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170726|切尔西球员肯尼迪辱华言论引发轩然大波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170726|切尔西球员肯尼迪辱华言论引发轩然大波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20170726|切尔西球员肯尼迪辱华言论引发轩然大波
《锵锵三人行》20170726|切尔西球员肯尼迪辱华言论引发轩然大波

《锵锵三人行》20170726|切尔西球员肯尼迪辱华言论引发轩然大波

凤凰卫视2017年7月26日《锵锵三人行》文字实录:

窦文涛:咱们那天说有两千万假装生活在北京,不止两千万了吧。

刘少华:说60亿人假装生活在地球。

潘采夫:两年前统计2300万左右。

窦文涛:按说怎么统计,你比如他们讲是广州还是哪个城市我忘了。就是说是你要查临时暂住证或者什么证加起来,是一千万。但是他们说注册手机三千万,那就说话这个人口比一般的数据,可能我们以为的实际是多。

潘采夫:注册手机不一定是一人一机吧?

窦文涛:对对对,所以我就说它大略。

潘采夫:在北京是往往统计的是把游客,短暂停留和一些没有注册打工的人没算上,所以社科院它每年还有一个统计,2150万是他们统计的数字比较多的。但是没加上几百万零零散散的其他人。

窦文涛:可能现在北京有两个窦文涛了,这里边有个很有名的故事,反映我们跟观众的情谊,我在大概十几年前,我们十九年了,十几年前。有一个北京的观众,是个老人家,他那个信我还留着,找不着了。他说,你好,我叫窦文涛,他说就是你这三个字。你说这个老人家,他说我到派出所哪他说我去查了,他说北京一千万人口当中,就是有姓窦的,有叫文涛的,但是不是这个涛的。他说就是这三个字的,只有我一个。

刘少华:所以就这老家人一天到晚到炸酱面门口听着别人喊窦爷一位。

窦文涛:所以你现在说两千万,我估计有俩了。那天我是为什么接着想说一个事,就是说北京这个城市,就是让你欢喜让你忧的,这么复杂。而且你看这篇文章引起的争议其实也就说明了北京的复杂性,层次、圈子、地域这种复杂性、广远性。而且你说它是不是中国的缩影,它不得不是中国的缩影,为什么?因为咱们从古文献研究可知。

潘采夫:文化节目了,你先说。

窦文涛:我先说,我跟你讲,有一个特别有学问的老师叫李零,李零教授,北大咱们古文字、考古方面很厉害,我很钦佩他,所以我就看他的书。那天我看见一个很有意思,中国的国,国家的国这个字,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在夏商周三代的时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那个时候,中国讲与共,什么那种上书上面讲,有个叫比如说宅思中国,那么我们就以为是我的家乡在中国。其实这个国也当成国讲,也当首都讲,比方说那个时候,这个反映了中国的统治观念是很有意思的,天下的概念。就是说宅思中国,与其比如说当时的中心都城如果是洛阳的话,其实这个中国指的是洛阳,离你们濮阳不远。

潘采夫:对。

窦文涛:就是说它的意思是说,在这个首都的地方,所以中国人的首都为什么这么大,中国人为什么迟迟都没有把首都分区、分开。这个东西有一定的原因,就是说我们的文化概念里认为天下的中心是以首都为中心的,所以他就将这个首都王在中心,王在都,王在都所以王的道德、礼仪这一套跨域四方。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国家,国家是现代西方的概念,是没有明确国境线的,只有说中心和四夷,而我们跟四夷之间是一个文化上的逐渐化的关系,甚至我们不是用这个DNA,用血统来定你是不是中国人,我们定的就是说叫什么,有句话叫什么,大概就是夷狄之有君,不若华夏之无君,原话可能不是这样。这大概意思就是说,你四面的蛮夷即便是有个王,有个什么称王,但是你如果没有我的礼仪,没有我的礼教、文化,那么你仍然还比不上我这个华夏中心民族,我的中心感。所以你看,他从这个首都来,他更多的让你感觉是从首都辐射向四方,所以你看北京真的是中心之中心,我觉得北京对于中国人的意义和华盛顿对于美国人的意义还不太一样。

刘少华:当然不一样,所以你看我们在二里头考古考出来发现,我们当年的都城都是四四方方对称的,你如果再看同时代的几大文化的古国的都城全都不是这样的。我们今天出去旅游,你去土耳其看看皇宫什么的,它不对称呀。你觉得不对称怎么能当皇帝呢,中国人的权利观就是你刚刚说的这个。

