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170718|熊家长掩护孩子逃飞机票全机乘客重新安检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170718|熊家长掩护孩子逃飞机票全机乘客重新安检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20170718|熊家长掩护孩子逃飞机票全机乘客重新安检
《锵锵三人行》20170718|熊家长掩护孩子逃飞机票全机乘客重新安检

《锵锵三人行》20170718|熊家长掩护孩子逃飞机票全机乘客重新安检

凤凰卫视2017年7月18日《锵锵三人行》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陶杰老师见多识广,但是我问你有听说过逃票的吗?

陶杰:逃票现在国外西方很流行,很多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欧洲,他发现火车进上车的时候,没人看守闸门,进去以后他发现没买票,不买票,到了目的地下车,出去也是可以自由进出,原来可以不买票,名誉是你自己的,尊严是你自己的,你不要被我查到,会有时候抽样一查票、检票,你没买票,没买票那个查票员也很和颜悦色,你只要说我忘了,我赶时间上学,他不会报警,你哪上车的,留学生就说我是上一站,结果他省了三份车票,这种逃票现在在国外很多,而且这些…

窦文涛:唯一损失的就是人格。

陶杰:他不是这么说,现在经济决定一切,他就跟其他同学,你知道外国人多笨,很笨。

许子东:他讲的这个对,我第一次去德国的时候,那时候还用马克,他去坐地铁进去不管到哪里两块钱,两个马克,结果跟我一起走一个留学生,不用买票,我说不买票怎么办,他博士,他说抓到罚二十马克,但是抓到的机会据统计是2%,你算一下你两个马克和二十个马克是10%,抓到的机率是2%,所以他肯定是不买票就进去了。

陶杰:逃票五十次抓一次,很划算。

许子东:非常冷静,我就听了他进去了,进去以后整个旅程整个坐的路上我都在怀疑前面有人在查票,就是一上来好像这个人是查的,好像那个人是查的,我后来再也不敢了,一路我觉得我的担惊受怕恐惧代价成本远远超过这两马克,所以一定要练就一个灵魂的能力。

窦文涛:坚强的心。

许子东:坚强的心,我算了。

窦文涛:但是陶老师那您听过逃飞机票的吗?

陶杰:没听说过。

窦文涛:这个在我们神奇的土地上也发生了。

陶杰:怎么逃的。

窦文涛:这里面涉及对安检的检讨了,就是这一家人坐的那天是从北京飞上海,因为他们误点了五六个小时,结果这个最小的小孩没买票,但是问题在于这小孩怎么过的安检,就一直到上了飞机,空姐在数人数的时候发现怎么多了一个。

许子东:多大的小孩?

窦文涛:据说现在说最新的理由,他们家长以为说一米二以下的不买票,但是这个解释就是他的解释,你可以看看有关的公布。有人说飞机票怎么逃,说群众怒了,说四个人买三张票,以为三赠一,让小孩先溜进去,不过也不容易,至少得突破首都机场三道安检,就是孩子的内心很受伤。今天头一次碰到逃飞机票的,现在因为这个全体乘客下飞机,重新安检,然后你再看下边这个就是有关乘务人员发出来的,核对后发出多出一个儿童,这个儿童过了安检口,过了登机口均未被发现,然后航班造成延误,你看现在这个事弄的就是说你得检查机场安检程序,真正大家觉得恐惧的是,如果有一个人可以没票溜到飞机上,那要是个人肉炸弹怎么办。

许子东:我觉得这个问题比逃票的问题更大。

陶杰:这个我觉得有点不合逻辑,那你现在逃票容易,不等于说恐怖袭击风险更大,只要你对于枪支、火药这些敏感物品,安检加强,即便你多溜两个人上去我觉得这个不是有必然的因果关系。那个小孩如果你在他身上缠两个炸药包,你看看能不能过三道门。

窦文涛:我推测,当然是我猜,这个小孩是经过了那个门的,你知道你过安检的时候先有一个柜台把你的票把你的什么证件给他,肯定是那小朋友太矮了,那个柜台后面的人看不见他家长就让他溜进去,他就直接进了那个检测仪,那个检测仪并不会再看票。

许子东:这个普及一下也好,因为我也搞不清楚小孩坐飞机票怎么一个情况,后来这次因为这个事情我看了一个材料,就是说两个星期以上的小孩到两岁,两周到两岁10%的票价,就算你抱在手里不占位置,你也要付10%的票价,所以那些小孩抱在那里他们都要花钱的,两周以下大概就不能坐飞机,小孩刚出生,他就没这个规定了。那个两周这个规定是什么意义我就不明白,大概不准坐。两岁以上就有位置了半价,一直到一个标准。

