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150703| 五六十年代的农村淫荡的很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150703| 五六十年代的农村淫荡的很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官是什么:公仆?父母官?契约人?

聊五六十年代的农村YD得很

音频资源

节选自2015年7月3日《锵锵三人行》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2015年我觉得是一个通奸除罪化的年,你们觉不觉得?首先,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建立的时候,形式上就没有了通奸罪,好像咱们挺前卫。其实不是,我们1997年之前都有个流氓罪;那什么都算流氓,那个时候80、90年代的时候,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小学里的老师在公园跟男的朋友谈恋爱,都被工人纠察队当破鞋抓起来,那都是流氓,你可以想见。所以一直到1997年的时候,我们还取消了流氓罪,所以现在我国法律应该说没有。竹幼婷:好像不可以跟军人配偶通奸,有这一条。窦文涛:那是军婚,你不能破坏军婚。

竹幼婷:对。

窦文涛:另外还有重婚,但是重婚是你得原配去告,检察院不能提起公诉,它是这样的。

马家辉:不能跟军人配偶通婚?

竹幼婷:通奸。

窦文涛:破坏军婚。

马家辉:是要特别保护那个类别。

竹幼婷:有国家机密的问题,你利用这个方式,所以它在这上面是有刑法上的罪,但是一般民众就没有。

马家辉:假如你通奸的时候,他还不是军人配偶,通奸完,她才改嫁了军人,突然被抓。

窦文涛:我们老家当年就有,就是真的破坏军婚坐牢的,因为他是一个军人。但是你知道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们老以为就像五六十年代很保守,我现在听很多老人跟我讲,家辉,完全可以写小说。他让我觉得我过去对我们五六十年代的那种印象完全不一样,首先你比如说五六十年代人们的性很保守,至少在很多农村那淫荡得很,你知道吗?它有这样的情况,而且即便是在城市里,我现在听很多老人年纪大了之后,他好像慢慢地跟你讲一些事情都是过去没想到的。比方说那个时候中国人的特色就是两地分居,你发现没有?

竹幼婷:是。

窦文涛:你在美国人的伦理里好像怎么能分开呢,中国人特别能忍受两地分居,两地分居好,一个人的丈夫在外面当军人,那么当军人可能当很多年,他可能是个干部,就不是几年就退伍的。好,那么太太基本上一年就是一个人。

竹幼婷:是。

窦文涛:同样,另一个男同志他是从农村进城工作的,中国人那个时候的习惯一般是把老婆放在家里,农村的媳妇放在家里,男人单身进城工作。所以,你看,这两个人实际上就可以保持长达几十年的在实质上的情人关系,但是谁都不知道。然后,一直到这个其中一个人老的临死之前,你会看到有一个女的,好像平常就是说俩人比较熟,在病床边照顾,严格说来这是两头都破坏,是吗?但是你看,这是发生在五六十年代,其实这样的事情不少。

马家辉:关键你刚说谁都不知道,所以这个还没达到开放的程度,真的是开放,真的是文明的话,知道就知道吧,或者说用另外一个方法来处理。因为你谁都不知道的意思是说,还是要把它保持秘密,因为为什么要保持秘密呢?你公开了会有后果,不好的后果,那表示说那个保守的观点、保守的制度还是在的。那假如像法国,法国以前的总统我不同的女朋友,该法律解决的就法律解决,或者说开记者会来澄清,我不要被人家诽谤,我明明只有五个女朋友,你说我有七个,那就不行。

竹幼婷:通奸罪没有保护到女人

窦文涛:对,你再给我找两个来,当然他们也戴头盔,但是幼婷,现在就要说你们了。现在据我所知,除了伊斯兰社会,在全球只有少部分地区,包括我国的台湾地区还保留着通奸罪。

竹幼婷:是。

窦文涛:这个曾经被龙应台,龙应台当过所谓文化部长,曾经说过,说我跟海外人士聊起这个事儿,我觉得都很丢脸。就是说难道我们的婚姻要靠警察敲门和什么侦探录像来维持吗?说这太老土了,但是台湾民众支持废除通奸罪,今年也到了一个槛。

