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 A+
所属分类:开卷八分钟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by斜杠圈儿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尼古丁女郎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创意新贵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朗读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伶人往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新知客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记忆火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天学真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方术考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新式历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论语今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于丹《论语》心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论语译注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处处有音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与生命相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东写西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十年后的台湾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动物必须刷牙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兵以诈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千面美食家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今日的伊斯兰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群众的智慧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No Smoking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大崩坏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唐代的外来文明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全球反恐战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书读完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灰皮书,黄皮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畅销书风貌(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畅销书风貌(1)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逝去的武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纵乐的困惑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晚明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万历十五年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晚明七十年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切·格瓦拉之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切·格瓦拉语录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切·格瓦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古本屋女主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生涯一蠹鱼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The Companion Species Manifesto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猫啊,猫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的野生动物朋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成为家中一员的麻雀小珠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伊利亚随笔选(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伊利亚随笔选(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哥伦比亚的倒影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History of Shit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伦敦书评杂志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纽约书评杂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书(3)杂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书(2)杂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书(1)杂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笔底波澜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亚洲名牌圣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奢靡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有关品位(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有关品位(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关于主体哲学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迈向美丽之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会做好呢份工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原乡精神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走向“最后关头”(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走向“最后关头”(1)

【开卷八分钟】日本帝国主义研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关注综援检讨联盟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文革前夜的中国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野蛮成长(2)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野蛮成长(1)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程鹤麟:逐浪湄河(5)

【开卷八分钟】程鹤麟:逐浪湄河(4)

【开卷八分钟】程鹤麟:逐浪湄河(3)

【开卷八分钟】程鹤麟:逐浪湄河(2)

【开卷八分钟】程鹤麟:逐浪湄河(1)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历史背影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我爱问连岳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定西孤儿院纪事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难忘的八年

【开卷八分钟】曹景行:走到人生边上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何亮亮:陈寅恪印象

【开卷八分钟】何亮亮:季门立雪

【开卷八分钟】何亮亮:王学之魂

【开卷八分钟】何亮亮:岩中花树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中俄国界东段的演变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中国边疆与民族问题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晚清政府对新疆、蒙古和西藏政策研究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 :上帝之鞭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中国历史上的大辟疆

【开卷八分钟】程鹏麟:越南 革命与建设之间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程鹏麟:越南 巨变的二十年(2)

【开卷八分钟】程鹏麟:越南 巨变的二十年(1)

【开卷八分钟】程鹏麟:越南 革新进程中日渐崛起(2)

【开卷八分钟】程鹏麟:越南 革新进程中日渐崛起(1)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水浒传(5)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水浒传(4)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水浒传(3)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水浒传(2)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水浒传(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马利与我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哥伦比亚的倒影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从前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退步集续编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联邦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如彗星划过夜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独立宣言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别对我撒谎(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别对我撒谎(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跟着大亨去旅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说来话儿长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尴尬的气味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嘘嘘嗯嗯屁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厕所的文明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旧闻记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哈利波特(5)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哈利波特(4)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哈利波特(3)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哈利波特(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哈利波特(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一万封信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佛教与素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追寻失落的圆明园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上访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画堂香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丧家狗(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丧家狗(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香港风格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香港六七暴动内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香港人之香港史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历史的沉重(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历史的沉重(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科幻小说不仅预言未来 更透视现在社会问题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许多好书完全被封面糟蹋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小津安二郎七次参战 记日记砍人就像演古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日本文化讲求对流逝时间的梦境化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日本艺术总是强调时间的消逝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当代的艺术越来越理论化 不再感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也斯引导诗人夏宇走上文学道路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揭秘政治动荡时期海外华人的悲喜故事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我的超级偶像是自己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台湾女人不好惹要小心一点

【开卷八分钟】太宰治:生命就是一个苦字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艺术家心中另有上帝和天堂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倒过来拍张爱玲生命的传奇一定非常好看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网络最可怕的地方 让你忍不住想评论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王家卫电影不“难看”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越看古书越看得出自己的浅薄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夏宇的诗每一个字都很纯粹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如博物学家那般生活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佛法中吃植物算不算杀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植物为何没有听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推荐年度好书野夫的《乡关何处》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为何湖南潇湘八景在日本赫赫有名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武侠片基础价值观低 无真正的侠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京剧六讲》:为何京剧要以锣鼓声开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华盛顿不敢哈哈大笑 怕假牙掉下来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汉奸最喜欢读《春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耶稣到过西藏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消失的罗马人》:消失于中国的罗马军团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风中绿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头小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少年Pi的奇幻漂流》:把血腥宰鱼写成宰一道彩虹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解读“帝国主义逻辑留下的最狠毒的埋伏”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拆解“中国左派的精神”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学术顽童”细说民族主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矛盾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熊猫的国籍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1957年发生了什么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日本学者质疑靖国神社“供奉英灵”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记忆与正义相连 犹太人的苦难垄断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为什么社会需要不同的意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那些自愿走进天灾人祸的人们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地震后 读书人应该做些什么?