窦文涛:其实一样占一个座位。

许子东:一样占一个座位。

陶杰:但是你怎么溜上去呢,窦老师的说法是不是你现在首都安检改革一下这个桌子,要把它矮一些。

许子东:逃票比安检漏人更吸引人

窦文涛:我还真的觉得,就是说咱们要是对比机场我就对首都机场有一个意见,不光首都机场就是中国内地机场,你知道有些问题是全世界机场都会有的,比方说航班延误这个那个服务不周,这个是不能单怪中国,但是我多次的在首都机场,而且你是首善之都,你看出细节上你就看出你仍然是个落后时代,落后在哪儿,你发现工业化时代一个特征是衔接,你测量一个地区他到底工业化程度是不是高效,我认为你可以看他一个环节和另一个环节的衔接,比如说有些事我在外国的机场从来没有碰到过,比方说我这个飞机从深圳飞到首都机场,你见过四十分钟门没开吗?为什么门没开呢,因为摆渡车没来,为什么没有来呢,他明明这个飞机降落了,你看按说一个配合的系统是非常降落车就来了,乘客下悬梯,他是这么一个过程,这就是这种地方经常能看出,他是假现代化,实际上他在管理上存在这种。往往在这种衔接,我再给你讲一个我也碰见过,从香港飞北京,半夜十二点飞到,你有没有见过廊桥是通了,走到廊桥尽头大玻璃门一个大铁锁锁着,没人开门。我再给你讲一个情况,你可能也没碰到过,我有一次在首都机场下了飞机之后,不是顺着走吗,好,不该开的门很显然是开了,因为最后我发现我走走走到登机的安检口了。

许子东:人家以为你转机。

窦文涛:你不应该让我能够走到这里,往往在这种地方就看出你实质的落后。

许子东:实际上责任都是一个,都是具体有些工作人员在某些环节上失职了,但是问题是你怪一个一个单独的环节是没有用的,关键还是要有一个系统的投诉机制,比方说我们能够买一个保险,中间出这种差错,延迟多少时间中间什么飞机到了那个地方没车接等等,如果他投诉能够拿到减回一些什么票价,总之航空公司要承担一定的经济损失,问责这个事情才能改善,否则你单独这样讲是没有用,我碰到一个情况飞到上海,飞机停在大机场的中间,下来没有车接,半个多小时我还拍呢,我放到微博上去,结果车来了警车,几辆警车把我们这些人,因为下来大家半个多小时很烦燥,我们去哪里,看都看得见进去的楼在那个地方,不让我们走,警车速度之快,全部把我们包围了就是运送的车不来,一点事情都没有的,然后被关的人也高兴,那就再拍来拍去,后来旁边有个看上去像负责的,我跟说这个事情,他说常常有,没什么责任的。还有一条我真的借这个机会投诉一下,也希望航空公司改善。就是中国飞机国内的飞机比较多的频率停在叫远机位,停在机场的中间,他们也许安排不过,但是有时候我看见明明廊桥位很多控,他也停在远机位,那么很多时候他停远机位,假如一定要停远机位,一定要考虑飞机从什么地方来,什么季节,我已经不止一次碰到从香港飞北京,这里二十多度北京零下五度、十度停在机场的中间。

陶杰:那有个巴士,有个汽车的。

许子东:对,汽车半个小时才来呀,不来呀,然后这里的人一下去,你知道飞机里这个温度,你这个一出去你想要不生病就难了。

窦文涛:直接把禽流感带来了。

许子东:对不对,至少远机位你考虑一下这种温差大的地方尽量避免对不对。

窦文涛:你看有的网友就说,飞机都能逃票,逃的是站票还是卧铺票。

许子东:逃票这个标题比安检漏人更吸引人。

窦文涛:我跟你讲,你说这个不靠谱,就是之一了,是浙江台州的一个机场。

许子东:那我家乡,台州,所以你就知道今天你为什么这样。

窦文涛:台州机场曾经被停了,当地民航局局长、机场当班的工作人员就地免职,就炒了。因为发现从台州机场升空的一架飞机在即将降落的时候,突然座位上站起一个中年男子,走到前边,就是经济舱和公务舱隔着不是拉着布帘,开始点火,烧布帘,据说一共前后烧了三次,点火。

许子东:干什么?

