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17/1/19|湘潭母亲抱两幼子跳楼 留15页遗书血泪控诉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17/1/19|湘潭母亲抱两幼子跳楼 留15页遗书血泪控诉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2017/1/19|湘潭母亲抱两幼子跳楼 留15页遗书血泪控诉
锵锵三人行2017/1/19|湘潭母亲抱两幼子跳楼 留15页遗书血泪控诉

锵锵三人行2017/1/19|湘潭母亲抱两幼子跳楼 留15页遗书血泪控诉

凤凰卫视2017年1月19日《锵锵三人行》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首先家辉要谈一谈他做小王的经验。

马家辉:小王,你说小王是?

窦文涛:刚才你不是说做小王的体会要谈一谈吗?

马家辉:这个我没有说我做小王,对吧?可是我倒是看见太多小王了,出现在我身边。因为现在男人不仅说现在女人观念会改变,男人也改变。以前男人比较会占有欲,他自己几个女人无所谓,他不能说他可以长期当别人的第二个男人,他去偷吃,所谓偷吃人妻,他觉得很过瘾,送绿帽。

窦文涛:他那个名字都是日本AV的片名,偷吃人妻。

林玮婕:搞个人妻系列之偷吃人妻什么之类的。

窦文涛:对。

马家辉:那很过瘾,可是当所谓我理解的小王是说长期的,你当一个有老公的女人的男朋友,那不太容易的。因为男人甚至比女人更要独占,更要占有,所以我意思是说这种关系男男女女很复杂的。我刚是提醒文涛,还有玮婕,就是说玩不起的别玩,你伤不起的。

窦文涛:是,玩不起就是撩得起,撩别人,对。

林玮婕:撩别人就好。

窦文涛:对,本来今天他们就说最近不是又出了事儿嘛,明星夫妻什么出轨了,玩几P了。

林玮婕:斗地主。

窦文涛:对,老婆带着孩子到底该离,还是该坚持,还是该什么且行且珍惜,不是又开始聊了吗?你看咱们这格调,我连名字都不提。

马家辉:是谁?

窦文涛:小王,你怎么这么感兴趣?

马家辉:我是小王的朋友,我是小马。

窦文涛:咱们都别说小王了,我最近听一个,就是说董明珠你知道吗?是个大企业家,很牛,好像那企业发生了什么异动。就是说她好像想买一个什么东西,但是说是股东不让她买,结果她也好像不当董事长了。最后说是王健林说想都不想,给她五个亿,让她买。然后,他们就说这说明女人要买什么东西,谁都挡不住她,你要实在不让她买,她就找隔壁老王。

林玮婕:我也想有隔壁老王来帮我出五个亿。

窦文涛:对,当然咱们现在还是不要讲老王,咱们讲讲小什么。你知道我说对明星的这个问题现在就都闹成样板戏了,你看一出又一出,但是我觉得人戏还是要分开。你要把它当成戏,这个戏的主题、影评那是属于观众的。可是我觉得你要把他当当事人,就当成人,那我就说事情都是具体的,生活是非常具体的。这个话你听得懂吗?

林玮婕: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不是吗?

窦文涛:不是,我跟你说,就是关于这种什么婚姻、出轨,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甚至是女权、男女平等。那天有个报社的记者访问我,就是说你对于现在的什么女权你怎么看?我就是说,理想都可以说,但是具体到每一对男女或者每三个、每四个男女,对吧,生活是非常具体的,对不对?你比如说夫妻两口子他们俩人形成一种模式,他们这样过得很舒服,这样你外人你拿着一个理念去评价,你是男尊女卑,你还是女尊男卑贱,你往往是文不对题的。

马家辉:也对,可是甚至不要说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对一个人来说也是具体的,我们不能说单一的观念来期待一个人。因为一个人里面的七情六欲,你看说的多好,它不是说一情一欲,七情六欲,我讲的不仅是性欲,是佛教的角度说贪嗔痴欲望、无名。但是,他自己会升起来,因念无名,对不对?然后,外面的不管我们讲的是婚姻制度,还是工作的制度、社会的制度,它是一个要套用在每个人身上的制度,中间一定有落差的。所以,假如我们拿着一个期待,然后把人来抽空,而不放回文涛所说的具体来说,很多时候会做了什么,两个。第一,伤害了人家,你不断给人家压力、评判等等;第二个,你伤害了自己。

窦文涛:为什么伤害了自己?

