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天上人间的陪侍是种什么服务?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天上人间的陪侍是种什么服务?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官是什么:公仆?父母官?契约人?

《锵锵三人行》天上人间的陪侍是种什么服务?

音频资源

凤凰卫视5月18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马博士,文道,我这个手机又收到新闻,你看,我先给你念一个,一个狠招。一个女人对出轨的老公,这不是什么新闻,一个女人对出轨的老公说,你敢离婚娶年轻的小姐,我就嫁给小姐他爹。从此以后儿子管你叫姐夫,你得喊我妈。但是我要念的,不是这个,是真的新闻。天上人间你们香港人听说过吗?

马家辉:全部,非常出名。

马家辉:我曾答应父亲要带他去一次天上人间

窦文涛:名动神州,天上人间被查了,社会反响强烈。最失望的说法,震惊,一下子失去奋斗目标了。最忧国忧民的说法,这么多下岗职工怎么安置,有关部门想过吗?最理智的说法,不知道这是免费打广告还是来真的。最具说服力的说法,是为配合上海世博,上海那边缺人了。最写实的说法,哎呦,这个不能说,这个不能说。最义愤填膺的说法,天上人间都被查了?还有王法吗?最无厘头的说法,一直以为天上人间是事业单位。

马家辉:其实看到天上人间被禁那一天,我倒是蛮担心的,替我父亲担心。

窦文涛:你父亲在那儿上班?

马家辉:我父亲在香港,因为他一直等我发了财,带他去一趟天上人间,这是我答应过他的,答应了他二十年。

梁文道:你母亲呢?

马家辉:我母亲一直对这个是非常文明的,觉悟很高,你去喝一杯嘛,聊嘛,那时候可以聊聊天。而且别忘记我父亲78岁,还不放心?非常放心。

窦文涛:喝一杯,你知道嘛,天上人间变成一个传说,现在就是我就发现大部分穷苦老百姓,只能依靠传说去揣测里边的情况,比方有一个人说我去过,那里边一杯鸡尾酒200块钱,一瓶皇家礼炮5000块钱,像这瓶酒在酒吧里一般2000块钱封顶,在天上人间5000块钱。这不是重要的。在北京我可早就,十年,你知道这次网络调查好有意思,按说这个扫黄无日无知,有什么奇怪,为什么这次惊动神州呢?

梁文道:对,为什么呢?

窦文涛:就是因为天上人间太有名了,然后一家网站做这个民意调查,你想不到这个结果百分之二十几的民众表示支持。

梁文道:支持什么?

窦文涛:支持查这个天上人间,百分之七十几的民众感觉是费解,很费解,因为很难想象天上人间被这么兜顶端了。就是说过去我听到传说天上人间是小姐王国,最漂亮的小姐都在天上人间,最牛的大款都在天上人间,最复杂的背景后台老板天上人间。所以人家说查天上人间还有王法嘛,真是,所以这次公安进去了。

梁文道:你先介绍一下,天上人间里头到底有些什么,它首先这个地点在哪儿?

窦文涛:先给你认识一下妹妹们都有照片,你看天上人间的这个妹妹,导演别光顾自己看。

梁文道:看不到,光看到个公安的脸。

窦文涛:现在我们媒体有就,媒体专门描写,你知道天上人间的小姐这次哗啦哗啦,有的正在服务嘛都是,你看咱们公安的学名咱叫坐台的,公安学名叫陪侍,我觉得这个词儿很精准。

马家辉:陪侍,侍奉的侍,侍候的侍候。

窦文涛:陪着、侍候着,叫陪侍小姐。然后说陪侍小姐,表情平静,坐在大厅里。只在见到照相机的时候,就跟明星一样,遮住脸。你知道那天我就饱看这些照片,看看有没有认识的。我突然间有一种联想,我觉得我可以写个电影剧本,你知道我有个很奇怪的联想,我想我要写这个电影剧本是写一个女人的故事,就是今天在民警面前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的其中一个小姐,可能到若干年之后,她成了大明星。你觉得我这个好像瞎想是吧,不是,我是这是从哪儿报道来的。你知道研究生的学历根本不出奇了,大多是著名专业艺术院校的学生。

马家辉:我不明白为何要关掉天上人间

马家辉:听说还有校花级的,还有校花,可是话说回来,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把它关掉、禁掉。据我看到报纸说它主要一个空间有美女,然后陪你聊天嘛,它的所谓陪你聊天,也不是说收费为了陪你聊天,它是收服务费嘛,然后有人在那边喝酒,从这个角度看它哪来色情呢?

