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070829】 姜文谈“太阳照常升起”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070829】 姜文谈“太阳照常升起”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20070829】 姜文谈“太阳照常升起”

【锵锵三人行20070829】

音频资源

【锵锵三人行20070829】 姜文谈“太阳照常升起”

节选自2007年8月29日《锵锵三人行》

窦文涛:今天是“太阳照常升起”。晃姐来了,晃姐来了是因为咱们姜老师来了。咱们是不是先得干干杯啊,《太阳照常升起》要进军威尼斯了。

姜文:既然我要去我就多喝点呗。

窦文涛:其实我为什么让他喝啊?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他这个演戏的演员他上电视节目,他紧张。

姜文:这跟拍戏不是一回事,拍戏我是假装是一别人,现在没法假装了,就是我了,那咱再干一杯。

窦文涛:他壮胆呢。怎么样,老哥哥?哎呦,我的天哪,都干了。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姜文:没有菜啊?

窦文涛:能理解,这几天是累坏了,比拍电影的时候还累吧?

姜文:是。看见你们俩我就舒服多了。

细致的姜文亲手帮记者改稿子

窦文涛:他拍电影属于那种精益求精的人啊,好家伙,有一剪接就说每天主要的任务一定要逃出他的视线,你只要逃不出他的视线,哎呦,24小时给他折磨,就干活。但是你说像这样的人,当他出现在忽悠的市场上,你能发现另一种。哎呦,我那天看见,记者采访他的稿子,大半夜里逐字逐句还改词呢,实际他是个特别细致的人。

窦文涛:我就跟你说一细节,我那天就做节目,我给他发信息,一天没回我,我说这人多变哪,改主意了吧?那天到半夜12点给我打电话,说你不知道,我今天10个小时一直在说话,周围一直站着20多个人。你知道吗,自编自导自演,他现在还自忽悠。

姜文:是,你看人张艺谋他拍完他就不说话了,或者假装不说话了,但是人家那个张卫平把话就全给说了,而且说得非常生动。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组合,但是不意味着没有将来更好的其他的组合,还会有的。因为在中国这种农转非的社会情况下,包括电影,也包括非电影的,都是这种情况,这种互助组织非常重要的。

窦文涛:他拍电影属于那种精益求精的人啊,好家伙,有一剪接就说每天主要的任务一定要逃出他的视线,你只要逃不出他的视线,哎呦,24小时给他折磨,就干活。但是你说像这样的人,当他出现在忽悠的市场上,你能发现另一种。哎呦,我那天看见,记者采访他的稿子,大半夜里逐字逐句还改词呢,实际他是个特别细致的人。

姜文:不是,他是那样。就是说是咱们这个口语变成书面语言就需要剪接一下,包括我刚才看这个,这是我说的话,但是他给翻成英文了,从英文再回来,我以为是别人的。

窦文涛:对,就变成什么了?人家外国CNN采访他,我跟你讲,记者问:有人称您为中国的马龙·白兰度,您对此做何感想?姜文回答:哦,你太客气了。这叫什么?

姜文所谓“有劲”的电影和他心目中的好电影

洪晃:我看了《太阳照常升起》之后,激动半天,哎呦,我得这么活着才行,这才叫爱。

姜文:我经常看电影是坐在侧面看。左边是银幕,右边是观众。

窦文涛:欧美国家的电影导演,人家那就是在银幕上跟观众调情,互相耍宝,最好的东西,调情。 如果说《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导演跟观众调情,太阳照常升起》就发展到make love 接受采访,你总说,你们得看来劲的电影,我想知道什么叫你说的这个劲?

如果《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导演跟观众调情 《太阳照常升起》就发展到make love

【锵锵三人行20070829】 姜文谈“太阳照常升起”

《太阳照常升起》剧照

洪晃:但是我特别奇怪,就因为我看了《太阳照常升起》之后,觉得这是一个看了之后你会激动半天的,这是基本上就是说你生活里头要是特别紧张,压力特别大,没激情的时候,你看完了之后你说,哎呦,我得这么活着才行,这才叫爱。