竹幼婷:对,因为什么,父权团体在台湾已经争夺了20年,通奸罪在最刚开始的时候,在很早很早以前有这条罪的原因,我去查了一下,主要就是惩罚女人。因为那时候三妻四妾在台湾以前是很正常男人,但是女人如果你出去跟人家,让男人戴绿帽子,这是不行的。所以,这条法律刚开始是惩罚女人,到了一九三几年,就是民国20几年的时候,为了男女平等,所以这条法律就开始出来解释,加了一些法条,就表示说不是只有女人,是男女,只任何人违背了婚姻,那在外面跟人家通奸,我们这条都是算成立的。OK,就这样一直沿用到现在,然后我很压抑的事情是这20几年来在台湾是父权团体去希望这条罪除罪化。因为在我的概念里面,通奸罪应该是保护女人多一点,我的以为,因为男人比较容易有小三,这是我的概念。所以,男人比较出去乱搞,所以如果有通奸罪,不是应该保护女人在婚姻里面可以有一对一的一个感情吗?可是父权团体在20年里边的一个调查发觉说,通奸罪其实到了最后都是让女人吃亏,没有保护到女人。

窦文涛:为什么?

竹幼婷:第一,因为通奸罪是需要有证据,所以这条罪其实最肥的是征信社,就是那些偷拍的人,私家侦探,谁有钱,男人有点钱,男人钱比较有,比较容易雇私家侦探。

窦文涛:男人能请到福尔摩斯。

竹幼婷:对,就是女人要有这个钱的机会相对来说,以社会的地位来说比较少,所以到最后成立的通常是男人比较容易告成,因为他有钱去请私家侦探,去把你这些收集证据,对,所以这是第一件事情。第二就是女人在为了要离婚的过程当中,她希望能够拿取更多的一些赡养费用,到最后通奸罪这件事情她可能就不告了,或者是说她在这个事情上面,她就比较退缩了。然后,因为她为了她往后的一个生活,所以这条法律反而到最后也不见得适用在女人身上。还有,最极端的一个例子就是说,通奸罪到最后很容易罚女人,例如说在台湾曾经有过例子,有一个教授,师大的教授,老师,师大的教授他以教授的一个权力跟一个女学生发生关系,他说如果你不跟我发生关系的话,你就不能毕业,类似这样子,用权力的方式,他不是真的强暴她。但是他是用权力的方式说。

窦文涛:这算性骚扰吗?

竹幼婷:没有,这其实算是一种强暴,就是捉他是利用权力的方式。

窦文涛:对对对,要挟。

竹幼婷:但是在那时候的年代的台湾,如果他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法官认为权力并不是强暴的一个成立的条件,因为毕竟那个情况下,女学生是你情我愿没错,但是你是被迫于你的权力。就是他当场不是用武力让你屈服,他是用你的职位让你屈服,后来女学生不是举报这个老师吗?但是在民事诉讼上面,强暴不成立,因为那个法官认为说,那个当下你是你情我愿。但是这个教授的老婆告这个女孩子通奸成立了,因为他们的确是发生关系了,而且也有证据,然后也有精液这些采证。所以,女学生反而要坐牢了。对,到最后男教授的这个强暴罪没有成立,女学生的通奸罪成立了,所以这种事情就是说一个法律大家不能只看一面,就是它到最后会有发生这种事情。

窦文涛:看来台湾人民还是水深火热。不是,我听说的更有意思了,就是说真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就是女的跟男的表现真的不一样。说在台湾通奸罪原配当然起诉的特别多,但是说有一半最后她都选择,其实她的目标就是对这个小三,她选择了撤诉,对老公撤诉,她其实告一告,她就是为了打小三。然后,临到了上庭前,她说我宽恕我的老公,老公没事儿了,我就要告她,让她坐牢。

竹幼婷:所以说最后还是女人坐牢的多因为这条罪。

窦文涛:反过来男人也挺怂你知道吗?男人告妻子的,你说这个男女两性心理挺有意思,男人告妻子通奸,男人甚至往往不会告那个奸夫,这男人的仇恨的方向,你要给我戴绿帽子,我就弄死你。但是反而是那奸夫,那男人可能连见都不想见,这是不是反应男人懦弱还是什么?

