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170710| 李玫瑾谈章莹颖案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170710| 李玫瑾谈章莹颖案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20170710| 李玫瑾谈章莹颖案
《锵锵三人行》20170710| 李玫瑾谈章莹颖案

《锵锵三人行》20170710| 李玫瑾谈章莹颖案

凤凰卫视2017年7月10日《锵锵三人行》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美国有一个中国的访问学者一个姑娘叫章莹颖前些天她刚失踪的时候,我们谈到过一次,但是那个时候毫无线索,就是说那个监控拍到她上了一个人的车,现在这个案子在美国据说是抓到这个嫌疑人了,但是美国警方认为好像是FBI吧,就认为说她可能已经死亡,但是也没说怎么弄死的。

刘少华:是认定已经死亡。

窦文涛:就是认定。

刘少华:认定已经死亡。

窦文涛:但尸体也不知道在哪儿,也不知道怎么弄死。

刘少华:因为嫌犯拒不交代。

窦文涛:怎么能认定死亡呢。

章莹颖案引关注 嫌犯动机不纯危险度高

刘少华:对,我详细看了FBI那个探员写的里面写的很清楚,就是说他的意思是说我在这里面写的也不是我掌握的全部事实,但是基于我已经陈述出来的和我已经掌握的其他事实,我们认定章莹颖已经死亡。

窦文涛:就这个事我觉得有点,咱们因为离美国太远了,我不太知道,按说华人在外国出事的这些年不断的有一些案例,但是为什么这次章莹颖这个,就美国的很多华人都在帮忙找,而且一直蔓延到国内最近一直在说这个事,为什么这件事闹的这么大。

刘少华:它是这两年华人的意识觉醒,其实不光是章莹颖,之前那个我们那个梁彼得案,就是那个警察嘛,华人也站出来说,说你为什么白人警察可以不处理,为什么一定要处理我们华人警察,就是这几年中国人出去的也多,我们网络也发达,知识量也多了,就是因为我们是人民日报海外版,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跟海外华人华侨留学生打交道,我们知道华侨华人已经发生了代际变化,就是说老一辈的可能去餐馆打工但是好不容易或者是做点外贸,把义乌小商品城的东西卖出去,他一直生活在相对比较底层,可是现在这一代侨是从哈佛从耶鲁毕业,他本身就是精英,所以已经在逐渐完成代际转移的过程中,对自身的权利有一个觉醒。

窦文涛:尤其是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帮助下。

刘少华:非常典型的。

窦文涛:李老师这个事您看了案情的一些分析吗。

李玫瑾:我一直在关注这个案件,也在网上看了很多的一些消息和评论,我觉得他这个就是刚刚格子说的那个也是一个角度吧,我个人认为这个案件是因为我们很多人关注的就是说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如果她还活着的话,我们的声援可能会能够挽救她或者来帮助她,所以我认为这是我们从美国的华人到中国这么关注这个案件的一个原因。我在网上也看到很多人说她怎么这么轻易的上了别人的车,其实我觉得现在很多人他在这个评论上不太慎重,这个案件我觉得章莹颖很不幸,她遇到了一个就是我们在犯罪心理研究当中就是视为最危险的一类人,我们把它叫性猎,性猎人,就是他是为了性来猎取。

窦文涛:捕猎的那种。

李玫瑾:对,来猎取对象的,这种人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很不幸让她给碰上了。

窦文涛:这个人是她那个大学同校的好像是物理方面的。

刘少华:一个博士生。

窦文涛:一个助教,是一个助教,而且他还在网站上,现在他们发现美国有那种约会的,是约炮的什么网站,他在网站上填写他的个人情况,似乎是说他已婚。

李玫瑾:对,开放。

窦文涛:是开放,那意思就是我想找性伴侣。

李玫瑾:他这个问题在哪儿呢就是说现在我也只是从我的一个专业角度来分析他,就是我认为这个章她之所以会上他的车,有可能是章来到这个学校以后,她在校园里应该是见过,因为毕竟是长相不一样的话,不同的族人他可能对,我觉得这个女孩长的是很漂亮的,应该说她是长的。

