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有猫在歌唱

  • A+
所属分类:开卷八分钟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有猫在歌唱by斜杠圈儿

qqsrx-1521510894-1.jpeg (600×294)

开卷八分钟】有猫在歌唱

音频资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有猫在歌唱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节选自开卷八分钟:有猫在歌唱

梁文道:今年的香港书展又创下入场人数的最高纪录了,总共有92万人去逛过香港书展,于是对我们这些平常就看书的人来讲,这个书展开始变得非常奇怪了,其实向来也就很奇怪。就是你不大觉得真想进去看书,你进去主要是为了参加活动,见见朋友,为什么他实在不是个看书的好环境,有那么多人,那么嘈杂,但是每年我仍然固定会去几个摊位,为什么?就是要鼓励一下他们,支持一下他们,看看一些老朋友。

这些老朋友就是一些在香港开独立书店,非常艰苦的经营,然后书展的时候也来亮亮相,明明赚不了什么钱,甚至还会亏本,但是他们仍然继续出书,仍然来参加书展为的就是一份对理想的坚持。这些小小的文艺书店,我觉得过去几年在香港其实已经结出了许多的奇花异果,非常的有成绩。

例如说,这两年有个书店,它叫做“文化工房”专门做文学书籍的,我觉得他们做的书也相当出色。他们的创办人,这个老板非常年轻,10年前的时候,我就在香港书展访问过她,那时候她刚刚好像中学要毕业,已经在写诗了,还在书展里面朗诵了一首诗,我现在看到她开店,她也出版很多诗人的作品,真的是分外感动。

今年他们出版的诗集里面,其中一本叫做《有猫在歌唱》,作者是陈丽娟。陈丽娟其实是香港这十多年来一个颇受注目的诗人,我们在很多文学刊物,有时候在报纸上,香港的报纸仍然会登诗的。在上面都能看到她的诗作,她的思路非常的奇诡,想象力非常的奇幻,而且总是带着一种对城市对生活的一种抗议,然后自甘于把自己放置在一个比较边缘的,比较奇异的一个角度,去跟这个城市拉开距离。

现在终于过了十多年,她好像才出了这第一本她的诗集,她的诗集里面常常看到几个意向会重复出现,于是一个是猫,大概是因为她喜欢猫。另外一个就是瓶子,玻璃瓶子,这个东西在她的诗文里面是有一个非常有象征性的意向,比如说,这里面有一首诗,叫瓶子《蓝色玻璃瓶》。

她说,我蹲坐在小小的深蓝色的玻璃瓶里,望出去的世界也是深蓝的了,自己亦染了一身,笑就听见回声反弹,哭就浸泡在自己的泪水中。你想想看,这是非常自闭的环境。笑,你是听到耳鸣般的一个笑的回声,哭,你是浸泡在自己的泪水里面,所以瓶子在她的诗里面常常扮演着一种人跟这个世界,跟周遭环境一个隔膜,一个孤决的状态,而这个瓶子,它是透明的,你好像能看到她,她还它能看到外面,但其实是非常隔绝的。

例如说她,这一首《死猫颂》、《瓶中猫》里面就几乎是要用猫来喻人了。她说死去的猫在繁忙时间搭地铁,一排排的站满了扶手电梯的左边,猫在瓶子里慢慢往下沉,等到后面就说到这些瓶中的猫,猫们不一定会死,他们两眼浮肿,透过玻璃看外面的世界,就好像我们这些人坐地铁的乘客也不一定会死了,我们只是两眼浮肿,透过玻璃看看外面的世界。

像她早年的这些诗,这些九十年代写的诗,她关注的,她非常的细致,她的观察,但是你可以说她仍然是在好像真的是在写这个瓶中世界一样,后来你看了她的诗开始慢慢跃出去,开始想像这个世界与这个瓶子里面的关系,是怎么样被构筑出来,或者双方是怎么样来对抗。

然后,开始想像自己所不知道的,看不到的那个世界,或者是自己一个熟悉的世界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例如说,2006年的这一首我推开家门,钥匙插进匙孔,我推开家门,满屋子的彩色壁虎急速流窜,两张棉被胀鼓鼓的在厅中跳探戈,猫想钻进墙里,肥美的下半身挂在墙上,一只巨型的鸟腿绘上了青花纹样,大母鸡颈上深棕色的条纹逼视着我。

这样的一个家,你想想看,在女主人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有各种各样的裂变,异变,彩色的壁虎在满屋子爬,然后一听到钥匙插进来那一刹那,它们积极的要回归原位假装自己并不存在,然后这个主人就可以继续想像,她回到家里面要对这个家重新宣示主权。

在一个异常的事件里面要带回一个正常的秩序,但是什么叫异常?什么叫不正常呢?其实会不会有很多我们所谓的正常世界,在我们的这个正常的世界灰暗、冰冷、秩序、官僚、没有人情味的表象底下,其实埋藏着非常多有意思的东西,只是他们平常被压抑了,现在需要私人的想象力去把它呼唤出来。

例如这一首《假如剧院现在倒下来》,假如剧院现在倒下来,卡在椅背的1374只幽灵将被释放出来,舞台棚顶上有猫爬出,蜗居化妆间的小偷将第一次外出吃饭,我们会发现风干了的芭蕾女孩贴在布幕上,发出娇香还在等,还没有等到市政府批准关门,继续营业,于是指挥来了,满台的包心菜披着节拍一开一合,锦鲤和龟在灯具之间游走,偶尔小爆炸。

这么多奇怪的幽灵般的东西,包心菜在指挥的棒子下开始演奏,有乌龟和鱼在这个满场的灯具之间游离,然后舞台上面有猫,座位后面有幽灵,就在这个剧院倒下来的那一刹那,在整个管理剧院的香港市政府的,这一切的秩序垮下来的那一刹那,而且让我觉得更动人的你知道是什么,你知道吗?就是在这本诗集里面,我们还可以看到就是,她哪怕有时候对城市、对这个秩序有一种反抗,比如说,她要高扬一个女性的力量的时候,她的语言的节奏仍然是那么平实,仿佛本该如此。

例如说,这首诗《女大力士之歌》。妈妈送给我一双小鸟,我轻轻握在手里,就死了。一开始就奠定了一个女子悲剧一生的开始,但这个女人是谁呢?她仿佛是一个有过童养媳的女人,她仿佛是一个工厂里面玩具厂里面会被烈火意外烧死的一个女工,然后她还是一个老去的女人,乳房会一个一个地脱落。然后她还是一个午夜在办公室里面仍然加班的现代时代女性,她把自己生生的这种进了整个城市里面,这个女人,这种女性撑起了整座城市的运转。她在发出一个女大力士的声音,但这个声音坚定平缓,但是又不高调,又不激昂。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三人行锵锵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