窦文涛:你看你这个香港人,你们香港人到我们大陆,就会犯错误你知道嘛,你不了解我们祖国法律吗。

马家辉:有钱有罪吗?漂亮有罪吗?

窦文涛:我们不准许这种现象。

马家辉:聊天的。

窦文涛:这都属于扫黄的范畴。

梁文道:你的意思就是说,即使没有性交易陪侍都是犯法的?

窦文涛:这种女的,有偿陪侍,犯法我不知道是不是犯法。

梁文道:这就叫黄?

窦文涛:反正公安管,就是总是不对吧。

马家辉:从这样说来,我们常来陪你聊天,也是可以抓了,对吧,聊天,聊天没有罪啊。

梁文道:你们给钱我们来陪聊天。

马家辉:陪聊嘛。

梁文道:陪侍。

窦文涛:见过哪个陪侍长个胡子的。

梁文道:陪侍三人行,鸭店了这是。

窦文涛:成鸭店了。我跟你说它这个,你知道我觉得真是人民币是不是在贬值啊?我就恨的。我记得十几年前,最早刚刚有这个夜总会座台小姐这个时候,那个时候就像你说的仅仅陪你唱歌、喝酒这种,就是一百块钱嘛,现在天上人间人家说起步就是两三千嘛,就陪着就给两三千。

梁文道:那你始终还没回答我那个问题,我在北京,老在北京,我都没注意到它在哪儿这地方?

窦文涛:我跟你说,我不告诉你。

梁文道:你说实话里头有些什么呢,我始终不明白它为什么那么好呢,不就是个陪喝酒的地方吗?

马家辉:文道,别问了,已经被抓掉了,你没办法再去。

窦文涛:文道你这辈子从来没进过夜总会,身边从来没坐过坐台小姐,对吗?

梁文道:我去过一次,但是问题是,我就从来许多试过那种,比如说叫小姐大家陪聊天,我有些朋友,比如说他们会说,我们出来谈个事儿,所以会约去夜总会谈那种,对不对?

窦文涛:对。

梁文道:但是我始终不太理解,为什么我们谈个事,旁边要叫小姐陪着干嘛呢?

窦文涛:没错,文道你提的问题。

梁文道:你如果说专门去找小姐,那我反而理解,我们谈个事儿旁边有个小姐,那是干嘛呢?

窦文涛:没错,文道提的问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正是想谈谈这个问题。这个很奇怪。

梁文道:很奇怪嘛不是。

窦文涛:我就说公安这个词儿很精准叫陪侍,对吧。但是你发现没有,咱也去过外国,我觉得外国人他是很专门的,你比如说跳脱衣舞,你记得吗?

梁文道:或者跳钢管舞,我也看过,但是我懂。

窦文涛:也是有时间的,你给什么十美元,五十美元OK,她给你那么亮一下,看一下。或者到什么小房间,这么看一下十分钟,她是很有效率,而且专门,咱要是看这玩意就是看这玩意。或者就是卖淫嫖娼,卖淫嫖娼也就是俗称打炮嘛,那老外就是给钱打炮,完事嘛。你看啊,我不知道当然也不止中国,好像东方民族,你看是不是,我不知道日本了,反正台湾也是这样。

马家辉:其实美国也有了,美国也有,美国在那边,也有那种是酒吧,后来也变成卡拉OK。

梁文道:对酒吧的。

马家辉:也是去那边然后也是聊天,聊完天你也要付她喝酒的费用,也是要给她一个打赏。

窦文涛:咱们这个还是有点不一样,我觉得是不是外国人骨子里,它还是一种人格比较独立,对吧,就是即便是性交易也是平等双方的这么一种交易,或者是聊天也是这么陪聊。咱们那种为什么叫陪侍啊,你知道嘛,它是给你一种软软乎乎的这么一个东西。你知道吗她也不是跟你聊天,很多时候你见过聊吗?旁边那小姐她也不跟你聊,她就在你身边坐着。

梁文道:干嘛呢?