窦文涛:哎,这个我看了,我有一个感觉,就是他原来跟我讲过,就说是欧美国家那个什么电影导演,人家那就是在银幕上跟观众调情,就这个创作者跟这个观影的人,他互相就是耍宝啊,最好的东西,调情。是后来我就发现真有人比喻《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是有点这个导演跟观众调情的意思,但是我看了这个呀,我觉得恐怕到做爱了。

姜文:这里面分四个不同的故事。

姜文所谓“有劲”的电影和他心目中的好电影

窦文涛:要疯、恋、枪、梦是吧?说是在梦里做爱,在枪里做爱。不是,他这个人,你看姜文平常给咱感觉就是一个气壮如牛的人,当然在这儿有点紧张。但是我注意到好些人看了他这个东西之后,用一个什么形容词?就是有劲,就是他的东西有个劲。他自己接受采访,你看也总说,你们得看来劲的电影,我想知道什么叫你说的这个劲?

姜文:咱们自己回想一下,咱们自己小时候喜欢看的电影也是来劲的,对吧?或者说是《南征北战》,什么《三进山城》,一个人进去把一堆人给办了,骑着马双枪,回手连瞄都不瞄,怦怦两枪给干掉了。那这就是劲,我觉得就是现在说白了,就是说里边的角色能做到常人想做,但是可能由于社会的种种原因不能做的事,也就是说这是观众为什么可以离开家里的沙发,去影院的沙发去看他们在干什么。同时不但是行为的事,在这些行为里面能带出勾引出人们内心中的心灵里边的,可能已经忘怀的或者说已经被忽视的一些人性的东西。所以我说一个好电影是对人性的缅怀。

洪晃:一般你进了一个黑屋子里头去,你关在那儿,你要的就是一个完全给你从现实中间拉出去,让你去感觉到它,就是已经感觉不到的那种激情,那种感动。

姜文:其实这激情是存在你心里的,我觉得人只要是人,因为不论社会怎么变化,也就是几千年的事,但是人性或者作为人的这种动物,内心里的这种澎湃的东西依然是存在的,虽然社会给它格式化了,但是东西存在,是需要,为什么人家爱听音乐?为什么爱看话剧,爱看电影?那么家常里短的东西我觉得在电视剧里面是最好实现的,电影院里边不能聊家常里短,家常里短的就没意思了,他想看到更多的有惊无险的或者说把灵魂里边的值得缅怀的东西给勾引出来。

洪晃:我倒问一个,就是作为导演你要看着这个,就是假装放电影,你悄悄躲在后头,你就发现这一屋子里头人,该哭的地方全在那呜呜的哭,该笑的地方全在那笑,这是不是导演特别喜欢要的一种?

姜文:我经常看电影是坐在侧面看。我记得《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始放的时候,还有《鬼子来了》在嘎纳放的时候我都坐在侧面,就是这边能看见银幕,这边能看见观众,你会感觉到你来劲的地方就刚才说来劲的地方,就感觉观众不是说光拿眼睛看,他拿身体在看,你能觉得几千人“哗”,“哗”回去,“哗”又乐一下,“哗”又松一口气,人是在动。

窦文涛:幻觉吧?

姜文:不是幻觉,你不信哪天你站在旁边看一次电影,左边是银幕,右边是人。

窦文涛:你的三部曲,《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太阳照常升起》,人家给你算过,差不多平均7、8年拍一部片子。

姜文:三片连起来也是一个意思。

窦文涛:是个什么意思呢?

姜文:《阳光灿烂的日子》,哎,《鬼子来了》,但是《太阳照常升起》,我刚才听你念的。

姜文眼中电影节的意义

洪晃:我问一下,这电影节到底对电影制作人和电影工作者有多大的意义?

姜文:我觉得还是有意义,当然了我最终特别相信这句话,电影是拍给观众看的,但是在电影和观众见面之前,如果有个电影节就跟那跳水似的给弹一下,这不就热闹点,大伙儿能聊的话题多一点。

窦文涛:那我能问你一不吉利的问题吗?万一威尼斯没拿着呢?这是不是好多记者也这么问你?

洪晃:我问一下,这个电影节对电影制作人我知道你马上要去威尼斯了,这电影节到底对电影制作人和电影工作者有多大的意义?