窦文涛:对,可以看看,看看章莹颖,就是应该是已经不在人世了。

李玫瑾:你看,我的感觉就是说因为我是从女性来看女性,我都觉得她是很亮眼的一个就是很青春洋溢,而且很健康的一个女性,所以我怀疑这个。

窦文涛:你再看下边感觉是好像很乐观的甚至是,这就是最后一次看到她的行迹。

李玫瑾:公交车上下来,就上了他的车。

窦文涛:就上了那个画圈的那个车,后来是FBI还是当地警方找到了那个车,你再看下边,这就是这个犯罪嫌疑人所谓的助教。

李玫瑾:对,非常符合这一类的就是,我觉得这个案件其实章的她的不幸实际上是阻隔了一个很危险的这种我们叫猎手或者说叫独狼,这个女孩我认为应该是属于被这个男的可能已经扫描过了,那天他在路上正好就看见这女孩了,所以他就一下把她选中,而且他有可能用了句话就是说我就是这学校的助教,所以我认为她这个女孩能上车,因为她觉得是本校的,当然这个事我现在没有根据的,但是我认为。

刘少华:您这个有根据的,您分析一点没错,今天第二次开庭的时候已经明确的说,这个人已经观察过这个章莹颖很久,并且认为她是一个理想型对象。

李玫瑾:所以这还是我的专业给我的一个判断,就是我当时认为这个章莹颖不会随便上车的,他一定是给她了一个信任感,而这个信任感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我是你同事,而且我在这个学校工作,她才会上他的车,如果是一个陌生男人我认为她是不会上的,而上去以后他为什么车两次清洗,我认为章可能一看路线不对了,她就开始想跳车了想跑,当然这个过程当中这个男的就开始想要控制她,因为是认识所以他是不能让她活着走出来的,所以这才是后边的一个危险问题,为什么警方判断他呢,而且我也认为他要如果是真的活着的话,他一被抓他就应该赶快说出来,如果他要活着的话我被抓说出来的话我不就没事了嘛。

窦文涛:减轻了。

李玫瑾:他为什么不说话呢,显然这人已经不在了,所以我认为联邦他们得出这个结论也是有一定的,当然他可能还有在车上发现了一些痕迹物证,以及在他家中的一些包括他的录音带。

窦文涛:按照您这个推测,这个人他是第一次干这个事。

李玫瑾:我认为他是应该是第一次。

刘少华:今天的公布的说他已经有了第二个目标,就是他也透露过他有新目标了。

李玫瑾:因为什么呢,因为他从4月份开始在这些网站浏览,这是第一个信息,这也是他第一个做的目标,第二个你看他让这女孩上车的时候,他还是没有经验的,此外他会在录音当中跟别人谈这个话,这都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是一个老练的杀手。

窦文涛:对,就所以说现在咱们这个国内有些人不太了解,就是说一度也在批评,说美国警方怎么办事效率这么低,早就怀疑这个人了为什么好像还放他在外面,但是也有人说说是正是因为放他在外面,才监听到了他跟,他跟警察一开始不承认,他是跟什么朋友跟什么打电话,说我绑架了一个什么人。

刘少华:一段音频。

窦文涛:有一段音频被监听到,这才把他给拿了。

刘少华:所以我就觉得我们其实很多网友不懂什么叫依法治国,是真的。

窦文涛:只有领导明白。

美国法律讲究程序性 利弊权衡是把双刃剑

刘少华:我们老提这个词,其实人家这个严格的,你如果去看FBI严格的按程序每天都在侦破,而且他是在警察的监控范围内是跑不了的,我们现在比较倾向于一旦发生一个什么事全民都关注,我们警察必须当天得破案,或者说给外国人丢了一自行车我们当天就得找得着,就是舆论对于公检法的干涉太大,我们习惯了这样。

李玫瑾:这个问题其实我是觉得这么看的,就是说就跟有很多东西都是双刃剑,双刃剑就是什么呢?你要是顾了那头可能这头就得牺牲,你要顾得这头那头就得牺牲,其实法律操作也是这样,就是警察有时候我们觉得可能中国警察经常怎么样,他实际上说这个作为警察他的职责是能救一个救一个,可是作为法庭他是能不错一个就不错一个,就是不要判错,所以法律是无罪推定,当然在警察的心目当中,他没有无罪,因为什么呢?就是说任何人都可能是罪犯,所以他在怀疑那个阶段任何人都会怀疑,只不过就是操作上,比如美国他在911事件之前,他特别注重隐私,但911之后他们法律就明确了要缩小个人的隐私的范围,来扩大侦查。所以我觉得在有的时候你比如说,美国在不冤枉人的过程当中,他的法律特别好,但是你看像这种这种情况下就是说我明明知道她可能还生存,我可能抓紧点就能把她救出来,可是他这个程序问题反而让你产生了一个阻隔。

