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 从《北平无战事》看中共地下斗争历史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 从《北平无战事》看中共地下斗争历史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官是什么:公仆?父母官?契约人?

从《北平无战事》看中共地下斗争历史

音频资源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当中王老师是个热心电视老年观众,经常给我提供一些电视剧的信息,他说最近有个电视剧咱应该聊聊,叫《北平无战事》。然后昨天我说咱们今天聊我总得看个一集吧,结果这一看根本停不下来。

查建英:我也是昨天一看,王老师说你看9分钟我看了三集。

窦文涛:对,我也是。我看了两集半,最后停不下来。

王蒙:你瞧瞧,我给你们报信有功。

窦文涛:没错,您是不是惹起您当年的一些,因为故事反映的时候您正在北平

王蒙:它第一个就把我震了,因为他一张嘴华北局城工部,华北局城工部,我希望你们找一个照片去,找个照片是在泊头市。那个墙真叫高,不知道是谁的宅子,当时是华北局城工部,城工部的部长还是叫主任是叫刘仁,刘仁就是北京市市委第二书记,北京市解放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第一书记是彭真,第二书记就是刘仁。它这里面主任他叫主任是叫刘云,当然不能完全用真实的姓名。这个一下子就让我撂不下了。因为北京市的地下党是由华北局城工部来管的,包括查老师的父亲查汝强。

查建英:刘仁就是我父亲当年的老上级。

王蒙:对。

查建英:我父亲那时候是清华地下党的负责人。

王蒙:支部书记。

王蒙:民国时期社会太黑暗 干革命都不要命

查建英:不知道叫什么,现在说有叫一把手。他是1949年公开的,他表面的身份就是一个,因为他我父亲是一个江苏的大地主的儿子,他后来15岁就去参加新四军游击队,两次被捕,日本人一次,国军一次,都被他们是地主家庭拿钱给捞出来了。捞出来以后他还要参加革命,他自己就压着他去上学,他就先考入上学圣约翰附中,又上了清华大学,同时他其实还是地下党。所以他表面上我后来才知道有一些清华当年的同学,包括英若诚、宗璞他们都是那一届清华外文系的同学。说你爸爸当年那个形象就是一个大少爷,公子哥,他老爱传一个白纺绸长衫,我看那时候照片都是什么特酷你知道吗,球鞋和什么去郊游,皮衣服。

窦文涛:还挺潮啊。

查:对,他是那种江南的少爷那种样子,个子又高,觉得他是一个落后学生的典型。

窦文涛:就是高富帅阿,今天女孩都想要的。

查建英:就好吃好郊游,王老师还认识那时候。

窦文涛:您什么时候认识他?

王蒙:那个英士伟翩翩美少年。

窦文涛:长的还特帅。

王蒙:比您强多了。

窦文涛:怎么拿我比,我比不上。

查建英:说的是我爸,的确他就是那种,他是一个对政治走火入迷的,我后来才知道,他当年清华的女朋友都觉得这人不尽人情。

王蒙:他是理想。

查建英:理想。

王蒙:你想在旧中国,那时候当共产党冒着那么大的危险,他死活非当共产党,你用什么方法都止不住他。

查建英:他一心想。

王蒙:为了理想命都可以不要。

窦文涛:真的是,你说为什么那个时候共产党对于青年人的向心力,那么样的强大。

王蒙:它就是因为看到社会上不理想的东西,贫困、愚昧、肮脏、混乱、自私,看的太多了。而他又不能够忍受这种东西,印度人能忍受这东西,咱们又不能忍受,而且中国人尤其还有人人脑子里都有一个就是赵太爷的话,老子当初阔多了,中国多伟大的,是不是唐朝什么样,汉朝神祊,宋朝什么样,甚至于大清帝国怎么样,好像都比这个时候好,所以就觉得这个社会你要不给它彻底来个大翻身,不给它彻底搞垮。

窦文涛:当时你又是怎么知道共产党的传说或者消息呢,它不是在国民党治下吗?