潘采夫:它可能跟中国人的耕地有关系,就是农业文化的国家它的都城像田块,像井田一块一块的。

刘少华:考古学家解释的更多的是跟我们权力结构有关系,因为你说白了任何一个文明,你能去建都城的时候你都是可以随便建的对吧。你为什么就建成这么一个完全对称,皇帝居中,那就是有权力观在里面。

潘采夫:太有文化了,我觉得这一集有文化,我刚才说的那个我就想考你们俩,北京有多大?有多少平方公里?因为我正经的我去神农架转一圈的时候。蒲俊生告诉我说神农架大概得有七千多平方公里,中国的绿肺。我说这搜索相当于几个北京,我一搜没北京大。

窦文涛:神农架。

潘采夫:整个神农架的山区是七千多平方公里,北京是超过一万平方公里。

窦文涛:那他那篇网文里说的北京等于多少个上海、多少个纽约,那差不多。

潘采夫:应该是。

刘少华:但是他是加上像什么门头沟、延庆、平谷。

潘采夫:那这个得加上。

刘少华:对,都加上了,但是你这块你其实不是城区,只是说城六区的话。

窦文涛:我现在都与有荣焉了,过去我跟人总是强调说我是河北人,现在我大约含含糊糊的说我老家北京的。

刘少华:你前一段不是还说山东的吗?

窦文涛:因为没什么区别了吗,都到我们河北了。

潘采夫:我邀请石家庄一教授到北京演讲,第一句话我来自北京的南郊石家庄。

从球场趣事谈换位思考 潘采夫:这事我们追的太过

窦文涛:撒谎,北京南郊,所以说有这个中国的这个概念在我们心里意义非比寻常。那么如果有人敢于挑衅我们这个概念,我们就让他有来无回。就哪怕是个踢足球的,这是行当里的,你先给我们报告报告,切尔西队,刚才采夫就先报告了一个球迷,切尔西队的球迷对辱华是什么反映?

潘采夫:你说这个,因为切尔西那个21岁才,他用葡萄牙文说了一个,我也说不准。

窦文涛:F打头的。

潘采夫:微博上、贴吧里边全部都在抵制这个切尔西跟这个球员,其中抵制的最狠的一位90后说,这件事完不了,你道歉五回了是吧,但是这件事很严重。我告诉你,我已经专投利物浦了,我不是切尔西球迷了,做出了最严厉的制裁。

窦文涛:咱们中国球迷在大是大非、民族大义面前从来不含糊。

刘少华:投蓝转红这个特别厉害。

潘采夫:而且这个切尔西球迷自己互相还干起来了,因为那天晚上踢球我在现场。

刘少华:我们俩都在。

窦文涛:真的。

刘少华:对。

窦文涛:你们俩最近这CP不错啊。

刘少华:我带切尔西去,他带阿森纳去的。

潘采夫:我是阿森纳去的,那个涉嫌辱华的那个球员,在第70多分钟又被主教练换上去了。换上去的后果是什么呢,就是现场的切尔西球迷没有抗议,因为我们不敬业的现场主持人忘了播报换人了。就是他们要商量了,这小伙他要上去之后现场要嘘他,于是乎,就是外围的互联网的球迷开始骂现场的切尔西球迷,为什么不抵制?

窦文涛:现场不知道。

刘少华:我得实话实说,我在切尔西区嘛,那个话筒说什么根本就听不见,播还是播了,但是根本听不见。包括还有一个事,就是那天要给切尔西的主教练孔蒂过生日,就是第31分钟的时候,我们座位上都有一个孔蒂的面具要举起孔蒂面具唱生日快乐,结果根本31分钟的时候说了一下根本没人听得见。

潘采夫:你们31分钟,我们21分钟的时候阿森纳要给温格过生日,就是温格的执教阿森纳21年。

刘少华:也没有人听见。

潘采夫:还不退休,也不换届,我们球迷要给他祝贺一下,结果21分钟没人指挥,也没人给他祝贺。

窦文涛:那这个小哥,这个小货,他那天上了场踢球,在中国球迷面前有没有点颓?