窦文涛:这个当时。

李玫瑾:所以我觉得是双刃的。

刘少华:其实美国警方还是第一时间去查看了这个嫌犯的房间的。

李玫瑾:第三天,对。

窦文涛:他是曾经好像说他那个家离他上车的地方也就十分钟车程,他有没有把这个章莹颖就怀疑了章莹颖关到他的家里过。

刘少华:这个谁也不知道。

李玫瑾:现在不知道这个结果。

刘少华:谁也不知道,现在就有一个怀疑,因为章莹颖这个案子是联邦要提起起诉的,所以还是有可能照着一级谋杀来去起诉。

李玫瑾:但是在我来看当时我觉得这种事情如果当时一旦怀疑的话,只要有警犬闻一下车或者闻一下这个章莹颖的遗物,他至少警犬是可以带一些方向的.

刘少华:所以你看那个过程中就是说他详细写了,说哪一天得到了法院的授权,什么当天就得到了什么去搜捕,就是说如果他没得到这个他去的话,根本这个案子到最后在美国你就根本判都判不成,因为他太讲究这个程序性。

窦文涛:对,所以说他们就有那么一句话,就是说有一种叫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还有一个说宁可放过一千也不能冤枉一个,说是说在两者相全的情况下,说美国宪法最终选择了后者,就是真有可能,美国那个法律现在那天我还跟一个在美国多年的人跟我讲,我说为什么美国人那么不怕打官司,或者说在美国有一些人说,没事咱打官司,他说美国那个官司旷日持久,比如说咱有时候觉得明显说这人打官司输了怎么办,他说不怕输,只要你有钱,你打多少年。

刘少华:先打着呗。

窦文涛:先打着,而且最后往往也就是没什么说法,就是他那个里边这种程序,所以他就说美国人,他说美国哪都好法律哪都好,但是有一个就是说说美国那个律师,他说我跟你说就是像咱们过去清朝的时候说讼棍,他就说他跟谈买卖一样,就是说这案子我不收你钱,但是我估计能打赢,打赢之后你分我多少,就这么去打辛普森就是,辛普森就说是一天五万美元的律师费,就让他脱罪,所以他就说在美国这种你甚至于爱打官司到什么程度,你是我朋友,你到我家里吃饭,在门口摔了一跤,在我家他说还吃完了饭,临走的时候告诉你说,我要告你。

刘少华:法院见。

窦文涛:法院见,他非要给你告点钱出来,所以法律制度跟咱们精神都不太一样。

李玫瑾:对,但是我认为像辛普森那个是已经被害人已经死了,所以你怎么判你都可以去为了让他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可是这个是属于一个嫌疑,就是说这个人可能在他手里还活着,所以这个反应我更倾向于我们中国警察,我想这个案子要在中国早就把他弄清楚了,所以美国这个事我们也离的远也够不上,但是能感觉到就是他们反应还是比较慢的。

窦文涛:李老师不愧是咱们警官大学的.当然这个让咱们觉得可怕的就是您刚才讲的这种独狼式的性猎人,您就认为他又是第一次,何以一个人二十多岁的时候没干,三十多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想起来要猎捕一个女人。

李玫瑾:就是这种性猎的这种犯罪人,他大多数都是二十五岁之后,二十五岁之后他实际上是什么呢,就是说这种人他智商虽然很高,但他犯罪不属于高智商,就是说那天有一个人就问我,他这算不算高智商犯罪,我说高智商犯罪是他干的那活一般人干不了的才叫高智商,他呢不是,他是智商高但他在作案的过程当中他跟这智商没有关系,他是跟他的性有关,他这个性我认为他可能是学物理的,就是说他在这个智力上很高,但是他在其他方面他可能觉得生活可能缺少乐趣,于是他会上网去看这些性的,跟性有关的网,他不是讲了嘛他喜欢日本的一些风格,日本的风格。

窦文涛:AV。

李玫瑾:对,女性她是属于很顺从的,而且各种的,他可能就觉得这种性的东西做下来很有意思,于是他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去想找亚裔的人,他就想找这么一个来实现这个,他要在做之前他是有幻想的,也就是说我们叫幻想就是说怎么来做,如果我要遇到一个,当然我要能控制她,她要顺从了我我会怎么样,他是有这个过程的,于是他需要去捕一个猎物。