王蒙:这就是共产党厉害。

窦文涛:宣传。

王蒙:到处都有地下党员,它这里头就是各种地下党员,有的在国民党里里边已经打入了很高的职位,有的甚至于是陈纳德飞行大队的成员。

查建英:对。

王蒙: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教授。

查建英:我父亲就是当年在他们宜兴的中学里边接受了他的一个教师,是历史老师还是什么,实际上是个地下党。给他们看左翼书籍,他就受了左翼进步思潮的影响,他就觉得这个东西是对的,追求社会正义的。这种情况很多,而且同时他肯定也看到了,就是我们现在把民国有时候太浪漫化了,就讲了很多比如说那个时候教授生活也好,言论比较自由,实际上真从那时候过来的人,从我父亲包括我现在的公公婆婆,其实他们是国民党那部分人,后来我听他们讲,那时候觉得国民党太腐败了,穷人是太穷了,包括那些国民党的官员都特别多的腐败,真是烂透了。所以连他在国民党内部的人都觉得这个政府以后这么搞,把民心都丧失了。

窦文涛:对。

查建英:更别是那些左翼青年,他更是理想主义的,而且那时候是全世界性的左翼思潮。所以我觉得这个现象,现在可能有的时候我们出于对当下的很多问题,使得我们又有点容易把历史给给浪漫化了,或者只看到其中一面。民国的确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但我就说你现在变的有时候都觉得不可解释,人怎么都这样都特傻,都拎着脑袋干革命,其实他是有那时候的之所以如此的一个很多的很深层次的原因。

王蒙:是这样,很简单一个道理,民国如果搞的好,就没有革命的产生的温床、摇篮。

窦文涛:那当然。

王蒙:就是没搞好,当然没搞好的原因又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有很复杂的情况。它有些东西我到现在记忆犹新,因为他里面主要写的1948年,1948年先是发生了一个叫520,就5月20号的学生运动,国民党那边使用了暴力,这样问题就越来越大。然后当时的学联时候就是华北局(成功过)的领导,就是要搞一个622的全市的大罢课大游行。

窦文涛:这你都记得?

王蒙:都记得清清楚楚,等咱们慢慢说。然后国民党就到处都是军警,这时候华北局城工部紧急的决定,停止游行,否则这样一游行的话,左翼的学生,革命的学生,当然叫进步的学生,不知道得死多少。改成了在北大红楼前面的广场命名为民主广场,就不出校门,这样国民党才不至于放枪,跑到学校里追杀学生,起码认为他不至于。所以就说华北局城工部他也是有进有退的,也是懂各种策略的。这时候七五又出来一个人生的悖论,七五是七五惨案,是东北学生。东北学生应该分析一下,东北学生为什么大批入关77,地富子弟,他们认为共产党在东北发展的太快了,贫下中农的或者是地下党员,共产党以来他乐的,高兴的不得了,光是欢迎了。

窦文涛:共产党是打击地富的。

王蒙:打击地富的。

查建英:东北是提前搞的土改的好像?

王蒙:提前搞土改。所以那时候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就写那些的。然后这批恰恰是想投奔国民党的这批东北学生,进了北京以后没地吃没地喝没地住就游行,游行国民党放枪了,所以这永远说不清楚,但是这个又被反国民党的进步学生充分的使用了这个事件。所以你看对着流浪的东北学生居然敢放枪,在北京举行灵堂,我整天往那跑,他连追悼的诗朗的诗,我不用人朗诵,我刚一看哗的眼泪就出来了。

窦文涛:这么有感召力。

查建英:这文学的力量,包括鲁迅那种就说纪念刘和珍君的。

王蒙:未忘却的意义。

查建英:未忘却的纪念,其实你现在看起来北洋政府也好,是国民党政府,它是一个弱势的政府,它开了枪或者什么的,你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它还是死的人还是比较少,或者它还是有进有退的对吧。但是文学的力量一来,这种煽情这种热血沸腾,那么马上民心就向着另外一边。

