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17/1/20|周轶君:女人喜欢有确定感的男人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17/1/20|周轶君:女人喜欢有确定感的男人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2017/1/20|周轶君:女人喜欢有确定感的男人
锵锵三人行2017/1/20|周轶君:女人喜欢有确定感的男人

锵锵三人行2017/1/20|周轶君:女人喜欢有确定感的男人

凤凰卫视2017年1月20日《锵锵三人行》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现在管小君君叫周姨了。

马家辉:周姨,我们以前谈梅姨,英国的那个。

周轶君:他就各种侮辱性。

窦文涛:男人没有好东西。

马家辉:当男人对一个女人嘴巴越差,表示他要压抑他的爱,因为她表明是挑逗我,她知道我最喜欢女生穿白色衬衫,你这样。

周轶君:我其实是因为下飞机还没有换。

马家辉:在穿你老公的衬衫。对,所以我一看我的心中的passion就来了,神在其中,然后就压抑下来。

周轶君:不,我现在也觉得是我有一次看微博,有个人给我留言,特别地热情,说看你什么书这那,最后跟我说周阿姨,我就晕了。到了这个年纪了。

窦文涛:没错,那天微博底下还说我做的另一个节目,说我就喜欢听他们四位老人聊天。我说我们现在的年龄是个什么感觉?

周轶君:前辈,他是前辈的意思。

马家辉遇尴尬 曾被凤凰主持人安慰

马家辉:我们经常听的一句是说冲过来好高兴,然后就说。

周轶君:马爷爷。

马家辉:还没有这样,叫马博士,我妈很喜欢你这样子,都是这样子,我妈妈很喜欢你,而不是他喜欢我这样。一个小妹妹冲过来,我还正准备跟她搭着肩膀拍照,结果说我妈妈很喜欢你,我都这样回她,很可惜,你妈结婚了。

窦文涛:我觉得现在是外在的是不是需要让我们有清醒的自我认识,就是已经是老头了呢,因为我内在的我就觉得我凭什么不能喜欢年轻人。

周轶君:老头都这么想。

窦文涛:对,但是你愿意不愿意,历史大扫帚就把你扫到那儿去了。那我们就归位吧,对吧?

马家辉:没有,你不用太不开心。

窦文涛:我没有不开心,我很开心。

马家辉:这是一个你们凤凰台的主持人给我的安慰。因为有一次,有个地方碰到一个你们的男主持,OK,还有女的在旁边。然后,反正我就跟那个女的说叔叔怎么样,叔叔怎么样,那个男主持就在那边说,就说家辉博士,我才是叔叔,你是爷爷。我就难过得要死,然后幸好他马上兜回来,他看我脸色一变,他说可是家辉博士,你不要太担心,因为日本的AV的点击率都是爷爷类别最高的,都是爷爷最受欢迎。所以,你还是有你的市场的。我就马上就开心了,不哭了,就笑了这样。所以,凤凰的人心地很好,不会伤害别人的。

周轶君:口味很重。

窦文涛:我的朋友里有那种老夫少妻,年龄相差很大的,到游乐园去玩儿。真的碰见人家门口的收票的,叫你爷爷过来。

周轶君:老古董值钱的就是时间,你要这样想。

窦文涛:有钱人说话声音大

窦文涛:我还真的是跟这个世界逆流而动,就是说我从小就喜欢老。

周轶君:那不白岩松吗?

窦文涛:我觉得今天的世界以新为好,是吧?我怎么从小受到的影响,我喜欢所有老的东西,包括中国古代讲书法都讲,孙过庭说的,人书俱老。就老是褒义词,而且我现在喜欢的东西全是老的,新的在我看来都是贱的,都是贫贱的、便宜的,老的都是贵的,越老越金贵,是吗?

马家辉:所以,这里不要用老这个字,在香港我们形容你这种嗜好、癖好的人蛮好听的,说你是某一个派别的人,什么派,慕古派,羡慕的慕,古代的古代,慕古派。

窦文涛:中国人讲叫好古之人,对吧?但是,你不能不适应这个世界的变化,比方说一个是从老到新;再有一个,你比如说过去我觉得像家辉这种人是我崇拜的,就是文人,我从小想象最崇拜的粉的是文人,真是斯文扫地。但是到现在,我渐渐要开始要去观察商人,乃至于崇拜他们,对吧?我一观察他们,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我就验证了那句话,中国的成语,所以你不要瞧不起这个老的语言,它非常深刻。财大就是气粗,真的,财大,你要是跟足够多的有钱人接触,你就明白这个道理。两个有钱人碰一块,谁说话声音大?更有钱的那个说话声音大。我觉得这个人性怎么这样的一清二白。