潘采夫:没有,因为没有人嘘他。

刘少华:那会是垃圾时间了。

潘采夫:当时切尔西3:0领先阿森纳。

刘少华:我给潘老师发了微信节哀。

窦文涛:咱们看一看,有不知道的朋友可以看看他发的,当时这个球员他是巴西,巴西球员,是用葡萄牙语。这个也没办法,为了报道又让他们骂咱们一回。葡萄牙文的意思是带F的那个CHINA。

刘少华:这个是醒醒。

潘采夫:醒醒中国。

窦文涛:这个是拍了一个保安靠门的。

刘少华:因为睡着了,说实话这第二句话,我第二个图我自己也老用。

潘采夫:什么什么中国。

窦文涛:然后这个肯尼迪,这哥们,这sorry倒是英文说的。

刘少华:他这个后来又被抵制就因为他只说say sorry,中国人就觉得你这个say sorry级别不够。

刘少华:就是用这个说法不是表达种族主义的倾向。

潘采夫:主要认为是一个习惯用语。

而且咱们这个人民网,你那部分又发声了,人民网评英超球员辱华,标题《叫好客的中国人不欢迎这样的客人》。

潘采夫:是不是人民日报又发了一个评论,这样的切尔西应该缓刑。

刘少华:那个也是人民网的。

潘采夫:也是人民网的。

窦文涛:你们的内部派系很复杂呀。

刘少华:没有那么复杂啊,我什么都不懂。

潘采夫:你作为切尔西球迷是不是你操刀的。

刘少华:我不是切尔西球迷。

潘采夫:你只是坐在那个区域里面。

刘少华:我只是恰好坐在那个区域,我也恰好不是阿森纳球迷,坐哪边都不对。

窦文涛:有点慌。

刘少华:非常慌,但是我就觉得这个。

潘采夫:因为有一个切尔西球迷跑到阿森纳区里边把衣服差点被剥光,最后在警察的护送下出去了。就是他一个人穿着蓝衣服坐在所有的红衣服中间,就让他脱掉脱掉。

刘少华:而且因为他穿着长衣服,一开始大家都以为都是在威胁女球迷脱球衣,那后来发现是个男的。这个事我觉得是这样,如果去抱着理解这个事,就试图从他那个角度去理解这个问题的话,你会发现说有可能。因为中国在世界足球版图里面特别小,排名特别低。所以很多足球运动员是有个天然的歧视在里面,这种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我们只是理解不是说它对。所以他发这个东西,我觉得我可以知道他为什么发出来,当然我也不认可。

潘采夫:中国球迷嗨了。

刘少华:这觉得就支持了。

潘采夫:骂英国足球的,英国足球太屎了,我跟你说百分之八九十全是,这哥们说的太棒了,我们认同。

窦文涛:你刚才说从这件事里你有些什么哲思?

潘采夫:我是这事我们追的太过,就是一个是人家已经道歉五回了,还不依不饶的。还在喊国家面前无偶像,民族面前无粉丝,就是还要抵制切尔西。另外又让我联想到了,其实两三个月之前,有一个阿根廷球员在中超踢球,中国的中超球队的宣传画里面有一个他的这个动作,咪咪眼。这个全国的球迷就声讨他,说一定要制裁,把他给弄了或者什么之类的。又道歉、又停赛之类的,其实我的外国朋友有时候也来这个,我觉得有时候就搞笑一点嘛。

窦文涛:好像是说,比如说在美国有个NBA的球员,这很严重,你要跟亚洲人来这个,这代表咱们小眼睛,扁平脸、扁平眼睛嘛。代表这个,就是学亚洲人,可是呢他们又有人说了,说这个球员如果是南美的,这个在北美是这么个意思是歧视。但是在南美的某些国家它这个语境里面,你做一个这个就是一个杂耍、玩耍,倒并不包含。

潘采夫:这正是我想说的,因为罗纳尔多我经常看他对着亚洲的空姐摆一个这个,其实是逗乐的。就是世界人权的发展的地步真是不一样的,你比如在英国、在美国如果是做这个动作或者说做那个脏话说的,应该是很严重。你可能要禁赛很多场。

窦文涛:对,你刚才讲的一下让我想起很多事,就是说我岁数大了,你明白吗?