王蒙:然后它这上头说8月份以后,这都是绝对正确的,刘仁他们请示中央以后,就当时的估计东北问题很快就解决了,然后四野全部入关,平津问题也很快就能解决。因此,在这个时候共产党不要搞大活动了,你一搞活动的话,就碰撞,一碰撞他抓到就走了。那时候抓到什么情况,我是河北高中的学生,我考入河北高中以前,那是1948年4月17号,学生自治会成立,学生自治会成立它也太左了,自治会成立您猜表演的节目是什么,是《兄妹开荒》。

窦文涛:成解放区了,我的天呐。

王蒙:当场抓走30多个中学生,就当场就抓走了。所以我进入河北高中以后,地下党的领导就反复的说不准搞罢课,不准搞游行,不准办刊物,你不要暴露自己,你现在要做的就是

蔫了吧叽的发展人,把这个发展入党,把那个发展入外围组织,你的人悄悄的发展,等着共产党来,你这不就有力量了吗,一来咱们自个的人已经一大批了,一个中学就七八十个。

查建英:很多学生都是就是学习好,还有很多富家子弟都是左进的。

窦文涛:看来当时共产党是时尚啊,走青年当中。

查建英:左翼是时尚的。

王蒙:太对了,就是这样的。相反的就是它这个里也有,一再说中统河北高中就有中统的组织,是属于中统系的。

窦文涛:也有。

王蒙:相反的这批人跟过街老鼠一样。

窦文涛:灰头土脸的。

王蒙:政权是他的,那个时候国府的政权是他的,他也贴大字报,贴大字报不敢让人看见,然后他用一个名称叫暮鼓社,就是到了晚上敲鼓,我寻思快完蛋了。

窦文涛:真是,这么不祥的。

王蒙:自个儿就损着自个,叫暮鼓社。可是你问暮鼓社是谁,谁也不敢承认,自个出来说这就是我。你说他混成这模样。我这次看,这是能回忆起来的东西。还有一部分是我最感动的,是我原来不知道的,就是他里头讲有很多人地下共产党员的身份永远不能宣布,为什么,他这里头说的就是有些高层的人士,银行行长之类的,是不是真是银行行长那也没关系,它是电视剧。因为“北平无战事”是什么意思,它是和平解放的。

窦文涛:对。

王蒙:而且当时我们很客气,也不能用解放这个词,没有,起义这个词没有,这个词都没有,只有一个词就是第四野战军和华北剿匪总司令部的一个,就是林彪与傅作义谈判的一个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这个协议里头就是国民党的军队在多少多少天之后,一律拉出去改编,这已经当然说明这是共产党得天下了。解放军什么什么时候入城,这个有。但是傅作义提出几条来,他也要有他的尊严,因为他对国民党也要有一个交代,那就是说其中有一条北平的银行的全部的金银运走,这个我并我交给你。所以这方面就有一个进步关系,还不是共产党,后来就刘仁来亲自劝导,因为他说我不走,他说这么多财产从人民那里搜刮的,让我来到台北去,我这都通不过,你们共产党不要,刘仁说我们讨论了这个问题,让金条到台湾,给我们留下民心就行。

窦文涛:这个词。

查建英:经典。

王蒙:这个共产党厉害吧你说。

查建英:厉害。

窦文涛:国民党失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失了民心,要了金条。

王蒙:可是他这么一走,他里头有一个中间的人物,就是成为华北局和银行之间的桥梁的一个中间人,这个人物就说既然他们去了台湾,我的身份就不能公开,我永远不能承认我是共产党,我要承认我是共产党,那人家非,哦。他去的那帮子,全都枪毙,先拉出来毙了再说。

查建英:对。

王蒙:他就不能承认。

查建英:您现在说的是真人,不是电视剧里的人?

王蒙:是电视剧里边的人物。

窦文涛:但是肯定是有真实事实。

王蒙:这个我原来没有想到,不是说所有的地下党员解放军一进城,一个个耀武扬威,得以洋洋,就成了掌权者了,起码成了积极分子,有的我还继续当这个,我就是一个银行职员。

窦文涛:没错,因为他这关系是互相锁定的,那没办法。

王蒙:还有一个地下党员就是我说飞虎队的一个空军战士,给共产党干的活多了,可是他弟弟也跟着他干了很多活,可是他弟弟的身份一直是在国民党,所以他们就想法动员他这弟弟,在共产党来了你这身份不好办,共产党没法原谅你,也不能够提前宣布说你帮着你哥哥,干过革命的事情,对人民的事情,一切罪行都没了,也不行。所以你的最好办法党领导都同意,你想办法上香港,你在香港做个买卖去。

查建英:那现在是不是就造成了一些永远的秘密或疑点了?