马家辉:因为我告诉你,有些人比方说会当你去这样期待别人、批评别人的时候,同时你其实在强化、加强了你自己那么过时,甚至保守、坚硬的概念,其实你把自己套住。甚至有些人为了把自己套住,想不开,他碰到类似的情况,他可能选择死亡、选择伤害别人。

林玮婕:我有个朋友最近也是在闹离婚,他不是说为了什么小王、小三,都不是,就是夫妻间有一些,比如说男生想要回美国去发展。但是,回美国他就不能工作,那家里的生活就没这么好,但男生就觉得我离开家里这么久,我应该去孝顺父母什么之类的。为了这件事情,因为他们有一个小孩,小孩很小,两三岁而已,就一直闹,就是他一个月就要闹一次离婚的那一种。说闹到最后就变成是说你不觉得这个夫妻之间是有感情的,你只是觉得说我们为了小孩在硬撑。但是我觉得男生和女生的想法就差很多。

窦文涛:怎么说?

林玮婕:就是女生她就会觉得说,就是女生的父母就会跟她说,说你不可以离婚,你一定要吞下来,你一定要忍。就是说你看你都有小孩了,你也几岁了,然后你如果离婚了之后,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什么之类的,类似这种。然后她也会自我强化这个概念说,你看我就生完小孩我也变胖了,也没有那么漂亮了,然后干吗干吗之类的。像我就会觉得说,比如说她讲了很多问题,我就跟她说,最后她提到,你看我还有小腹什么,我说减肥这个事情是你最后一个需要担心的事情,因为减肥只是一个意志力和做不做的事情,这是不需要把这些负面标签都贴在自己身上,觉得说如果我一旦离开了一个婚姻,会让你变成一个失败者。但我发现这些事情在很多很多女生身上就是会发生。

窦文涛:我跟你说,没有胜利和失败,只有精算。过去战争讲,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你就算是赢了。其实你看我最近比较迷人工智能,我就整天看很多这个东西,就包括最近Master把聂卫平赢了这么多。慢慢地我开始相信,这个人工智能将来的发展真的可能让我们不可思议,因为现在慢慢讲,就是这个算法本质上你比如说夫妻,老公出轨了,老婆该怎么办?或者你愿不愿意嫁给一个人,或者说你的岳父母劝自己女儿。我觉得任何一种算法都需要得到尊重,他算的自有他的道理,你知道吗?你的头脑是发生无穷的计算,就是我们的感情是多少,就像当年林彪打仗,林彪被誉为精算师。为什么打赢?就算得非常精。一个婚姻的存续,还是离散,它涉及到一万个因素。其实每一个人的计算,你说是不是都是他的数据库里面很合理的一个计算?他就是输入各种数据,孩子的利益、我的利益、我们的感情、家庭、社会、一切,包括我的个人的观念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在计算。人家算出来的结果,你有什么资格去说对和错呢?对吧?

马家辉:里面有一个问题,假如像文涛你所说的,那就太好了,世界美好,大家可以基于自己的计算、背景、价值观有不同的选择,对,那很好。可是我们看到不是,看到现在不仅是在华人地区,其实全世界还是很多类似的悲剧,当然程度不一样。就是说都有一个所谓主流的选择,比方说女人就是想着说,我不讲其他地方,香港,到现在还是我常说最保守的,最单一的,总是说女人的意义在于说我要长大,最好漂亮,你要找个男人结婚、生小孩、带小孩,很快乐。一年去两趟日本旅行。

窦文涛:干吗要去日本?

林玮婕:可以去别的地方吗?

窦文涛:对,他老爱去日本。

马家辉:是因为这个比较近,比较便宜。第三个,AV多。

窦文涛:人妻可以吃。

林玮婕:一个系列的。

马家辉:然后我们都看到,甚至再讲深一点是女人的意义在于有个家庭、有个老公、有个身份,我的身份叫做老婆,而且我有一个忠诚的老公。那当这些没有的话,我的意义、我的价值就破灭了,没有了,所以我就可能选择抑郁症,甚至选择死亡等等。这是主流,所以不是文涛你所说的每个人有他的精算。