马家辉:除了说心理的因素,还有很现实的因素,我告倒那个奸夫,那个老婆还是继续找奸夫,彼奸夫兮。就像老笑话,老公回家看到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他过去一枪就打死老婆,不打奸夫。我打死奸夫,她转头又找。

窦文涛:除根了。

马家辉:对对对,除根了。

窦文涛:一百个奸夫也没用,没人了。

马家辉:对,一枪打死老婆,我觉得有实用的价值,而且幼婷刚刚讲的很重要的。因为我刚本来想补充的,就是说统计上面,我看到数据,甚至可能不止一半,都是老婆告小三,所谓的小三,不告老公。那现在很多妇女团体说希望除罪,因为整个社会不仅是在这个部分进步了,还有什么,幼婷刚讲到那个例子,教授的例子。因为后来有性骚扰罪,你性骚扰可以,还有所谓的通奸不通奸,男女之间牵涉到女人的经济能力,有没有能力保障自己等等。这个部分当然也显示在离婚、赡养费,以前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给一大笔老婆,现在不是,现在还要按照情况,你老婆更有钱,可能要你分给老公什么。所以,当整个社会各方面,性骚扰罪、离婚的安排往前走了,假如通奸这种罪还留在原地踏步的话,那是个大大的笑话,很丢脸的。

窦文涛:但是这个事情非常有意思,就是说你要让民众投票,大部分的民众都反对取消通奸罪,就是你调查,要不说今年在韩国,我为什么说是个通奸除罪年。今年的2月26号好像是,韩国的那个《宪法》法庭裁定实行了26年的通奸罪除罪化,就不在刑法里头了,除罪化。法官的判词就是说什么,在韩国也是,七成的民众都反对,但是最终它这个还是裁定通奸罪违宪。就是说对于通奸,当然应该道德的谴责,法官是这么说,通奸可以道德的谴责,但是国家权利不能干预公民的个人私生活或者说有伤于隐私权。所以韩国,韩国一取消,你知道吗?避孕套、紧急避孕药这两家公司的股票上升9%、15%,天呐,真是欢欣鼓舞。咱们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你看根据台湾“刑法”,已婚人士与人通奸,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韩国原来是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真坐牢,通个奸。

马家辉:台湾都坐牢的。

竹幼婷:还可以罚金。

马家辉:对,台湾一年以下是确定可以,你可以罚金,他判你一年,其实你可以缴钱解决。

竹幼婷:你可以用钱解决。

马家辉:可是文涛刚刚说的那个数字,你说什么有九成民众,被访民众反对,我告诉你有两点我们要注意的,看这种数字。第一个,全世界的电话调查的,一定会倾向保守的,你不会对这个陌生人表态,不管你是讲的性、婚姻、政治、经济,一定是比较保守的那个派别,比较占优势的。这是一点重要的,有一个倾向。第二点更重要,特别在这个年代,现在绝大多数的电话调查都打什么,不是打你手机,还是打家里电话的,特别在台湾。有谁现在会在家里,接家里电话,就是家庭主妇、老太太,她接了电话一定说反对,那不可以,老公,而且拿着电话不放,抓住人家,对她老公,骂她老骂了半小时。

竹幼婷:法务部这个调查是经过网路,不过法务部,就是上网以后你去投这个票。不过法务部也说,因为没有精准的抽样,也就是说,我们并不知道谁会上来,我没有说这个年龄层的分布,所以他们认为这也不是完完全全非常准确的调查。

窦文涛:那要是你呢幼婷,你支持吗?

竹幼婷:我跟你说,我昨天听到的节目想说,当然不能除罪,对不对?我的确承认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样,但我想,这个一定你要我讨论,我一定有个正反两面,所以我就上网查了一下,第一让我惊讶的是,就是我刚才说竟然是父权团体认为说应该要除罪。所以我就要去看看他们的理由是什么,看完了以后我想我可能就是,可能我是第一个在法务部上点上不可以的人,那个九成。但是如果看完解释,我觉得我可能就会支持要除罪化。第一就是说这条法律基本上它没有保护到婚姻,当然我们刚才说到,国家权力怎么可能保护你的感情呢,这是很不make sense的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说,其实这个要成立通奸罪,在实际执行上是有很多问题的。你老公如果跟一个小三两个人情话绵绵,这算不算通奸?不算,这通奸罪不成立。所以,他在电话里面讲话录音到不行,你一定要抓奸在床,而且抓奸在床也不行,盖床棉被纯聊天算不算通奸?不算,一定要抓到精液,抓到他们两个有性交,这才可以。如果我老公出去跟男难恋了,可不可以,或者你老婆,你女恋可不可以?不成立。通奸罪要男女。

窦文涛:是吗,必须要异性?

竹幼婷:要异性。

窦文涛:那我觉着你这法律歧视同性恋,对吗?

竹幼婷:所以这条法律是一个非常旧的一个法律。

窦文涛:它不应该取消,应该增加,就是说判一年也包括同性,是吗?