王蒙:对了,我跟您说的就是这个话。

查建英:有说连胡宗南都是,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王蒙:胡宗南是不是我就不知道,这个的确实不敢说。但是有些做过地下秘密工作的,本人是不是,咱们也不知道,譬如说我的朋友。

查建英:黄苗子是不是?

王蒙:黄苗子绝对帮着做过情报,但他是不是党员不一定,还有一位黄姓的哥们,跟我关系特别好,忘年交,就是那作家黄秋耘,他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工作过,但是他们绝对是不张嘴,别人问他,他回答说不能说,别人说你不能说,你要死了就没人知道真情了,他的回答是死了也不能说。

窦文涛:哎哟。

查建英:不过我觉得这两面都一样,我就说我这公公是戴笠的秘书,至死他一个字都不讲,他在戴笠手下工作过的事情。汉学家要采访他,美国的,您可能都认识,叫(维克曼00:18:50)想知道国民党那时候的特务统治的,想采访他,不说。他已经去世了,至死一个字都不说。

王蒙:还有些说法,就是有些他是已经变成了社会的一个头面人物,一个宗教人物,一个大资本家,我哥大军阀,实际上是共产党,但是他也至死不能承认。因为否则的话,统战都乱了套了,是不是。跟你统了半天战,你又统了半天别人,感情你是共产党员。

查建英:这多微妙,是不是连现在都有这种情况。

窦文涛:我觉得但是,我乱想会不会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就是啊,因为是国共的情况,后来我就觉得他会不会有些人你看咱们看见太多的人,就是国民党这么高级的人,到最后都是说中共的地下党。但是实际上你说有没有可能他也在权衡局势,因为都是中国人,他长期的。很多国民党就是跟周恩来他们也保持着关系,跟国民党也未必不见得不见得不讲究做人,他是不是也看见两党之间形势的变化。

王蒙:有些名人也有,像什么杨度,你也闹不清他怎么回事。

窦文涛:对。

王蒙:最后弄不清楚了。

窦文涛:弄不清楚了,也救国国民党,也救国共产党,国共之间一个很特殊的情况,因为都是中国人。说了这么半天咱看一段,王老师给我们选了一段。

《北平无战事》片段:

北平分行金库里的黄金白银,都是我北平分行从民众的手里掠夺来的,现在又让我把这些钱带去台北,是不是罪人。

那我就传达原话,让国民党把钱运走,把民心给我们留下。

谁说的?

我党毛泽东主席。

王蒙:这个厉害吧。

窦文涛:厉害,所以我还想起来,就是在毛主席的服务员的回忆录讲毛泽东晚年的时候,毛泽东晚年自己在他小电影院里,曾经一遍一遍地看北平当年解放军入城时的。

查建英:大哭。

窦文涛:大哭,号啕的,热泪盈眶,一个老人在那哭,北平解放军进城了。

查建英:最高点。

王蒙:当年势如破竹。

窦文涛:势如破竹。

王蒙:而且那时候就看得出来,共产党它棋高一筹,也不是不在乎钱,但是第二位。

窦文涛:没错。这个真是国民党不是偶然的,大量的材料证明,你看军事指挥才能你也是差一筹,民心、政治、宣传、统治数其实当时说蒋介石独裁,人家还有用一个词,他是一种无效的独裁。

窦文涛:是,有点轴。

王蒙:又轴又笨。

窦文涛:像您刚才那说,学生都共产党,他怎么统治得。

王蒙:刘凡就爱说,他说蒋介石就是笨,他是他有时候亏蒋介石有好印象也是因为他笨

王蒙:对。

《锵锵三人行》| 从《北平无战事》看中共地下斗争历史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三人行锵锵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