姜文:我觉得还是有意义,当然了我最终特别相信这句话,电影是拍给观众看的,但是在电影和观众见面之前,如果有个电影节就跟那跳水似的给弹一下,这不就热闹点,大伙儿能聊的话题多一点。

窦文涛:那我能问你一不吉利的问题吗?万一威尼斯没拿着呢?这是不是好多记者也这么问你?

姜文:那更热闹啊。为什么没拿着?出什么事了?

窦文涛:对,张艺谋当主席了。

姜文:这事也不能给张艺谋太多的压力,听说他已经很难摆平了,有我,还有李安,当然还有很多别人了,就是说这事我觉得跟他有关系也不能说有特别大的关系,我还是觉得那件事有意思,就是说怎么能按照你们的话说把萝卜种好,张艺谋把萝卜种好了,然后呢张卫平给他吆喝出去了。包括泰和的,英皇的,也都在努力的吆喝。可能会出点大事。

因为我觉得是这样,像这样的片子,如果在中国的票房好起来,因为它有这种可能,《阳光灿烂的日子》的票房的情况,这个是有可能,因为我是本着比《阳光灿烂的日子》好一点来拍这片子。假如有一个很好的成绩,这样的话起码会坚定制片人拍多种多样的片子的信心,也会使很多有别的想法的导演有机会再多拍点片子,否则就老得拍武侠片。

到底什么是大片

窦文涛:我也不知道外国人有没有,就咱们聊起来,就说大片,到底什么叫大片呢?

洪晃:我觉得咱们现在就媒体里老说的大片大片,意思就说花钱,使劲糟钱,然后明星多,怎么怎么着,说老实话没什么太多的其他的内容了。

姜文:我们也花了不少钱。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花的钱当时是够多的。

窦文涛:我也不知道外国人有没有,就咱们聊起来,就说大片,到底什么叫大片呢?你比如说现在的这种,咱都知道你说这种武侠片,明星打群架,这算大片,是吧?好象我还得到一个什么概念,你看调查,就是在网上,好象有很多调查对象,就80后的,说在你心目中的十大电影,他们拿来一个调查结果,我一看,到现在排第一的应该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你说《阳光灿烂的日子》算大片吗?晃姐你怎么说?

洪晃:我觉得咱们现在就媒体里头老说的大片大片,意思就说花钱,使劲糟钱,然后明星多,怎么怎么着,说老实话没什么太多的其他的内容了。我倒是觉得他这个片子特别有意思的,就是说他完全是讲人的精神的东西,但是咱们现在是生活在一个特别物质的社会里头,动三步就得说钱。挣多少钱咱谁也不知道,花多少钱其实咱也不知道,但是吆喝就这么说了。

姜文:我们也花了不少钱。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花的钱当时是够多的,也就别人恐怕还没有那么多花钱的时候,《鬼子来了》也花了比较多的钱。

窦文涛:哦,你那意思是你弄大片的时候,他们还弄小片呢。怎么就算大片?当年《阳光灿烂的日子》的票房五千万要换算成,我是听他们那个制片人说,要换算成今天,也得有几个亿。

姜文眼里只有来劲的电影和不来劲的电影

窦文涛:你说现在我有点弄不清他算哪头的,就是你看在我脑子里咱这外行说,首先从时间跨度上讲,有第五代,什么第六代,你也弄不清他算,你算5.5代还是?

姜文:我还是说拍来劲的电影,我脑子里真的没有什么商业片、艺术片这么一个分法。我觉得只有一个来劲的片和不来劲的片。

窦文涛:那我问你,你所谓的来劲,指的是你自个儿来劲还是我们大家伙都跟着来劲呢? 

窦文涛:你说现在我有点弄不清他算哪头的,就是你看在我脑子里咱这外行说,首先从时间跨度上讲,有第五代,什么第六代,你也弄不清他算,你算5.5代还是?然后呢你从空间这个类型上讲,现在有所谓大片一个概念,还有一种就贾樟柯他们拍的那种,那种我感觉那是艺术电影,所谓肩负使命,然后呢这种电影在我得到的感觉,就是它应该票房不太好,那也是很高尚。再有一种是拍主旋律的,这个玩意儿为党为国很应该。那你算哪一路呢?

