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权力的毛细管作用

  • A+
所属分类:开卷八分钟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权力的毛细管作用by斜杠圈儿

qqsrx-1521510894-1.jpeg (600×294)

开卷八分钟权力的毛细管作用

音频资源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权力的毛细管作用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权力的毛细管作用

节选自开卷八分钟:《 权力的毛细管作用》

梁文道:我们今天回顾清朝的历史,常常都说,康雍前三朝是满清的盛世,但是同时我们大家好像都忘记了一点,就是这三朝同时也是中国文字狱的历史里面最严重的三朝,尤其到了乾隆的年代,文字狱这一点我们都知道是中国历史上历朝都有的很常见的一个现象,但是清朝的时候,这个文字狱是怎么运作,这样的运作又怎么样影响到了整个社会风气,影响到了起码士大夫阶层吧。

他们自己的感受,或者自己的道德跟文化,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一本非常厚的巨著,这本书想怕还没在大陆出版,不过应该也快了,就是《权力的毛细管作用》,作者是王汎森先生,这本书的副标题是《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

说起来我回去查了一下,我好像没有在节目里面介绍过王汎森的书,我觉得很怪,为什么?我总以为我好像老早就介绍过他,为什么呢?因为我常常读他的作品,我很佩服这位学者,他现在是台湾的中央研究院的院士。

在台湾的史学界是数一数二的重量级的人物,他有一个特色,什么特色?是这样,有一回我在台湾一个饭局里面有幸认识他,当时他的朋友张大春)就给我介绍,就说王汎森,你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吗?这辈子没有用过原子笔,我觉得有点像开玩笑,怎么有人可能一辈子没用过原子笔呢?

不过看张大春的样子又好像挺认真,后来我发现王汎森果然是随身带着原子毛笔,他到现在任何时候都是用毛笔来写字,就算你跟他写个联系方式什么,他也拿张纸条,还是用毛笔还写,我的天,居然还有这样的人,那就是王汎森。

好,我们说说看他这本书,这本书非常的巨大,谈到是整个清代的思想文化里面的一些线索,但是其中我觉得最有趣的文章就是,书名上面同名的文章《权力的毛细管作用》,对理论敏感的人一看这个题目就会想到法国的思想家福柯,这当然是福柯的一个概念,就是谈的所谓的权力怎么样,不是由上而下明确的压制,而是在日常生活之中,每个人自己对他深有体会,把他内化到自己的内心世界。

然后在日常生活里面,你会看到一个无处不在的权力的运作,他为了要说明他这样的一个理论观点,他借用这个理论观点来说明清朝的文字狱的实际的运作状况,这里面其实,我可以完全当段子来看,因为真的是很有趣,我们首先来看看,清代的文字狱是怎么个做法?

我们知道清代文字狱里面最有名的一点当然就是四库全书,四库全书能够叫做文字狱吗?其实他当然是个文字狱,四库全书一开始可能不是一个文字狱,但是后来在征集的过程,慢慢慢慢搞成了一个文字狱,搞成一个禁书运动。

偏偏我们今天还有很多人拿四库全书当宝,动不动家里面就摆一套四库全书,而不知道这四库全书其实是一个禁书运动的成果,也就是说,四库全书剩下来截在里面的书,就表示这是大家,老百姓可以读可以看的书,是正直、正确的书,其他不道德不健康不正确的书早就被扫出去了。

先说回来乾隆,乾隆对皇权的自我想像是非常有趣的,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一种觉得天子同时在道德思想上都可以当人老师的一个倾向,康熙也是如此。

但是到了乾隆的时候,他就把这个倾向加强,这边就说道,乾隆一方面想做千古帝王,为千古文化定标准,同时也想巩固满族的统治,他那种觉得自己文化上都高人一等的态度,就在我们今天看得很多的书画、珍品上面看到他提字,斗大个印印下去就知道,特没品位,但他偏偏还觉得自己挺牛,挺厉害。

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到,乾隆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然后这边就说道,说乾隆很有趣,他认为所有的本朝人应该忠于本朝,这好像是废话,清朝人不忠于清朝,还忠于谁呢,但他讲的是什么,这是一种独特的历史观,比如说他的祖先是女真人,他读中国史的时候,应该觉得金朝挺不错是正统对不对。

宋才不是正统,但是他不,他是以宋为正统,他认为宋朝里面殉宋的,死在满京人手上的那批人都是忠诚,这就是所谓,你现在你既然活在什么政权底下,你就该好好的听他的话,跟你的什么种族这点无关,这是乾隆很特别的地方。

我们要知道,到了乾隆的时候,满汉之间这个种族区分,本来仍然十分敏感,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慢慢慢慢好像开始有点松缓,有点迟缓,然后这边就开始要提到,他当时搞四库全书,原来本来是想搞个像佛教大藏经一样的全书。

但是他后来想着想着,干脆顺便禁一禁书,收罗一下有什么禁书也好,最初收到命令要去民间收书,上供给皇帝搞四库的这些地方的大官们,收到这个新命令,都很惊讶,说皇上,您当初没叫我们查禁书,因为为什么?乾隆就骂他们说,你们怎么都献书上来,不查禁书,皇上,你当初没说。

你对皇帝不能这么说话,于是各地的地方大官就只好上书给皇上说,圣上,你这个意思我们早就知道了,只是原来做的不够彻底,我们现在加大力度,保证禁书都收回来,这个也很有意思,这是当年一个状况。

然后这边就说到,说那个时候禁书禁到文化可以达到一个什么程度?这里面有一个段子,我觉得特别有趣,就说到那个年代,因为很多人写书,害怕犯禁忌,那时候忌讳太多了,忌讳什么呢?所谓的满汉之别,这当然是忌讳,讲明朝的东西有忌讳,明朝部分思想家的东西有忌讳,历史上有忌讳,一些名字、文字上面也有忌讳。

于是忌讳达到一个程度,这个是乾隆55年,一个朝鲜的使臣记载的,他说当时在北京,他遇到一个北京的读书人,一个诗人送他一幅画,那个画上面写着隐世,这么听起来很好,但是当时另一个大臣翁方纲在旁,一见摇手就说,这个不行,千万不能在提这个名字,为什么呢?

这个名字叫隐世,中国人向来喜欢,翁方纲就讲了,现在是盛世,盛世安得有隐,天下太平,好得那么离谱,你干嘛要隐,你要隐,可见你心里面别有隐情,你是不是对当朝不满,你是不是对圣上不满,所以你看那个年代的忌讳是忌讳到这个程度。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三人行锵锵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