乃至于他后来感叹说,中国农民生活不该如此困苦下去,中国儿童应该有鞋穿有米饭”。从这里面推出,难怪他后来要讲民生主义,这样的一种说法在理论建构上面,也未免太粗浅了吧。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三人行锵锵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