窦文涛:不知道他干什么,就是疯了还是怎么着,人们就上去,然后这男子二十厘米长的一把刀抽出来,轻伤了两个人现场,总算最后被控制住,所以这就是说火种和刀从台州机场上的飞机,你说这事。

许子东:飞机这个事情想起以前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就是一个老太太往飞机的发动机里丢硬币。

窦文涛:她是祈福一路平安。

陶杰:我们香港同胞有时候看到就说中美两国领袖互访,一签签了一个买大飞机的波音、空8,一签就上三两百亿,我们感到很自豪,好了这下子有新飞机坐了,结果没想到这一大批什么空8、波音一来,飞机是新的,但是那种机场管理意识还是留在清末,或者是赫德时代上海海关,那个时代,最重要是这两个不配套。

窦文涛:人就是软件。

许子东:硬件是真好,我平心说一句,我坐过一次海航,我从来没坐过这样的飞机,全飞机。

陶杰:全是新的。

许子东:不是全新的,全飞机都是商务舱,没有一个经济位,我从来没坐过大飞机,全部都是商务舱,海航,你有见过吗?

陶杰:我每坐一次国内的飞机我就觉得很自豪很强大,直到这个飞机可能降低了,或者是飞机还没起飞,那三小时航空管制那又不是太强大了,上去很强大,下来着落好像不怎么强大,这个落差我觉得有点纳闷。

窦文涛:不管怎么能强大,管制也是为了强大。

许子东:我就想起逃票,另外我在地铁站常看到真的有家长就是他是指导小孩钻过去,一翻地铁这个东西,我每次看到这个情景我就在想,我就回想起来小的时候,我小的时候买面包,买面包人家找错钱了,比方说你给他两毛钱人家当五毛钱了找了你三毛几分钱,那么我们就要去你多给我钱了我记得回去我爸爸表扬我,摸着我的头说怎么这么乖。

陶杰:小东很诚实。

许子东:我就在想,我已经形成这个印象,父母就是一个天子,你要教小孩不要占小便宜,大便宜再说,小便宜不能占,我觉得这是比你一张票的价钱要珍贵很多,可是我现在看到真的是非常常见,在地铁口大人指导小孩钻。

陶杰:因为大人可能四五十岁,从前他记得一个口号叫多快好省,这个省是最重要,他不是说占便宜,他说多快好省,落实到这个省字,那你也不能说他犯什么错误对不对。

窦文涛讲述自己失恋逃票往事

窦文涛:还真没错,你看我就是五十岁,我就记得我小的时候不习惯买票,到哪儿就觉得先能钻进去就说,确实是有这种习惯。像你刚才讲惊心动魄,我真是体会过无数次,这个里边的招太多了,包括上公共汽车也不买票,检票员过来,你知道我有一次逃火车票,但是那次不怪我,不能说不怪我,因为我在长沙,我在长沙看我一个女朋友,结果她要抛弃我,失恋了,所以失魂落魄。

许子东:这也是逃票的理由。

窦文涛:不是,我身边就是一个身份证,身份证里面夹着十块钱,我去看她,在长沙的公共汽车上被小偷偷走了,我买好的票从长沙回武汉的票也在里头,所以就身无分文,遭遇失恋流落街头,最后愤而逃票。

许子东:一无所有。

窦文涛:对,一无所有然后我那女朋友,我还记着含泪一直送我到车站,本来挺感人的。

许子东:不是把你抛弃了,还含泪送你。

窦文涛:女的就是瞎搞,就是作,本来挺难过的。

陶杰:留下美好的回忆。

窦文涛:但是你看美好的感情马上就碰到现实,一到门口没有票怎么走,好,你知道我这方面非常有经验,一般来说一个查票我看见一个妇女带着一个小孩提着个很大大行李箱,我说我帮你拿,结果我整个把她的行李箱扛在右肩,你是检票口你是检票员,看上去就像我们是一家人我是家里的男劳力,扛着他根本看不到我的脸,他检查了这个女的和小孩的票我就混上火车,混上火车连座位都没有,直接奔锅炉房,你知道那个时候的火车有一个锅炉房。

陶杰:热死了。

窦文涛:冬天,一进锅炉房门一反锁,在里面挺暖和睡着了,醒了到武汉,逃票,陶老师您在英国生活,您可能没有这习惯是吗?

陶杰:在英国逃票不行的,你可以像欧洲国家逃票有很多漏洞,但是人家文化是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人家那是不管,但是你自己不要做坏事,一旦你发现是一个人格不诚实的人,你要逃票,你在火车上我看见过,那留学生三个人一起罚,那整个车厢里头的人都回头看看,你看那个脸色那个眼神有点的那种看不起的样子,所以这个国家形象、民族行为。

许子东:我要提的问题恰恰是在这个地方。

陶杰:就是两个马克,统统丢了,人家外国人就不能想像,一个作为你这么一个国家的人,会为两个马克三个英镑会丢了你这个国家形象和人格,但是偏偏有人多快好省,就记得一个省字。