窦文涛:依偎着,然后跟你喝酒。

梁文道:她不烦啊。

窦文涛:你爱跟她聊两句,你就跟她聊两句,你不她聊她就就在那儿坐着。而且我跟你说,我还发现这玩意上瘾,就是我见过的,真的多年泡这种夜总会的人。说实在的就是他玩了十几年之后,我都会发现这些朋友,这个上不上床他都不是特别看重,也不是说最后非要带着她上床。

梁文道:这我就更难理解了。

窦文涛:上床可以理解对吗?

梁文道:上床这种我懂,对不对。

窦文涛:他就是要几个小时。

马家辉:文道我觉得说聊天,他们有他们的乐趣,我印象很深刻一次经验,倒不是在夜总会,是在什么?深圳一个洗脚的地方,做做按摩,脚底按摩。

窦文涛:一边捏脚,一边陪聊。

马家辉:我没聊嘛,我去那边看报纸抽着烟,在休息,旁边坐着一位中年女士,那个女士我看她,我听她讲话,一个小伙子替她做脚底按摩,做了两个钟头,她整整自言自语不断跟那个小伙子在聊天。在讲她家庭琐碎的事情,她丈夫怎么样,她弟弟怎么样,她妹妹怎么样,小孩怎么样。那个小伙子就一边听,一边对对对,你看开一点,你看开一点,整整讲了两个小时。

窦文涛:这种不叫陪聊,只能你算是旁听。

马家辉:不是我聊,我说那个小伙子。

梁文道:就是按摩的那个,等于是像陪聊。

马家辉:等于陪聊了嘛,然后我看那一位中年女士,我听她讲话可能她身份,是在香港当一个保安员或者说大厦的管理员,可能薪水草根阶层,收入不高。坦白讲平常现实生活里面,可能被人家歧视的,人家理都不理他的,实际看她都不看她。现在她付个一百元,脚底按摩的小费的钱。然后有一个小伙子十七、八岁,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听她这样讲。然后我看她离开的时候,脸上充满了笑容,那一位中年女士。

马家辉:少无大志 愿望是去一趟夜总会

窦文涛:好像家辉也有一次把人带出场,这个经验可以介绍一下。

马家辉:出场是没有,我进场是有。

梁文道:他被带进场。

马家辉:因为文道知道,我在香港一个区成长嘛,那个区叫做湾仔,那边很吵嘛。

梁文道:对。

马家辉:对,湾仔区很多这种夜总会,很多这种酒吧,我母亲整天以前经常找人回家打麻将,OK,来我家打麻将,10个那种阿姨,有8个是在夜总会工作的,要么然当小姐的,要么然当妈妈桑的,当经理。我还记得其中一位当小姐的阿姨很好玩,她身边的男人不断换,大概每三四个月换一个,因为打完牌会有人来接她,去吃宵夜嘛。为什么换得那么频繁呢?因为她跟谁谁就死掉,要么就破产,我就记得。我就想谁敢跟她。

梁文道:这是白骨精啊。

马家辉:不是,不是她非常漂亮,风华绝代这样,我从小看见这个,我小时候个子矮矮的。

梁文道:就知道什么叫祸水了。

窦文涛:名花。

马家辉:我那时候,我就记得看到她们打麻将,在我家门进进出出。我矮矮的,抬头就看见她们浑圆的屁股等等,我那个影像就想来说,我少无大志,长大志之后我一定要赚钱,去一趟她们的店看看是什么模样。话说回来镜头一过,三十年后几年前我终于有一次去了,为什么去呢?因为我那些阿姨上班的地方,就在我以前湾仔家的旁边,我看到报纸说不得了了。