窦文涛:您是不是怀疑就是说他绑架了这个章莹颖之后,有性虐待。

李玫瑾:对,他本来是想做这个的,但是做没做成现在不知道,我弄不好我觉得他没做成这女的已经死了。

刘少华:今天那个庭审说,她有激烈反抗在房间里面。

李玫瑾:对,因为我们中国人我们的观念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尤其贞洁或者说。

窦文涛:女孩子会激烈反抗。

李玫瑾:对,很多女性她在遇到犯罪她都有一个反抗,下意识反抗,她不像有些女性觉得像这种事我只有顺从,也就是说我认为她可能在反抗过程当中她就遇害了。

窦文涛:我一直觉得就是说这个杀人你比如说对方女的反抗,这从来没杀过人的。

李玫瑾:很容易。

窦文涛:他是一种什么呢。

李玫瑾:非常简单,因为就是人在什么情况下最容易被杀,就是你喊叫,当你只要喊叫的时候,任何一个人上来都是掐脖子,而这个地方只要一掐住,一会儿就没声了。

窦文涛:你知道北京广播学院,就中国传媒大学是去年还是那什么就出过一个事,就有个男学生骗一个女孩子说要拍什么片子,最后弄到一个地方最后我看北京台那个法律节目都播,那男学生就是最后想强奸这个女学生反抗,就弄死了,但是你看后来他们发现这个男学生原来在网上有时候经常暴露一些什么我要杀了人什么这种语言,就感觉是有这个倾向。

李玫瑾:但他这个倾向实际上很多这种男性,他的目的仍然是一种性的行为,就是说他是通过一种暴力的性来得到一种满足,这种人是非常危险的,就是我为什么讲性猎人呢,他猎物猎物他这个物在他眼里就是个物,满足的是他的性,他为什么要猎呢就是为什么会有暴力呢,是他要通过暴力他才能达到兴奋。

窦文涛:我问您,比如说假设说碰见这种如果女性选择了顺从,他是不是完成了他的性目的之后就有可能放过这个女的。

李玫瑾:难说,因为他在这个过程当中,会有很多虐待性的,这女的会惨叫,在惨叫的过程当中他在兴奋的同时,就是这个过程有可能虐待致死,所以非常可怕的一类犯罪。

刘少华:李老师很喜欢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这一类的理论。

李玫瑾:不是分析,是这是一类犯罪,他是一类,我现在没有理论,他是一个类型,非常危险的一个类型。

刘少华:我其实想往回倒推,就是说为什么章莹颖会上的车的这个问题,我那天就想到说,如果开车的是一个黑人男性,这个章莹颖很大的概率是你说她是不上这个车的,她当时一个是在赶时间,另外一个其实我觉得是一个男性而且是一个男性的博士,相对给了她一个安全感,就是说我们其实经常是在打这个标签的,就像刚刚李老师说的,有可能这个人也是在寻找一个亚裔的女性,就这两者的,属于文化里面的互相判断来对上味了。

李玫瑾:他的年龄也对,你比如说我们谈到这类犯罪人基本都在二十五岁之后,你看二十七岁,也就是说在美国他以前就这样,比如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们就联邦调查局就有一个判断,说这个五千个没有破的案件基本全是这类女性失踪,女性被杀,他这个没有破的案件大概就三十五个到五十个杀手,也就是说如果你抓不着他,他会一而再再而三做,所以这个案件这个章,因为我们华人的这种关注,导致警方的重视,把他最后找到了,这应该是非常大的一个贡献在哪儿,就是阻隔了这么一个非常可怕的人,他是一类犯罪人,他这个里头没有任何理论问题。

窦文涛:他一般要是开了头,只要没被发现。

此种类型罪犯生活中多表现性格冷漠或有社交障碍

李玫瑾:他就会做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而且他在这个做的过程当中,因为本身美国他的那种住宅方式都是独门独户,所以他很容易找一个地方,找一个地方以后这种情况就是很多女性被控制,他会有的会控制一个星期,他才把你杀掉,他也有的是属于很快,有的就是刚才讲的,有的比较那个就是心脏稍微脆弱一点或者什么,很快就容易导致死亡,还有的一喊叫就我说的这种去摁,拿枕头去闷你,这种情况都容易导致,所以这种非常危险。

