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世间的名字

  • A+
所属分类:开卷八分钟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世间的名字by斜杠圈儿

qqsrx-1521510894-1.jpeg (600×294)

开卷八分钟世间的名字

音频资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世间的名字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世间的名字

节选自开卷八分钟:《世间的名字》

梁文道:如果说诗常常是对一些,我们看这个世界上,一些还没办法准确去命名的事物,或者还没办法准确用概念、用言语去捕捉它的那些状态,给一种命名的话,散文往往就是对已经存在的事件诸般现象,已经被我们赋予各种名目的事物的一种谱写,一种细致的挖掘,当然这得是好的散文才行,而一个好的散文家,应该是能够把我们的感官跟理智像突破极限一样,一步一步的逼近这个事物的某些核心,或者我们平常看不到的一个侧面。

在这个意义上,散文可以是一种很厉害的文体,但是我觉得正因为散文这种东西看起来好像比较容易写,所以大家在写的时候很容易赖皮,什么叫赖皮呢?有时候就变成一种个人的表演,你仿佛很多写散文、写杂文的人们,像杂技演员一样,他知道怎么样逗观众开心,怎么样取乐,又或者他想写,但是又没有足够的集中跟注意,去让自己很专注的写下去,因为写到一半就废掉了。

废的时候怎么办?就起一个段子或者包袱,或者用我们传统歌颂散文的随性而致,种种这些字眼儿来作一个障蔽,来做一个幌子,一幌过去,有时候我自己写杂文我就知道,我就常常犯这种问题,很随便的,几乎是很轻易的,用一种好像骗骗人家,自以为带点儿趣味的东西,来胡混过关。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格外怀念有一种散文家,他是非常的专注,非常的努力不懈,而且非常的严肃,毫不放松的在写作,他们写出来的文章,从今天的标准看来,有时候可以是长篇的。我记得很多年前,我的朋友诗人黄粲然,在推荐大家读余秋雨的《文化苦》的时候就称赞,这是今天难得一见的大散文。

大散文里面定有感性跟自信的能量灌注在里面

所谓的大散文指的不只是篇幅长大,而且是指文章里面有一个很充沛的,感性跟自信的能量灌注在里面,他没有浪费太多的东西,当然了,那已经是余秋雨最好的一本书,虽然今天回看,有时候也觉得好像带点腻味,但是那仍然是他最好的一本著作,也可以叫做这个范畴。

唐诺:把视觉和笔扩展到新的领域

可是我今天或者这两天要给我们介绍的,是我心目中真正这几年在华文世界里面,经营这种所谓的大散文,里面最有成果的最了不起的一个作者,就是台湾的唐诺,他今天这本书《世间的名字》,是他过去几年,他写阅读、写文字之后,我觉得写到一个新的高峰,不在只是写一些,他过去很熟悉的,教大家怎么读书或者讲他的读书感想,这一类的事物,而是开始把他的视觉、把他的笔扩展到别的领域里面。

当然我们知道他一定会写得好,按照他既有的那种写法,而且有很大的突破,这本书有意思,叫《世间的名字》,好像看起来是要描述世界上各种各样的职业。比如说里面有拉面师傅、有棋士,下棋的棋士,有书家,就是书法家,有医生,但是同时又有一些人物,你是觉得没办法按职业分类的,比如说男高音、神还有哥哥,还有同学与家人,总而言之,他写了十几种不同的,我们现在见过的身份,假如神也算是个身份的话甚至有骗子,他写这些身份。

但是他写这些身份,不只是像我们平常写这种散文,给你命题作文,给你个身份来写,你就觉得围绕他打转,然后胡混一下就算了,但是唐诺不然。我们看看唐诺写棋士,这本来是个我完全陌生的领域,但是我读了之后就觉得趣味昂然,他写的棋士还不是一般我们熟悉的下围棋下象棋,而是讲的下日本将棋。

这里面呢,他在讲一个日本的将棋大师,是个不释出的天才,叫羽生善治,他怎么来写我们所不认识的羽生善治呢?他就写到他怎么样把下棋的可能几乎要下完的时候,又吐出了一点点,这个说法是什么意思呢?这篇文章里面就提到,当年吴清源去日本学棋,后来人家问他说,你来跟名家学棋,跟你以前来之前,你棋力相差多远,他说差2子而已。

唐诺:借棋士 谈人对局限突破的有趣状态

也就是说,一个人到达某个境界之后,你要再往前突破是能够突破,但是就差那一点,这等于今天全世界跑百米的选手,他们竞争的是什么?也就是在1秒之内的点点距离而已,不是1秒,是0.1秒左右的距离而已,在这里唐诺好像要谈棋士,他谈到是人对某种局限突破有趣的状态,他用了生物学家古尔德《生命的壮阔》这本书里面的讲法。

他说我们眼前其实有太多事物,已经贴近了极限的佑墙,比如说当在墙面前的时候,他再清楚不过的真相是,推进的速度,还有他幅度的缩紧,快0.1秒、多1公分、高1英尺,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到达极限的状态。但是这才是这些难得一现的神奇之人、神奇事物真正作用于我们之处,他们忽然飞跃出和一整代人的间距,忽然把这面已抵住我们鼻尖的墙又大大一推,推出一整片让人呼吸畅快,眼前一亮的空间来,有某种活过来的喜悦,我们跟着下下棋、偷偷懒,乃至于自不量力的,也提笔写首不会给人看的诗,不过只是想亲身证实它为真,享受享受它而已,就跟家里的猫总会跳上新的纸箱,新的家具一蹬一样。

他不放过,他继续讲无限这个东西,他讲到柏赫斯,讲无限,说无限其实是个夸大之词,无法赋予足够的想像,让它不真的只是空无,柏赫斯喜欢的思索方式和描述方式是什么呢?是古希腊人的“N+1”,任何一个数总跟着一个大它1的数的存在,所以他还处女作般的斤斤计较。《一千零一夜》这个书名正确的意思是,一千个夜晚又在多一个夜晚,这个伸头出来的一个夜晚,即是实实在在的夜晚,全也是个抑制,充满了在往前面去的能量和动感,如枝叶末梢的卷虚迎风试探,围绕永远爱你再多一天,极限有没有被取消呢?

终于,他回到了他讲的棋士羽生善治,便是日本将棋这不眠的一千个夜晚之后又多出来的一。你想想看,这样子非常持续的,就像他这样的写作,抓住一点然后找出里面的概念,某种可能性,毫不放弃的直到把它推到极限为止,我觉得唐诺也试图在试探讨写散文的+1,这个“one-plus”。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三人行锵锵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