【开卷八分钟】《黄金罗盘》:因宗教问题将遭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解读“中国失败总记录”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倭寇其实是中国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第一个当电影导演的活佛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佛经是怎样产生的?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商人跟佛教的“密切”关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出家人一天的生活 走进佛教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裸体”和“赤裸”的区别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七剑”师父的“应酬”书法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式纪念碑的“性”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人要长生不老 还是要天堂?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忍者神龟的故事并非人人懂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教育的本性是爱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新新人类”教育如何打造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怀念西南联大 刘文典PK蒋介石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奇幻文学与中国道家文化有渊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奇幻文学阐发人生朴实真理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文学世界的潜规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西的奇幻文学有何不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古墓藏地图 小地图也有大身价?

【开卷八分钟】美国富人的财产因“税”而缩水?

【开卷八分钟】新自由主义究竟多“自由”?

【开卷八分钟】新自由主义下的民主政府与自由经济

【开卷八分钟】傅斯年对话毛泽东:我们是陈胜吴广,你们是刘邦项羽

【开卷八分钟】Rich Gold:一辈子只做五样东西的设计师

【开卷八分钟】从萨义德到“国学热”:艺术家与作品的“污点问题”

【开卷八分钟】《陈寅恪与傅斯年》:具有八卦精神的传记书?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从“民国热”谈及陈寅恪与傅斯年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谈金庸武侠(3)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金庸武侠里的女人和政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鲁迅和金庸,谁才是真正的文学大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对《侠隐》:在武侠小说中消亡的北平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这一代香港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天水围十二师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商人在港地位为何这么高?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入乡随俗--香港才是我的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泰国青年远赴中国抗日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寻访抗战老兵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王小波十年前的警告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王小波应该属于哪一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自由主义的精髓在于什么?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小波是被炒作出来的?

【开卷八分钟】邱震海:“中体西用”祸国殃民一百年

【开卷八分钟】邱震海:面对变革 今日国人有太多晚清心态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沙和尚和白龙马 小人物也有大作用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性情中人猪八戒 好色的“真男子”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唐僧掌管紧箍咒 孙悟空西行之路很压抑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圣僧唐三藏缘何不好色?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妖精有后台 孙大圣也无奈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不高兴》制造假想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谈《中国不高兴》:我常看不懂这本书到底讲什么?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想做一个围城世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不用读完就能谈一本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评析黄锦树的《马华文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学汉字为什么在日本年轻人中重新流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拉丁文在16世纪成了一门淫秽的语言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植物学和拉丁文有“亲戚”关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讲圣严法师《正信的佛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儒家、道家、佛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谈圣严法师自传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设计师大都喜欢穿黑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谈《时髦的身体》:适当的装很重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当时尚失去了国家风格之后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今天的电影已然脱离现实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掀开“莎乐美的七层纱”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讲述电影中那些真实的震撼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追忆放电影的美好时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和电影的二三事》与我们的电影故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私人阅读史》阅读30年文学史变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从旧书堆里挖出“靠不住的历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谈《西风不识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十二本书改变世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外文报纸流行的讣文版和讣文作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张爱玲《小团圆》为何要回顾过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张爱玲《小团圆》中的三大“争议”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张爱玲用一生写的一本书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从《小团圆》看张爱玲的小资情调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伟大的失败者和冷酷的成功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胡兰成的才情我并不欣赏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民国的政治黑暗,绝对不只是吹的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日本战国风云录》 电玩迷写出的历史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中国好人》 谁愿意和包公做朋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那些荒唐搞笑的民国军阀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士兵到1920年还不会瞄准射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韩国反美情绪溯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宽恕是一种人类学意义上的礼物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原来杀人不需要很邪恶的动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数字化生存的一代,要对陌生人有种信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在商品经济外,还有一种分享经济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多元的信息来源更利于做出正确决策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网络讨论不能被视为民意计量器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重温父辈那一代人的价值观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我与父辈》用另一种角度看知青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贾想》 贾樟柯的平民意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解读蒋介石日记:书中最重要部分是软禁胡汉民事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蒋介石日记解读》:戒色戒贪 边抗日边和谈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一个碳原子的两百年游历故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亚洲勃起》:亚洲男人残忍的“勃起术”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摸明朝女人金莲是最大胆的性侵犯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古代男人为什么崇尚“忍精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性意识史》:要民主先得戒手淫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西方哲学家们如何看待手淫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弥勒会见记》 大师的“吐火罗文之谜”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糖史》 季羡林为何给“糖”写历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上帝回来了》:俗世化的宗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牛津版《青灯》:北岛的流浪者之歌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芳心似火》:如果齐国统一天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中国意识的危机》:全盘西化也是一元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蒋中正迁台记》:声东击西,暗度陈仓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林文博文集:美曾欲以孙立人取代蒋介石