窦文涛:但是陶老师这个我也要跟你争议一下,就是说我现在觉得这个现象也有一种什么,有没有一种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因为什么呢,好像外国人干的什么事都透着高级,你比如说逃票,中国人逃票中国人落后素质低,但是我跟你说我看到有报道,逃票比如德国,德国人多严肃,在德国年轻人当中有一部分逃票,所以德国人一玩就高级,一种叫做亚文化,甚至在网上他们交流,大学生有一些人他以逃票为乐,而且分享在哪个地铁站没有检票员,等等等等,我就觉着这也是一种观察,有些时候同样的现象外国可能也有,但是咱们说起来他们就好像是个组织,透着高级,我们怎么就,凭什么我们逃票就显得低级呢。

许子东:我们这里还有一种情况,我坐过一次从深圳搭一个小车到广州去,结果他在路上,我其实有一次在节目里讲过,他用一个非常巧妙的办法过收路费的地方,他就逃过去,逃过去以后我就说,我说你这样是不是很危险,他说我跟你算一笔帐,他这个路费如果要交的话,我今天载你加上汽油,我一点钱都赚不到我家里吃什么,然后他说你知道修这个路是什么资本家,什么人弄的,他们赚了多少钱,你明白他讲的话是有道理的,你会觉得就是说他义正词严我走这条路我要再付一百多块钱我就是被剥削被压迫了。我在美国后来碰到过美国的学生,说纳税,交税的事情,说有些东西可填可不填,可不可以不填,美国同学说一定要填,我就说你平时不是一直在骂美国政府造了那么多武器,浪费钱全世界捣乱,你知道我们交的税钱就是给美国政府去丢炸弹的,他说这是两回事,他们拿去丢炸弹那是他们的事,我不交税那是我的错,所以他们是这样来分割,但是我觉得中国人现在很多人当他闯红灯,不拿罚单,怎么好违反规矩获得好处的时候理直气壮、心安理得,这个东西才是我们。

窦文涛:但是就是说后发国家,比如说前几十年关于盗版的问题,就有人说这是后发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你们当然走先一步,我们这些电影我们要看,当然我们就得盗版。

许子东:我是坚决反对。

窦文涛:但是许老师你说违反规则,违反制度,违反规矩他中西方都有特例,问题是你要有个好理由,你就能万世称颂。你比方说您刚才讲这个道理,拳王阿里,这要照咱说当年美国打越战的时候,你不为祖国,祖国战争你不当兵阿里就公开场合,美国其实是非常爱国主义的,受到极大的压力甚至人身威胁,但是这哥们阿里就敢说,说我跟万里之外的越共没什么过不去的,我为什么这个国家要打那边的越共,我都不认识。

陶杰:个人主义,他这是个人主义,自由的、反抗的行为,他把这种违法跟某种侠义精神挂钩了,这回答你刚才那个问题,就是说在德国,在西方有的这种小孩故意在网上交流,他后面他一定有一个社会学、政治学理论来支持。

窦文涛:有个好的理由。

陶杰:这个理由不要紧,你给我找出一个理由,这个理由不能是流氓的理由。

许子东:不能是完全自私自利。

陶杰:一定是有某种公意的理由,所以是谁来违法,这个是很关键,比方讲两百多年前英国浪漫诗人拜伦,他在剑桥念书的时候,他衣服脱的光光跳进喷泉里头,违反校规,结果受到处罚,为什么拜伦能做现在你中国留学生就不能做。

许子东:陈冠希就不能做。

陶杰:陈冠希就不能做呢。

窦文涛:没理论吃亏。

陶杰:而且你不能光有个理论,你得有一个行为,你得有一个贡献,得有个哲学,他这种拜伦脱光衣服跳喷泉是一种哲学的行为,浪漫的行为,艺术的行为,那没办法人是不平等的,动物界里面凤凰是凤凰,麻雀是麻雀,山鸡是山鸡。

窦文涛:你就比如说像最著名的法国蜘蛛人,全国全世界到处违法,找个大厦就爬,但是警察就在最上面等着他,来了之后肯定关他,但是警察冲他竖大拇指。

许子东:中国现在这种逃票有很多贪小便宜。

陶杰:这种逃票要有个主题,其实要个人文主题,你这种逃票多快好省就为了省两个钱,没有主题。

许子东:逃出来以后做慈善。

陶杰:我主题要不要打这个旗号,不用,但是在这种成熟的社会下蜘蛛侠为什么警察这样,他感觉到那个主题了。

窦文涛:下次我逃飞机票我说为了抗议你们航班延误我以身试法,逃票。

陶杰:为了抗议石油价格操控在跨国石油公司手里。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