刘少华:不明白,永远年轻。

窦文涛:我岁数大了,我对于今天的人心有一个点我有点摸不透,照现在你们的用词,我怎么觉得现在很多人都很玻璃心。我不是说这件事,这件事事关民族大义,它是另一件事,球迷的感情我也不太懂。我就是说我自己工作中有时候碰到一个现象,情况有变化,就是我这个岁数的人当年互相调侃开的玩笑,今天的人就会,尤其是很多年轻人他会觉得你怎么能够这么调侃他,就好像觉得他受不了。但是实际上比如说我跟采夫,我们是同一个圈子,我们完全知道,我们比这个开得更过分,都无伤大雅。你比如说我跟许子东,跟许老师,我们整天做节目不是这样互相调侃吗,我觉得太自然不过的事。但是我也奇怪有些人他就会觉得说,他们有时候开这个玩笑连熟人都受不起,连熟人都接不住。但是在我们这个老糙人的这种文化里,我们这个哥们之间没有什么受不住、受不住的。受得住还是受不住。

刘少华:我替你把这个词接过来。

窦文涛:都是快乐的你明白吗?

刘少华:玻璃心这个词我替你接过来,实际上我们可以表达的再直接一点,就是说现在的的确确有一种爱国玻璃心,就是说爱国主义我相信对大部分国民来说正常的。我觉得对我来说就是个大前提,我就是爱这个国家的,我不需再天天给人解释说我爱中国,我爱中国。那到了切尔西这个事的时候,最终掐起来的,争起来的是中国自己,有一部分人就指责另一部分人你看这个事的态度不对,你怎么能不像我这么看呢,好像只有像他这么看这才叫爱国,我觉得这就是纯粹的爱国主义玻璃心。这就是完全的在文化上,你其实在强迫按你的生活方式来生活,这也是他们不能你们老男人之间开这种玩笑。

窦文涛:我现在我真的觉得我有点上岁数,就是有些场合下我觉得不知道,因为我们之间都是说话夹枪带棒,但是我现在发现社会更富强了,更文明了。人们的心确实更体贴了,过去我们开的玩笑显得有点(过)。

刘少华:不是,他是对别人的要求更高了,他对自己的要求还是低的。

窦文涛:而且我觉得在这个同时好像有一些人,有一些人。

潘采夫:同坐的是不是有年轻人或者是留洋的,说文涛老师您不能这么说。

窦文涛:对。

潘采夫:因为我的办公室有留英的、有留美的,我经常向你一样开一些直男癌的玩笑,我说过来来访我的很漂亮,我赶紧去了。潘老师,您怎么这样,我说怎么了?歧视妇女。

刘少华:潘老师顶多是歧视不好看的妇女。

窦文涛:我跟你说,那个就是直男癌的玩笑,我早就不敢开了,早改邪归正了。我说的还不是那个,我说的就是比如说哥们之间很正常的这种,而且我同事发现,有一些人群我认为对这个幽默感和拐着弯说话的理解力在降低。那天蒋方舟也跟我说,说我丑,他们就觉得你看,他说他丑。你不是知道今天有些人,是看这种直白的东西太多了是不是,就是对稍微带点自嘲的,这个自黑的。很多人都能弄明白,但是我也发现。而且我发现这个观众里边还有一种,有时候你看他留言你就会发现,他特别容易就是说,对某个嘉宾杀之而后快。就是说这个人太差了,说你们怎么还能请他,你们怎么还请他。我跟你说,他一来我就快进,你再请他来。我怎么对着他说。

潘采夫:说我。

刘少华:真的是在说我,我都被称做红卫兵你知道吗。

窦文涛:我既不是说你,也不是说你,我是说的这个人,他的这个观念让我想到很多,因为他还说了一句话,说你看,我说了多少回,要把这个嘉宾你撤下去,你就是不给我撤下去。他说,如果我当了台长,我绝对不让这个上《锵锵三人行》。这句话我想很多,我是这样想,我知道这是观众的气话,我相信如果他真当了台长,他不会这样,他会包容。但是这个问题,假如不是呢,那么意味着人群当中这样的人,他如果真当了台长那么会出现一个什么气氛呢。那就是,我不喜欢,不喜欢这个人就不能上了,就下课,就顺昌逆亡。所以说你发现没有我们的人群里实际是有这么一种思维方式的。

潘采夫:我首先觉得,这是你看过的所有的留言里边极少数的。

窦文涛:对,极少数。

潘采夫:第二个。

窦文涛:有一个当了台长也很可怕呀。

潘采夫:我们社会的进步就是不让这种人当台长,如果让这种人当上台长,这就是社会的退步。我们的进步就是不让他当台长。

刘少华:你是在说美国社会退步了是吗?