【开卷八分钟】何亮亮读《毛泽东的心理分析》:角度独特的传记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谋杀理性批判》:有血有肉的康德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黑天鹅效应》:意料之外的世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动物精神》:奥巴马常看的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乱好》:为混乱正名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大锅饭》:吃的不是饭,是幻觉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乌托邦运动——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定西孤儿院纪事》:吃东西也能死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夹边沟记事》:震撼人心的历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再读《定西孤儿院纪事》:人吃人的岁月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晚清七十年》:何时走出历史的三峡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李宗仁回忆录》:抗战胜利他为何不高兴?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袁氏当国》:民国初年乱象丛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异数》:为何优秀球员常出生在1月—3月?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好色的哈姆雷特》:既乐又淫的西方情色文化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理想的下午》: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镀金中国》:语言泡沫与自我膨胀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盛世:中国2013年》:感动得眼眶要湿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维族女人听周杰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再读《白虎星照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聪明到离谱的杨宪益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美国为何不敢介入中国革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毛泽东与“打虎”运动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毛泽东称镇反不要怕杀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土改为何激进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党史国史也应学术化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伪科学也值得关注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马克思的问题在哪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社会道德不应物竞天择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进化论与中国革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严复改变了中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关于香港的社会运动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民主的细节》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旅途中不要抱有任何期望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旅行如何丰富我们的灵魂?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法律应符合大多数人的情感与共识吗?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她体验过“双性”人生,也更懂威尼斯的独特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洞穴吃人”奇案的十四种判法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维护正义!是谁的正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法律禁止杀人,但刺杀“希特勒”是对是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以牙还牙”是最初的法律原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经济学家怎么解决饥饿问题?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怎样选到好吃又不贵的餐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请不要当着外国人的面吃鸡爪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宫保鸡丁中的“体贴心意”,你知道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想做厨子的文人教你如何蹭饭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好走(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脆弱不安的生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好走(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死亡的尊严和生命的尊严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哲学家死亡录(3)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哲学家死亡录(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哲学家死亡录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教你如何选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死在这里也不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穷中谈吃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们在此相遇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卡萨诺瓦是个书痴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的藏书票世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一个人的城堡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信徒与公民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麦田守望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朝闻道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哈德良回忆录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被遗忘的六日战争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黄霑呢条友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男男正传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守望香港

【开卷八分钟】马鼎盛:不信青史尽成灰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如何建造时光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数学符号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色戒爱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今生今世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上海歹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A Woman of Angkor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朱文晖:超级大国?

【开卷八分钟】何亮亮:我重读香港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该如何阅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如何阅读一本书(1)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如何阅读一本书(2)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该如何阅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书读完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烟火撩人——香烟的历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狐狸庵食道乐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真相何在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笛卡尔之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河岸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有猫在歌唱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广东俗语正字考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跨国灰姑娘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相遇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全球化与国家意识的衰微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禅与文化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图解佛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傅山的世界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老而不死,是为贼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甘雨胡同六号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2050人类大迁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武道狂之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燃烧吧!剑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特兰斯特罗默诗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山南水北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黑暗的声音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后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为什么我们看不懂诗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村庄审判史中的道德与政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古代地中海和中国关系史研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当中医遇到西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希罗多德历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共同体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健身狂想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与日本的他者认识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拥有太多爱情的男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书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近代日本的中国认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好绘本.如何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香江有幸埋忠骨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孙中山在槟榔屿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桥上的孩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文化史通释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千古文人侠客梦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香港国际诗歌之夜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看得见的城市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遇上一只狗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在欧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流浪集》告诉你旅行的真正意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净土不丹》介绍一个美丽的小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前进杜拜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神算——中国术数的秘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方术考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永经堂》看最正宗的通胜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光的故事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看西方人眼中的中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寻找·苏慧廉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乱时候,穷时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人类沟通的起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维特根斯坦传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维特根斯坦的侄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纯真博物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雪豹——心灵朝圣之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在梁庄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夏村社会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导师、缪斯和恶魔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黄雀记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半途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建筑变形记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日夜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尽头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狼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帝国最后的荣耀