湘潭母亲抱两幼子跳楼 留15页遗书血泪控诉

窦文涛:连社会的压力都是输入的数据的一部分,就是吃瓜群众你们的态度,实际无异于也为他输入了一个他需要考量的一个数据。所以,你看一件事给曝出来了和没曝出来又是两种算法,所以今天这个社会算到这么复杂,有的时候也会算死机了,你知道吗?就是当机,真的。我所以说我不想聊明星的这个家事了,但是我想聊的是什么,我注意到他们在各种各样公号上聊聊,聊出另一件事,我倒觉得这真是我想谈谈的一件事。就是说在湖南湘潭某个小区,一位年仅31岁的妈妈在自己生日前一周抱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听说一个几岁,一个才几个月,是吗?从13楼一跃而下,这母亲揽着俩孩子,就不治身亡。为什么我说这事儿就是生活是具体的。你看她留下了长达15页的遗书,你看她这个遗书,你就知道这种婚姻、家庭的事情它是多么的具体,它具体到列出了17大点。你可以看看她这个截图,现在在网上流传。夫妻三观不和、老公家暴、产后抑郁、公婆不体谅。你看,你再往下看,第三点包括请月嫂,包括我生了孩子辞职还是不辞职,辞职前一个月有多少收入,包括我生孩子还闹了什么毛病,羊水早破。你再看下边,对,你看什么在他父母眼里,这个儿子近40岁结婚,千挑百选应该找个什么贤妻良母或者会讨好他们的老婆。然后,这种女人是伟大的、可悲的,你看又有这个理由,然后坐月子坐得很难受,我丈夫对我到底怎么样。再往下看,就是总共这个17页,我全看完了,我比看明星的绯闻还感兴趣的,我全看完了之后,我就觉得包括产后抑郁症。然后,甚至包括说我为什么死,甚至包括说我为什么揽着俩孩子一起死,她就觉得,咱们最常见的一种女人的思维就是说我要把这俩孩子留在这样的一个公婆,留在这样的一个丈夫。

林玮婕:以后可能还叫别人妈的这个地步。

窦文涛:或者说他们会经历怎样的不幸呢?反正跟着我一起死。家辉觉得悲剧到来了。

马家辉:这种悲剧几乎每天到哪里打开新闻都看到,我们也讲过太多的这种题目了,太可怕了。所以讲太多,我都忘记我有什么没讲过,我可以再讲一遍,以前有个阿姨,好久了,20多年前,我很多阿姨都很漂亮,我那个阿姨都是漂亮极了。然后,因为她们喜欢跟我妈一起打麻将什么,漂亮的女人都喜欢跟不怎么样的女人在一起玩儿那样。

窦文涛:好像《色戒》里面的打麻将。

马家辉:然后其中的一个阿姨风风火火的,然后30来岁吧,40岁左右吧,30来岁,反正就都非常开朗、高兴的。那有一次叫我吃饭,大家吃饭,我就看到她脸如死灰,完全没有表情,坐在那边。我就知道不对劲,我那时候在美国读书,回来一起吃饭。后来我再回美国,再过半年就出事了,听我妈讲,后来香港新闻也曝了,什么事儿?离婚,闹离婚,然后他们有个11岁的小孩左右吧,一个男生,然后闹离婚,然后老公那边据说婆婆那边就把小孩带回去养,不给妈妈。妈妈就不服气,一定像这样觉得什么倒霉事都发生了,也不想给小孩去喊别人妈。然后后来就选择了什么样,去香港的长洲,你们知道长洲。

林玮婕:杀生地。

马家辉:离岛,自杀圣地,去租一个钟点房,不是钟点房,度假房。

窦文涛:人家是自杀,你是干别的。

马家辉:对。然后租了,租了之后,就像传统的恐怖电影一样,自己穿的红的睡衣,红的睡袍,然后给小孩穿着红睡衣、睡裤,然后就煮了甜粥,放了砒霜、毒药给小孩吃,然后自己吃,然后就死在那边,就死掉了。死掉之后过了一个月左右,那个度假屋还是继续出租,有一天有几个年轻人真的去开钟点房了,就跑去租,然后香港租这种房子是怎么样,你付钱,给我钥匙,叫我去那套房自己开门。然后几个年轻人就跑去了,跑去之后,15分钟就回来讲,老板,老板你给错了,老板说什么给错,里面有人,那个房子房间有人,已经有人租了。老板一听,怎么回事,咋回事,用东北话说,咋回事?然后年轻人说,不晓得,我才要问你咋回事,开门我们看到一个女人跟一个小孩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那就说抱歉、抱歉,搞错了。就是发生这种事儿,那后来那个老板一听就说,好,算了,年轻人,不要租了,今天不租了,不做我生意。然后过了一个礼拜,赶快老板把那个度假屋卖掉,凶宅,卖掉这样。那时候我是听我亲人、家人说这种事儿。可是不管有鬼没鬼,当然都不应该做这种事。