姜文:我还是说拍来劲的电影,我是觉得观众,我脑子里真的没有什么商业片、艺术片这么一个分法。我觉得只有一个来劲的片和不来劲的片。

窦文涛:只有好电影和坏电影。

姜文:好看和不好看,你说黑泽明算商业片还是艺术片?卓别林算商业片还是艺术片?库布里克算商业片还是艺术片?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留下,被后来很多人津津乐道的东西,而且很多所谓的商业片是从里边扒东西,比如说把库布里克这杯酒冲成鸡尾酒,然后变成一个所谓的商业片,营养还是在库布里克这。

窦文涛:那我问你,你所谓的来劲,指的是你自个儿来劲还是我们大家伙都跟着来劲呢?

姜文:大家来劲啊,我自己来劲有什么意思?

窦文涛:那你有什么感觉,因为你知道,那天我跟一导演聊这事,就说,所谓说摸着自己的心拍电影,所谓是以心换心,就是说人要忠于自己,你想表达什么,你想说什么,对吧?可是最后我们聊就是说,这大概就是个人看运气了,每个人都忠于自己,你运气好,跟大家伙发生共鸣了,你就算来劲了。那这个你怎么看?

姜文:这还得分人,就跟刚才你们聊的那个,一个说相声的,说怎么能把人说乐了?比如说窦文涛怎么能《锵锵三人行》一直这么办着?多少人想代替你?或者多少人说我也是窦文涛,他想是一回事,他能不能成他是另一回事。

但是问题要说什么呢?就是说你有很多东西是不能量化的,而在你身上,长在你身上的,与生俱来的东西,在我看来很多导演是与生俱来的,你去拿尺子量他没有用,同样的故事你交给他就有意思。我一直幻想这么一件事,拿同样的剧本,找十个导演来拍,一定拍出来是不一样的,有些就非常好看,有些就非常难看,有的又好看又卖钱,有的只卖钱不好看。

 

姜文:我当初演的时候是没有监视器的,但是我导电影的时候就有这监视器,每次拍的时候,我这监视器前面站了一圈一圈的人,全组的人只要没事全在这站着。比如说像洪晃姐这样的,她身那么一转,我肯定得重拍,如果说你一转过来就算了。总之我觉得那是第一批观众。

窦文涛:你还真的很留意周围人的看法?

洪晃:在你拍电影的过程当中或者你看样片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某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或者周围跟你一块的人有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对你来讲,就是你马上就知道这玩意儿有劲了。

姜文:反正我拍电影这个监视器从我开始拍电影就有监视器了。

窦文涛:你以前没监视器吗?

姜文:我演的时候是没有监视器的,我演很多片子是没有监视器的,但是拍,我导电影的时候就有这监视器,虽然这监视器我们拍的是彩色的片但出来是黑白的,但是不妨碍,可是我每次拍的时候,我这监视器前面站了一圈一圈的人,全组的人只要没事全在这站着,然后我拍完之后就看他们,一看他们,他们哗一鼓掌,我觉得有意思。或者他们其中有人说不好不好,那咱们就得聊聊怎么不好,或者有人很腼腆,不愿意说,他给我做手势,或者说转过身去,不看我,我就知道这人觉得不好。比如说像洪晃姐这样的,她身那么一转,我肯定得重拍,如果说你一转过来就算了。总之我觉得那是第一批观众,因为你最后要给观众看,你说我就我一人看这监视器,你们都走,我是导演,这我觉得有点骗人,你怎么判断?

窦文涛:你还真的很留意周围人的看法?

姜文:我是话剧演员出身,我在台上我说一句话,底下就有反应,这个是有助于一个作品内在的思想传达给大家,你就算一个人说再荒诞拍喜剧,说一边聊天一边手指头吃一个,再吃一个,吃得很香,这很荒诞吧?但是问题是你找一个人演不好,你不信他把手吃了,底下的这思想传达不出来。就是说我觉得精采其实都是皮,所谓糖衣炮弹,你这个糖衣都没有你还有什么炮弹?就没有了。所以这个东西一定前面要赏心悦目,要精采。但是不精采什么都没有了,甭管是商业片还是什么片,你怎么忽悠是一回事,但是一看,这不来劲啊,那就完了。

窦文涛:这种来劲不来劲是能雅俗共赏的吗?

姜文:我觉得可以。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凰男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