梁文道:真是孟母三迁。

马家辉:这家三十年的夜总会快要倒闭了,因为没有人去了。

梁文道:是个老字号。

马家辉:对,是个老字号。

梁文道:很有名的。

马家辉:快要倒闭了,这个礼拜五是最后一个晚上,那我就掌握机会。

梁文道:你去看看。

马家辉:完成我心里三十年的愿望嘛,约了几个高中同学就去了,结果可能是因为最后一个晚上,那一进去人山人海,不得了,到处是人,结果都不够分,一百个客人。

窦文涛:客人比小姐还多。

马家辉:对,一百个客人它只有二十个小姐。

梁文道:给钱给客人互相聊。

窦文涛:谁陪谁。

马家辉:我就记得那个真是尴尬,我就跟我那些比较常去这种地方的朋友说,都是这样吗?要排队的,还要排队聊天。

梁文道:性产业贡献大 支持合法化

窦文涛:我跟你讲,北京不存在这个问题,有个人,文道你这搞评论的,有个人最近评出一个今年最牛评论,你听说了吗?这个最牛评论是北京晚报的评论部主任,写在北京晚报上的一个评论,那很正经的报纸很奇怪,他说把北京的小姐全部赶出北京,房地产将会出现拐点。因为为什么呢?他说北京警方这次突击行动,朝阳区四家这种会所,一下超了大概有557个小姐,他就算,要这么算的话,整个朝阳区所有的加起来,差不多得有十万,北京什么十几个区县按此比例计算,反正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给他算出来,就说将近百万,平均三个小姐合租一个房子,这就是几十万套房子在租盘,如果把她们全部驱逐出北京,起码这个房子的租盘就会下跌。那么下跌之后很多买房子的需求,就会转移向租房子,这样北京的房市。

梁文道:就稳定了。

窦文涛:不是就出现拐点,房价就跌下来了嘛。

梁文道:直跌下来,不过这个向来性产业在中国,我觉得贡献是很大的,只不过过去我们没有正式去计算。比如说你记不记得过去几年,偶尔南方广东地区哪些城市,前阵子不是东莞扫黄嘛,每次一扫黄就有些学者去独立的估算,我国西南地区部分贫困县市经济就会受到打击。

窦文涛:哦。

梁文道:因为这个钱要汇回去嘛,出来小姐的钱汇回去嘛。但问题是,我一直支持性工业合法化。

窦文涛:你支持?

梁文道:我向来都支持。

马家辉:他赞成。

梁文道:我是赞成的,性工业合法化。

窦文涛:怎么公安没抓你啊?

梁文道:我赞成这个还不至于犯法吧,但是我仍然觉得奇怪的是什么呢?就是说假如我们国家目前真的把这个当成是个非法行业,严格到个地步,就哪怕给钱小姐陪人聊天都叫犯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人都知道北京有一个天上人间,你看这个消息出来是人人都知道的,怎么就能够在首都,首善之区、天子脚下,就允许这么一个地方常年存在而从来没有疑问。

窦文涛:你讲的这个是,我跟你说我倒也不敢说我支持这个行业对吧,但是我是看事实是怎么样。我老觉得咱们这个主管部门,不能光注意那些看得见的东西,你得注意一些看不见的东西,这个东西影响社会可能更要命,为什么?我觉得一种现象,你先甭说它好坏,如果说现象不好,那你要不你就有本事真把它铲除干净,你就像建国后,中国一度铲除娼妓那是真的。

梁文道:对,周恩来不是说中国有妓女都在台湾嘛。

窦文涛:没错,就是说真的铲除娼妓,比如说你逮住一个小姐,枪毙,但是你又不能这么弄,你不能这么弄,那么事实上就变成,你又要说她不对,可是实际上。你不要说北京了,其他的二三线城市,包括县乡镇,咱们都不用说任何人有眼睛都看得见,那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要注意到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就是说如果你经常性的,你提倡的是一回事,可是人们眼里看到的事实是另一回事,这个东西我觉得,对于整个社会的这种,怎么说呢,道德空气还是什么。

梁文道:潜规则胜利嘛,所以你看要不然,为什么大家会说这还有王法吗?这表明大家觉得地下王法,比你实际的法律来还得有用嘛。

马家辉:可是倒过来看,可能这是一种智慧的表现,像你说要么就抓,全抓,不要只抓大的不抓小的,不要嘴巴说抓可是真的不抓。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它政府目前至少没有说主张、推广保护性产业还没有嘛,可是它就偶尔抓一抓,给你一个警告。或是说你太过分了,他才来抓,可是还是维持你一定的空间,给有需要的人或者说配合整个现实的状况。这种其实是中国那种太极理论,混沌理论,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他不用明说,就给你这个。