窦文涛:这个女的还真是,31岁,她在这个遗书里还真是写,她有一些遗嘱,就比如说你要对我爸爸妈妈怎么怎么好,要是不干吗的话,你瞧,我做厉鬼我也不放过你。

林玮婕:可是说实话,首先这个男生是我已经不爱她,他的家人已经不喜欢她,他说不定觉得你走了给他的是一个精神的一个疏压。他就觉得OK,算了,他的人生还可以继续往前走。但是,自杀的那个人她的人生就此停止了,她所幻想说我的死可以给他带来很大压力,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很短期性或者是舆论的压力让他觉得说我好像做错什么事儿,但是我觉得人都是健忘的。当他忘了他觉得很内疚的这个情况,他还是会继续过他的生活,所以根本自杀在这件事情上是最不值的一件事情。

窦文涛:那你说她为什么不离开干脆?

林玮婕:我觉得就是不甘心吧,一来是不甘心,会觉得说你看我放弃了每个月十万块的工作,在你家做牛做马帮你生了两个小孩,我所付出。我觉得女生有时候有一种就是欣赏着自己的伟大以及自己的牺牲,会觉得说我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你,所以我应该要得到一个什么。但是,就是因为一直往后看,你只会看到是阴影。可是,你应该要往前看,你才可以去追求你要的。

马家辉:还有玮婕,比方说当然我们觉得这种概念从小透过大众媒体,透过教育社会灌输在她的脑海。还有一种是什么,比方说你说她其实还有工作能力,对不对?她以前十万块一个月,是有能力,对很多草根家庭、妇女来说为什么不离开?你社会没有机缘系统,没有援助系统,所以这就是社会福利政策,它要帮助被家暴的女人。

窦文涛:你看,我跟你讲,她这第14点,我为什么会带着孩子一起走。因为在我看来,一个经常吵架的家庭他们也不会健康成长什么的。然后,对其他人我没有愧疚,有人会说我为什么不离婚,她说我丈夫是很理智、冷血的人,他一定会抢两个孩子,而我不可能给他,但我已经放弃了工作。在中国,我不可能因为丈夫的教育问题而赢得孩子的抚养权,说因为我的脆弱、固执、自私。你看,她就讲了这个理由。然后说为什么不能等,她说我考虑过等孩子上幼儿园以后,我就去上班,她说我多么期待那一天,但是今天这样的家暴,就是她投诉她老公家暴。今天这样的家暴让我觉得我等不到那一天了,等不到强大到能够和我丈夫争抚养权的那一天了。在那一天之前,我会受到更多的家暴。然后,你们都比我坚强,而我失去了希望,如果说一个嫌弃的眼神、一句蔑视的言语、一次言而无信的承诺只能让人一天不快的话,她那意思,她现在就度日无年,然后又不想失去孩子抚养权。

林玮婕:那家暴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可以去申请家暴保护令,去验伤,而且如果有这些的话,抚养权这些事情我觉得并不会她得不到什么的。

窦文涛:孩子从一出生他就不属于你 你不能剥夺他的生存权?

窦文涛:对,所以她稀里糊涂,要照我说,虽然她已经葬身地下了,而且我不知道今天都说政治正确,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同意。或者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但是我真想问一问,就是有的观念你说中国人民什么时候能够普遍的接受?我很想了解,比如说现在我们能够认知到这个观念,孩子从一出生他就不是属于你的,从法律上讲,他是属于国家的,从人权上讲,法律保护他的人权,你怎么能剥夺他的生存权?从另一个意义上讲,他是属于神的,属于上帝的,你怎么可以。他们就说了,很多母亲都说,孩子我不要让他,我死了之后孩子多可怜,生命的可能性是无限的,对吧?你怎么能裁决他的未来?