马家辉:聊天也是通奸。

竹幼婷:对,所以就是说,这条法律太旧了,也没有办法保障什么,所以我当然觉得它应该要除掉,但是另外就是说除罪化,我觉得为什么大家马上说不可以,是因为除罪化大家就觉得你没有这条法律就是鼓励了,是不是表示说在外面嚣张都没有关系。其实不是,有《民法》。

窦文涛:其实我一直觉得咱们老讲法律是冷冰冰的,但是我发现其实具体判案当中,法律是灵活的,而且它是有温度的。它是跟着这个社会的人情世故跟着走的,你比方说台湾的这个,我看见过一个案子,就是说老婆告老公跟小三,然后最后法院判,这两个人的关系是七年,七年好像最后就是说法官就按多少次,是五百多次还是490次,我忘了。我当时觉得怎么算的呢,大概我算了一下,要是这么算,法官就认为这对狗男女平均一个星期大概搞这么1.5次,还是1.3次,然后一次判有期徒刑两个月,最后累计起来判80年。但是实际执行一年三个月,而且缓刑三年。你看看,这就说明它这个在具体判案当中对这种事儿其实已经有个人情的裁断,是不是?

竹幼婷:是。

马家辉:听数字来说,和同一个人做一千多次感觉很怪

马家辉:可是我听那个数字听得很不安,有些数字是这样,你不要想它,一想就很不舒服。像你刚说一男一女之间的事情,像夫妻好了。你想想,夫妻一个礼拜假如走在亲密行为三次。

窦文涛:挺勤的你,很性福家辉。

马家辉:举例。然后一年几个礼拜,52个礼拜,150多次,假如结婚七年是多少次?一千多次,难以想象跟同一个人做一千多次,一想你感觉自己像什么,像路边的公狗母狗了。

窦文涛:对,像我们北方的一种动物,叫驴,拉磨的。

马家辉:对,没事看看表说,老婆,时间到了,来来来。那数字不能这样累计起来的,感受很不好。然后刚谈到通奸的确很难告的,以前台湾抓很多通奸,都告不进,因为他很多理由的。还有些狗男女很聪明的,在床上做那个事情,通奸,可是所有道具都放在那边,什么道具,不是你常用那种,是什么?扑克牌、相机,然后啤酒都放着,一有老婆什么带着姐妹团、私家侦探跑进来,马上就改聊天,我们就下棋,我们在玩扑克牌,只不过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不算通奸,你知道吗?他们很多方法的。所以,既然难以执行,就像我刚说的,又有性骚扰罪,又有其他的离婚的婚姻改革,那个部分根本不应该停在那边。

窦文涛:所以他们现在就讲,这个东西主要是原配的仇恨,对吧?说这种所谓通奸的这种行为,不是说,它只是从刑事法律当中去除,对吧,不是说你不可以在道德上谴责或者说民事上面也可以有责任。但是,就这样,他很多原配不答应,他就觉得他破坏了我,他伤害了我,难道他不该坐牢吗或者说他不该得应有的惩罚吗?你知道,我觉得这个挺有意思,幼婷,你现在这个岁数,你有没有这么一种感觉,我主要是最近我看了一次《康熙来了》,我看见小S她们聊一个话题,我觉得很有意思。她们聊这个台湾话题叫“老妹”这个现象,我说什么岁数算老妹,我以为怎么得35(岁)吧,二十七八,二十六七就算老妹了。然后他这节目一共请了四个,加上小S是五个,你就看这几个女的一讲起20出头的,我想只比她们小个三四岁,讲起她们叫“新妹”,这一讲新妹,你就觉得这个掩饰不住的,就是说仇恨,就是那种不满,就是不懂礼貌,到哪里连个话都不说。说你像我们现在要一桌,我们都觉得要有一个新的女孩子来,我得主动跟她打打招呼,怕她在这里感到不舒适,小S就是说,我就会问这个新妹问问,你多大了,你在哪里上学。说现在这小姑娘就是爱搭不理的,老娘是巨星,我觉得对面那男嘉宾都看出来了。就是这女人是无法掩饰对年轻女性的。

窦文涛:我觉得在台湾我昨天就想了一下,我想说为有九成一个反应是说不能除罪,就是说你不是也查了说台湾女生还是有些传统的想法?我觉得这好像还是有,就是包括老妹跟新妹,就是觉得你要懂礼貌,你不可以嚣张,对不对?就像我长辈秩序或者说原配跟小三之间,小三就应该还是不被社会所容,我觉得这相对于内地我的感受是,我觉得内地反而对小三的包容度还大很多。真的,因为我觉得小三好像有时候在内地是一个社会阶级的一个变化的一个途径,所以当我拿到了,怎么样,就是我拿到了,这是一个很多人认为,甚至很多女生心里面都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行的方法。如果我今天要换一个地位,这是一个方法,所以这个。

窦文涛:上位,是吧?