梁文道:我们中国模式啊,真是。

窦文涛:天上人间应该挂一个阴阳八卦图,《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夜总会也有雅俗之分 性产业地下化会壮大黑社会

窦文涛:咱们那天聊这个雅俗,我就是说这个雅俗的定义没搞清楚,每一个行当里都有雅俗。你知道连这个夜店里,我那天有一个哥们,所以说我就跟你说,这种场合,在中国你只要应酬,你免不了要去这种地方,他就跟我讲,他说,不是十几年前那个,我带你去的不是那种俗气的,我们是雅的。我说这什么是雅的呢?你知道嘛,它现在还有这么一种夜总会,也不是说给钱坐你身边,他说给你演节目你知道吗,你坐在那儿,哗一拨一拨的,先来一段什么琵琶《十面埋伏》,然后又是什么跳现代舞的,再有一个女的给你跳芭蕾舞的,穿着跳朝鲜舞的。

他说我跟你说全是艺术院校的,什么舞蹈系、民乐系,什么什么系的学生,这些学生也是勤工俭学,很好,说一个月能挣几万块钱呢,你知道知道嘛。然后就是说,说你看她不像小姐那么俗,你看她演完节目之后,你要她陪你喝酒,她也陪你喝酒。他说但是呢你不能太狼,就是说直接抓她上床那不可能。他说这个是个什么调调呢?就是你慢慢的戏,也有可能,没准儿能跟她套上,戏上,还是怎么着。就是这么一种模糊的一种服务。

梁文道:就是比方说某天去了,他们说各位来宾,今年大家知道是国际肖邦年,为了纪念这个肖邦诞辰两百周年,我们今天来一晚肖邦之夜,是这个调调吗?

窦文涛:没错。

马家辉:其实这样说回来,第一个另我想到,像艺妓文化也是一样。第二个就想到说,你再怎么样这种繁荣,其实是回到民国年代嘛,民国年代嘛。然后还报纸,还选美呢,还评选十大天上人间十大美女什么。

梁文道:对,没错。

窦文涛:对,有网上还风传,天上人间十大美人。

马家辉:然后像文道知识分子,还去写诗歌颂她写文章。

梁文道:没错,陈独秀他们都老逛窑子。

窦文涛:你知道开夜总会的,有一个奇怪用语很有意思的,所以我就说最近为什么湖南,听说是四百多个公安及他们的家属,都从娱乐行业里你得撤出股份投资,最近有这个新闻嘛。我也记得任何一个开夜总会的,你只要问他安全不安全,他说没关系,我们这儿有公安罩着呢,你知道嘛,经常你听到这种话。

梁文道:所以这个就牵涉一个问题,在很多国家比如说要推动性产业合法化的时候,其中一个主要的理由是什么。就是说假如你性工业,长期地下化,比如说警察老是会去抓他们,那反过来会造成什么现象?就会壮大黑社会,因为这些人就会寻求黑社会保护,那么他们赚的钱就会被黑社会压榨。相反的,你把它纳入一个正当的体制,让他要交税要怎么样的话,那反而变成一个正当行业,就杜绝了黑社会的财源。可是这种理由,在有一种情况下是没有效的,在哪种情况下?就是当警察本身很像黑社会的时候。

窦文涛:个别警察,个别警察。

梁文道:比如说,我举例子不是说我们国家,比如说像印尼,印尼长期以来警政贪污很严重,他们就说很多的警察,就包庇各种各样的地下行业,所以你使得很多行业变得是地下化,半地下化之间是混杂不清的。比如说他们在高速公路设这个收费站,是警察随便设的,一条路设十来个、二十个,就不停地收你钱。

窦文涛:对。

梁文道:所以现在很多人说,印尼的治安问题要怎么样才能杜绝呢?就是首先裁撤警察,就是你警察人数越少,他自然就越好。

马家辉:苛捐杂税嘛。

梁文道:没错。

马家辉:可是这个问题另外一个角度是说,假如性工业成功一个正当行业的话。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三人行锵锵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