马家辉:这个已经不是现在的观念了,民国的观念,胡适说父母亲无恩,没有恩于子女,他是因为好玩,或者说是意外,或者说是他的某些观念生了小孩。然后,他有他的责任把你抚养成人,你没有拥有他,这些最基本的已经是民国的观念。再来是说,有时候没办法,他也承认,我愚昧、我自私、我软弱,然后你没有办法,不然的话你换一个角度看,世界没有你想象那么悲哀的。所以,我说给小孩活在这种家庭长大,不管是单亲家庭,还是贫穷家庭等等,你必须要相信明天是有可能有希望的,不然的话,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好多成功、快乐的人都是从很痛苦的贫困的家庭出来的,不一定是说碰到这种事情,下一代就不会好。这是完全自己骗自己的。

窦文涛:她也可能,你说她精神是不是处于,她说她得产后抑郁症。

林玮婕:非常非常地忧郁吧,我觉得这就是她永远看不到事情比较光明的那一面,她就会不断地说服自己,对,就是这么糟,一切都没有希望。所以我觉得就是也很悲哀,如果说产后抑郁症,她确实应该要去看医生的,因为她如果不去接受医生的一些治疗或者是说心理开导,或者就是说她的家人。当然你说原生家庭是不是可以在这边做一个缺位的补上,帮助她走出这一段心情,我觉得也非常非常重要。

窦文涛:现在就是老在说这个男权、女权,但是在我身边,我观察到的,我老觉得有的时候与其说是男人该怎么样、女人该怎么样。很多时候,我看到的是做人该怎么样,你明白吧?做一个好人不仅是男人的要求,也是女人的要求,你像我身边有的夫妻那个老公大家就讲模范老公,女人嫁到他就好了。大家为什么觉得好,其实他就是全心全意地伺候他太太,可是我觉得这个男人他也不是说,他人就比较好,你明白吗?他对我们也很好,对自己的太太也很有情有义,你明白吗?那反过来也说,也有这个所谓现在很多女孩瞧不起的贤妻良母,那真是无微不至我们就羡慕这个男人,你算讨到一个好老婆。可是我又觉得,他太太秉性善良,你明白吗?很多时候就是说两个人,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更多,有时候所以我觉得这是个男权、女权的问题,还是一个做人善良不善良,愿不愿意为别人付出的问题。实际上比如要说我来说,最自私的角度,当然了,我希望找个女的伺候我,甭管我是男的、女的,如果我是女,我希望找个男的伺候我,你不就是自私吗?但是,实际上我眼中看到的一些,我就觉得或者是个好男人,或者是个好女人,是个好人。

马家辉:我会对我太太说你为什么会还不杀掉我?我这么坏

马家辉:那很重要。所以,有时候我会跟我太太不管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地说,会对我太太说,你为什么会还不杀掉我?我这么坏的人,你怎么人这么好,还会这么地对我好,这么地包容、这么地照顾、这么地保护、这么地支持。我在想,假如我是你,面对我这种人,我早就杀掉你,跳楼了,捅你两刀。我说你真是好人。

窦文涛:所以,你幸运,你碰到了一个好人。

马家辉:是,是我的因果、因缘,几辈子修的福德。

窦文涛:真的,我也碰到过坏女人,我跟你说,那个坏的,她不是说什么女权,就跟男的我也碰见过坏人,小人一样。你就是说好的时候,人感情好的时候都挺好,什么时候你们俩不好了,这人骨子里那个冒坏水,我跟你讲,男人女人的坏蛋都是一样的,那种自私,完全眼里没别人,这一样的。

林玮婕:那你刚刚讲那个说上辈子,所以我就是以前交男朋友的时候,有时候你就觉得说,这个男的好像对你也没有特别好,就像你讲的,可能你也没有什么优势,但是你就是喜欢他。然后,到后来小女生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梦想以及幻想,算命的就会跟你说,你上辈子欠他债,你这辈子是来还他的,所以就去化解,比如说捐灾,把它解掉,然后心里就过了。有时候我觉得有时候对方对你好或不好或干吗,其实我觉得最后都是求自己开心,你自己心里过得去。

马家辉:对,所以我觉得我伤害我太太,我最难过的是让她讲一句话,有时候吵架,她会讲的比如不好听,她就生气说,家辉,为什么你要让我变成这么坏的人,讲这种坏的话,我就很难过。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