窦文涛:当然我相信这肯定是观众,他肯定是气话,我跟你说,屁股决定脑袋,所以说我完全相信这位观众他要是真当了我们台长,他肯定海纳百川,像我们刘老板一样。

社会阶段情绪——对我们有涉嫌歧视的时候很敏感

潘采夫:就一直看,他不习惯出现一个新面孔。

窦文涛:是不是你觉得人有时候也有有一种眼里不揉傻子的洁癖。

刘少华:那当然。

窦文涛:就是说非我族类或者我讨厌这人,我简直就不容许你生存。

潘采夫:一种社会,中国现在是一种特殊的社会阶段和社会情绪。我们比如说社会高度发达文明有些国家他的人权很完善,比如说在英超我骂了这个黑人怎么着他可能停赛,我们说苏亚雷斯停赛八轮,停赛多少轮。就悄悄的一句耳语,摄像机用口语捕捉到了,这是停八轮,停半个赛季。在我们这是没有到这个地步的,但是也没有到完全没有人权意识或者没有对歧视的敏感度那种阶段,就处在这样一个稍微乱一点的期。

窦文涛:但是据我所知,关于歧视这个问题可不光是中国,不光是这次切尔西,某种程度上也不能说中国球迷的反映有什么不正常,你知道今天的世界上歧视发生的纠纷越来越多,而不是少了。你看这个本身反映什么呢?本身一个是反映传媒工具,每个人都是自由媒体,发声自由了。再一个随着社会的多元化,你看在美国也是一样,这个圈层越来越多。我这些年我做主持人我发现我学会这个道理了,就是说其实现在一个圈子和一个圈子之间那真是视同水火。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公共的平台,就跟联合国似的,那当大家全都凑到一块的时候,你会发现怎么着,你反正你伤害谁也不应该,你冒犯谁也不应该。那最后怎么办呢?你必须找出个联合国公约,就是你必须找出一个所有圈层的最大公约数。所以呢,你看美国的主持人,我原来以为他们多自由,其实他们在歧视这方面,说话比我们还谨慎。

刘少华:不敢越雷池半步。

窦文涛:不敢越雷池一步,你比如说白人主持人,你就根本不能,回避讲黑人的一些词,反倒是黑人总统可以开黑人玩笑。

窦文涛:但是白人你怎么说。

潘采夫:在中国有一个特别悖论的一个现象就是我们对别人来对我们有涉嫌歧视的时候很敏感,但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边我们大量的歧视。

刘少华:处处是歧视。

潘采夫:我看有很多观众说被称为全世界歧视最严重的国家,比如你说这是来自河南的潘采夫,歧视了。你五十了,歧视。剩女,歧视了。

窦文涛:说你长的漂亮,歧视了,把我物化了。

刘少华:你觉得我没脑子是吧。

潘采夫:我看到有一个外国记者拍了一个像中国民航杂志上一个攻略,旅游攻略。一个小女孩写的,说去伦敦旅游非常好,但是印巴区和黑人区有点乱,建议妇女结伴前行。这个外国记者给发到推特之后,这个英国的政府和英国的议员就找我们中国驻英大使抗议,严重抗议。说歧视我们的印巴人和黑人,在咱们这不叫事。

窦文涛:所以我就说中国老祖宗讲的话,我现在越来越觉得特别有道理,你比如说共处的最大公约数是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再有一个呢,入乡随俗,高于一切。你像我那天跟周轶君说,我说你说你男女平等,那么你到阿拉伯国家去采访,一个女记者你不也得戴上那个面纱嘛,蒙上那个头。那你干吗,你到那不说你们这为什么女人要挡起来,为什么女人不能见人。这个是人情世故,同样你比如说这个球员,那以后你到中国比赛之前,你要深刻了解这个国家。

刘少华:他不会再来了,我现在有一点自我反思,这个有可能对80后这一代,对独生子女这一代是有格外严重的,因为你从小听到的都是爸爸妈妈天天夸着你成长,天天把你呵护起来成长,所以最后你这个玻璃心格外严重。

窦文涛:我们从小是打着骂着成长,所以抗造。

刘少华:就抗造。

窦文涛:对,你解决了我这个疑问。

刘少华:而且还有一个手势问题,其实有很多时候手势是会变味的,你说我们两个哥们互相竖中指,两个中国人这有以前那个意思吗,没有。开玩笑,你说不熟的人你能跟他竖中指吗,不会的。

窦文涛:你整天跟社会人竖中指。

刘少华:熟人闲着没事竖个中指。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