窦文涛:这种性猎人他是精神病吗。

李玫瑾:不是,这种犯罪在我们来看是最危险的一类。

窦文涛:他是正常人。

李玫瑾:正常人,而且都是,而且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有知识的人,包括像有些医生,有些是搞艺术的,其实也不光是美国白人才有,原来日本有一个人专门就喜欢欧洲女孩,当时旅游的去日本的三个女孩被他害嘛也是这样嘛,他就是一个,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富家的公子哥。

刘少华:到了一定的年龄才会得到激发表达。

李玫瑾:他实际上就是说他的主要目的就想体验一个性的高潮,这个他要控制对方,不是那种恋爱的方式,他要控制对方,按照自己的要求让对方去满足他。

窦文涛:你看很多人为什么看这个日本AV呢,也就是从行为当中他得到某种释放,比如看到一些性虐的,满足他某种性幻想。

李玫瑾:他不找妓女。

窦文涛:对,但是就我们看我们不会直接导致这个行为,您要说他是个正常人的话,是什么使得他把这个幻想或者这种欲望。

刘少华:变成现实。

窦文涛:变成现实。

李玫瑾:其实他这个要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本身就是要控制对方甚至会导致对方死亡,所以他根本不需要说正常人,正常人他可以做一些特殊的问题,就是我以前在讲过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说行为异常不等于人的异常,曾经我说过这个行为异常不等于人的异常,为什么?行为异常人就异常我们很多案子就好破了,我们破的抓的人都是特别正常的人,但他做那行为的时候就是异常,所以行为异常不等于人的异常,第二人的异常不等于精神病的人,也就是说他可以异常但他不是病人。你比如说人喝大了,他那状态就属于异常。

窦文涛:异常。

李玫瑾:但他不是病人,他毒瘾发作的时候他异常但他不是病人,还有一些人格异常他也不是精神病人,他也是异常。

窦文涛:您说像我们说这个沉默的羔羊最有名的,那个人那个里边塑造的那个人物,是有真实基础吗,会有这种吗。

李玫瑾:应该是,可以说一个人比如说我对心理学研究到一定的程度了,我去作案,完全有这种可能。

窦文涛:就是他那种。

李玫瑾:他是一个正常人。

窦文涛:他正常到了神经病的程度。

李玫瑾:这几种异常实际上在心理当中是属于哪一类呢,是属于兴趣异常,就是只不过兴趣异常,比如说有的人喜欢蛇,有人喜欢虫子,但是他喜欢的是性,所以他只在这个问题异常,他其他都正常。

窦文涛:但是他对犯罪成本没有一个正常的常识吗。

李玫瑾:他认为他能够逃避这个侦查。

刘少华:其实我们很多人都会有想法异常。

李玫瑾:只不过现在我们的监控已经很普及了,有的时候他犯人稍微不注意他不知道哪有一个监控,但是就是说作为犯罪人来讲他认为他可以做的让你查不到,你看他洗车吗。

刘少华:我一天到晚很多不正常的想法,远远的看到以前在武大的时候有个很高的楼,远远看到就想哪一天炸了它,没想到去年真被炸了那楼。

窦文涛:所有的案情在你心里都有。

刘少华:对,就是我们有很多的这些想法异常,但是我们的想法异常可能是百分百的没有实现,因为比较怂嘛,他们是怎么跨出那一步的。

李玫瑾:你没有实现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在分析一些犯罪我常常提一个观念,观念实际上是人行为的底线,但就有一个问题就什么是观念,其实心理学对这个词研究并不多,就是对这类现象研究并不多,观念它不是一个知识得来的那个,就是通过学习过程得来的知识,他就是在观到的同时形成的念,观就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就你刚刚一句话可能对我一生都有影响,这个话就是随势而就的,并不是为了教育我的,所以观念他可以在饭桌上发生,可以在生活当中父母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或者等等,那么也就有一个问题了,凡是缺少观念的东西往往就是他在和就成长过程当中他的亲子关系是有问题的,最最重要的是他的这个父母养育过程当中,可能言语交流是非常少的,比如上海林森浩那个就是很典型,他并不是多坏到哪儿,但是当他看到黄洋已经一步一步发展到危险的时候,他在那个过程当中他没有反应,没有反应为什么?用他自己的话讲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他后来留给家里一封信,说你们要没事读一本书,家里要就这本书来讨论要互相交流思想。