竹幼婷:上位的方法,但是在台湾这不是。

窦文涛:对,我跟你说,实际在大陆也不是,你在大陆需要明白一件事情,我最近越来越发现,不要被媒体给晃晕了。媒体讲的不是统计学上那个真正的多数,就是潘绥铭这个教授,进行性社会学调查的,这个调查下来,我们老以为这个小三或者说是这种三角关系都是嫌贫爱富或者都是这个男的有钱。可是实际上调查出来,在所有的这种三角关系当中,在全国,真正是经济、地位、差别特别大的,不是两个阶层的这种情况,连10%都占不到。也就是说,大部分的这种三角关系实际上是发生在收入接近、生活接近、地位接近的人之间,咱们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广告之后见,其实龙应台讲的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基本上就是理应和,是吧?就是说有个事儿大家有学问的人一直在说,身体自主权,就是说我的身体自主权天经地义的是我的。所以为什么裁定文献,就是说我的身体自主权要不要因为婚姻而失去,这个事情你们怎么看?

马家辉:没有,它婚姻里面有个隐含的,这是一对一的关系,那个里面你说,坦白讲,这样推论的话,婚姻应该是违法的。

竹幼婷:对,要是说婚姻是违法的,为什么规定说一对一呢?

马家辉:所以我以前讲,一直在鼓吹说我们应该立法禁止婚姻,谁结婚就要坐牢,应该假如逻辑推到底是这样的。

窦文涛:你说的对,就比如韩国为什么我就说法院是宪法法庭,因为它有个打架的,如果是根据宪法,就公民个人的人身权利什么权利,当然也包括使用自己身体的这个权利。

竹幼婷:对。

窦文涛:可是在婚姻里边,好像又觉得你怎么使用你的身体,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马家辉:所以我刚是讲了前面,假如婚姻还没被定为违法的话,那你玩这个游戏的话,它里面有隐含说一对一的关系,包括了感情的关系,包括了身体的关系。所以,现在身体没办法一对一的时候,只是要讨论一个技术问题,就是说我们是用国家的权利来判你罪、罚你钱,罚你坐牢,还是你可以民事诉讼。因为理论上不然的话,你理论上民事都不可以,等于是说难道我现在跟你结婚之后,我就不能去跟别的(人)喝红酒、看电影吗?那个不能告的,你不能说因为他跟别人喝红酒、烛光晚餐。

竹幼婷:事实上也可以。

马家辉:告不进的。

窦文涛:民事也行,我跟一个女的喝红酒。

竹幼婷:你喝太多次,让我觉得我的老公因为跟你喝红酒而忽略家庭的事情,我可以告,妨碍家庭罪,真的。

窦文涛:这是真的吗?

竹幼婷:但她不见得告得成,但是我可以告。

马家辉:那你什么都可以告,我曾经考虑。

竹幼婷:还有个妨碍家庭。

马家辉:因为假如是从女人的很多你刚说台湾保守,你从台湾一群保守女人的角度来看,什么都可以告。老公打麻将也可以告,老公跟文涛聊天太多也可以告他妨害家庭,对吧。

窦文涛:现在不是说告有什么,赵薇在电视上眼睛,要告。

马家辉:对,你什么都可以告,精神病发作你去告别人的,问题是没办法告得进,它里面有隐含,说身体,OK,所以通奸是说,你刚刚也说了。

窦文涛:必须是身体。

马家辉:对。

窦文涛:就是真正我觉得在法律上你能靠上边,你不能说意淫,这玩意儿没法告。

竹幼婷:就是我觉得它除罪化好不好,除罪,所以通奸反而很难成立,因为它有身体的概念,而且还要性器官的结合为主,还不是嘴巴对性器官也不行。

马家辉:是吗?

竹幼婷:对,这也不行,这都不行,这都不算。

窦文涛:那我保守了。

竹幼婷:这都不算,所以它是非常传统的一个方法,性结合的方法它才算是通奸。

马家辉:姿势有规定吗?

竹幼婷:姿势没有。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三人行锵锵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