【开卷八分钟】时间的终点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寂寞者的观察

【开卷八分钟】你不是个玩意儿:这些被互联网奴役的人们

【开卷八分钟】布拉格精神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一山二虎

【开卷八分钟】鱼翅与花椒

【开卷八分钟】我们的防火墙

【开卷八分钟】大学校长林文庆

【开卷八分钟】士人风骨:资中筠自选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日俄战争的时代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断臂上的花朵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爱因斯坦的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繁花时节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四分之三的香港

【开卷八分钟】马家辉:香江风月 香港的早期娼妓场所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44号孩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午吃什么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故国人民有所思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马路学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秋籁居琴话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拉丁美洲真相之路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北洋裂变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新君王论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历史中的佛教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洗脑术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天真的和感伤的小说家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记忆所系之处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后事实追寻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趣味横生的时光:我的20世纪人生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波希香港 嬉皮中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世间的名字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民主政治的困境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我者与他者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推土机前种花

【开卷八分钟】完美先生达尔文

【开卷八分钟】胡适口述自传

【开卷八分钟】谁说人是理性的

【开卷八分钟】玫瑰的名字

【开卷八分钟】寻找真实的蒋介石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隐私不保的年代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病夫、黄祸与睡狮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一个村庄里的中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在荒岛上遇见狄更斯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寻路中国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南京安魂曲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读书人

王德威:《中国现代小说的史与学》

张彤禾《打工女孩》

温方伊《蒋公的面子》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刘仲敬《民国纪事本末》

《萧红小说散文精选》

陈智德《追忆香港地方与文学》

朱涛《梁思成与他的时代》

段义孚《回家记》

秦晖《南非的启示》

斯蒂文·朗西曼《君士坦丁堡的陷落》

沈卫荣《寻找香格里拉》

欧阳乃沾《一笔一画一生》

叶嘉莹《叶嘉莹说杜甫诗》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洪叶业《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

王德威:《中国现代小说的史与学》

梁靖芬《五行颠簸》

刘擎《中国有多特殊》

《东方历史评论》

余华《第七天》

阎连科《炸裂志》

艾伦·莱特曼《爱因斯坦在柏林》

与那霸润《中国化的日本》

王强《读书毁了我》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顾随《中国古典诗词感发》

宇文所安《盛唐诗》

昂诺娜·欧妮尔《信任的力量》

赖瑞·寇博《我这样一个间谍》

张晓舟《生于午夜》

高华《在历史的风陵渡口》

史铁生《我与地坛》

胡适《容忍与自由》

江勇振《舍我其谁:胡适》

方舟子《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菲利普·普雷特《世界末日的九种可能》

黄延复《一个时代的斯文》

陈远《消逝的燕京》

易社强《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

高尔泰《寻找家园》

马克·罗兰兹《哲学家与狼》

瑞斯扎德·卡普钦斯基《俄罗斯的五十年》

PaulM·Handley《国王从不微笑》

藤井省三《村上春树心底的中国》

黄兴涛《“她”字的文化史》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吴飞《浮生取义》

朱天文《荒人手记》

余华《十个词汇里的中国》

陈丹青《笑谈大先生》

黄宇和《三十岁前的孙中山》

杨奎松《忍不住的关怀》

黄仁宇《缅北之战》

古多·克诺谱《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

《清末中琉日关系史研究》

王汎森《权力的毛细管作用》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秦晖《共同的底线》

麦尔斯《最纯净的种族》

萧红《呼兰河传》

莫迪亚诺《暗店街》

艾伦·拉森《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

Jeremy Scahill《黑水内幕》

安娜贝尔·里昂《我的学生亚历山大》

Timothy Taylor《被埋葬的灵魂》

葛兆光《宅兹中国》

大卫·哈伯斯塔姆《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音频合集

法农《黑皮肤,白面具》

叶曙明《重返辛亥现场》

刘慈欣《三体1-3》

刘慈欣《三体4-5》

莫欣·哈米德《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

白吉尔《孙逸仙》

余华《十个词汇里的中国》

张晖《无声无光集》

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

梁秉钧《雷声与蝉鸣》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