窦文涛:对。

李玫瑾: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你这个观念的东西是没有的,所以到那时候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而这个人也是这样,什么生命什么别人他没有这个观念,他可能在生活当中就属于我们都自己活的挺好,只要我长了,我管我自己别人我不管了,所以你看他跟家人的关系也并不是很亲近。你看他可以跟一个女人发生关系甚至结婚,他还是对那讲我很开放什么意思呢,他没有底线,也就是说他智商很高很聪明,但他缺少一个做人的最基本的东西,而这最基本的东西在哪儿就在抚养过程当中缺少一个唠叨或者这种就是随势而就的一种东西。

窦文涛:应该是对他人的感受比较冷漠的那种人。

李玫瑾:这叫经历,你比如说我曾经说药家鑫,药家鑫他为什么会在那瞬间扎那么多刀呢,他实际上脑子里是没有想到就是说交通事故是一个很小的事情,你可以用别的方法来解决,你杀人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他没有这种东西,他只觉得我把他杀了就没有人知道了,这就属于他认为杀人很简单的事。

窦文涛:实际是缺心眼,他失去了对后果的评估。

李玫瑾:缺了内心的一个观念,观念就是说你在瞬间比如说一个孩子掉到水里了,我跳下去救他,你问他你为什么跳,你说我也没想我看他掉下去我就得救,这叫什么这是他有观念的。

刘少华:这个跟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有关系吗,比如说现在我们都说社会都是原子化的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比较不紧密,以前我们都是叫什么人情社会宗族家庭的时候,您觉得那时候会少一些吗。

李玫瑾:我认为还是在于父母,你比如说有些父母他就话很多唠叨,这个唠叨比如说他会说你这样做,咱们家人绝对不能干这种事,人活脸树活皮,人要有尊严。

刘少华:从小在一个院里边长大。

李玫瑾:这样的孩子他长大了以后,他就对于这个尊严特别当回事,如果咱要是从小跟孩子讲,那是一条命,这可不能随便乱来的,你只要说过这个话,这个孩子大脑他脑子就有这样的印象,但你从来没有说过话,他什么命不命,那就没有这个观念。

窦文涛:就您说的这种性猎人独狼式的,我又想起咱们讲过那个白银案,是不是那种类型的人。

李玫瑾:他后边作案有一段有一点这个问题,但是他还不完全,因为我理解他第一起案件还是跟贫穷有关。

窦文涛:贫穷。

李玫瑾:就他当时是为了钱才做的案,作案之后他得到了经验,他开始扩大他的范围,也就是说我最开始进这屋是为了钱,但后来发现女性也可以成为猎物,他才后来转过来的,而这个案件一开始他就是为了。

窦文涛:但是这个咱们就聊到,我觉得可以聊到更深的一个范围,你比如像李银河博士的研究范围,有些人有性虐的这种欲望,但是他可以玩性虐的游戏当中得到满足,叫虐恋嘛,但是像跟您说的他这种他直接就要来真的,弄死你,这两种有什么区别。

李玫瑾:他那个是在网上去找这个志同道合的人,他做这个志同道合也就双方都自愿的,但是他这个他不是那种,他就是想找异族,比如说他对亚裔感兴趣,所以他在网上他没有通过这个方法。

窦文涛:他可以只找一个也喜欢玩这个的,俩人一块儿玩玩。

李玫瑾:大概是他还没有进入到这个领域吧。

刘少华:我觉得这种人是不是一般会多多少少有点社交障碍,比如说真的很喜欢亚裔的性体,可能他找不到一个亚洲女朋友。

李玫瑾:他有时候这也有一个机遇的问题,就是说包括我们研究犯罪人也是这样,他最开始犯罪他可能并不是完全是这个目标,但偶尔遇到以后他觉得这目标比他原来目标更有趣,他太开始扩展他的目标。

刘少华:我觉得那个里面写的比较恐怖的一点,他开车经过这儿之后又绕了个弯回来又找这个女的。

李玫瑾:他已经看到这女的。

刘少华:到这儿我觉得这个女孩必死无疑了。

窦文涛:就是其实也有一种临场偶发性的一种。

李玫瑾:就是我们叫动机转移,也就是他最开始是这个动机,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遇到了另外一件事,这件事给他一个启发,他开始转成这个以这个为主了。

窦文涛:像这种人比如说假如真找到了一个玩这个的性伴,是不是他就不会去走向杀人。

李玫瑾:这只能假设了,如果假如说她是个就是在这方面就像妓女一样,她不在乎的话,她可能还死不了。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