周轶君:我觉得财大气粗的意思是说唱歌也好听。

窦文涛:不是,财大气粗,就是气粗,而且气粗是表现在这个人一旦有了钱,你真是hold不住的,包括一个明星。因为我这个岁数我已经能够看到当年他没有出名的时候和他红了之后,同样一个人,你真是可以对他进行人类学的研究。我觉得怎么像个机器人一样,难道真的说有名有利之后,可能他自己就hold不住,说话声音就大了,到任何场合真的是挺着胸膛,也喜欢骚扰女性了,整个这个气你就觉得他往外旺。

周轶君:中国庄子不是很有名的有一个故事“河伯遇见北海若”嘛,河伯觉得自己特别大、特别美,然后去到了北海,然后就,这就是没见过世面,气粗就是没见过世面。

马家辉:文涛说财大气粗,两个人谁讲话大声,就是有钱,这个结论是对的。可是理由是什么,不一定是说有钱那个讲话特别大声,是另外一个自动把声音降低。

窦文涛:你说得更深刻。

马家辉:把声音降得更低,唯恐冒犯对方。

窦文涛:我就是另外一个,我以为咱们从小读书的人清白的节操,但是我发现你真是,你的基因里DNA里有这个,一个是要见国家领导人,怂了。因为我们就是软的,这没办法;另外一个,那这大老板,我想挺着腰,最后就塌下去了。

周轶君:主要是怕对自己不利,对不对,那种感觉。我其实取悦他也没什么好,但是我冒犯他我就会不利。

周轶君:女人喜欢有确定感的男人

窦文涛:不是,其实很多时候我发现吧,我挺喜欢他们的,这些大老板,我越跟他们交往,我越喜欢他们。其实很多时候,你喜欢一个人倒也未见得是他值得喜欢,而是你决定喜欢,你决定喜欢。因为我主持人我有这个天赋的能力,我决定喜欢你我就喜欢你,就真喜欢你了。

马家辉:男人都有。

周轶君:然后你们也会决定抛弃谁,对吧?

马家辉:我决定要你就要你,女人很喜欢的,我最近听到一个女生说,就是说因为她自己有男朋友,她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抛弃她男朋友。我说那个男人没有很好,你到底图他什么?她说我最喜欢他一点,他跟我见面认识的时候在酒吧,喝了一个钟头酒之后,他就很霸气地说,我告诉你,你一定是我的女人,我一定要把你变成我的女人,不管怎么样,我就要你做我的女人。那个女人就觉得自己,那个感觉非常好,怎么有男人这样要我?怎么讲,很雄性,你知道吗?然后就喜欢上了。

窦文涛:女人这样会愿意做他的女人吗?

周轶君:女人喜欢有确定感的男人。女人看男人像照镜子一样,就是自己不知道自己好不好,但是你告诉她什么都确定的,就是魔镜魔镜谁最美,你告诉她一个确定的答案,她就跟你走了。

窦文涛:女人没这么容易,要这么容易,我们还这么苦干什么?

周轶君:你说的时候不够气粗。

窦文涛:装牛X就行了,那不一定的。

周轶君:你说的你不够气粗。

窦文涛:我是觉得,一方面你看这个嘉宾有时候观众喜欢这个嘉宾,喜欢那个嘉宾,我就都喜欢,这说明我对人的审美、胃口我就宽。而且我确实觉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的每一个有钱人,我都觉得他们挺有趣,就是他有他的魅力、好玩。

周轶君:对,他能够有钱,能够获得资源,能够成功,一定是有他的魅力。

窦文涛:大陆老板之间不只有利益还有关系

窦文涛:我都能在他身上发现一些性格的特色,你知道吗?而且真的聊的深了,你就发现,我跟他交往深了,他的气也就不粗了,就开始哭了,然后你就知道,我就知道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他心酸的这一面,都不容易。所以,我就看见这个贾跃亭唱歌,我就感觉也是唏嘘,是吧?说贾跃亭一度被人当成个骗子,乐视这个。要我说,香港这乐视用户体验不如北京好,我觉得,但是我就说,原来咱都不认识这些大老板,但是今天社会上他们都是头版头条,对吧?所以我不得不开始注意这些老板们的新闻,你看曹德旺又放话了,贾跃亭又给人当成骗子了,说是两百个亿的资金缺口,然后我就开始注意贾跃亭这个人。我就发现他长的这张脸就是一副要遭受挫折的脸,而且壮志不改的脸,而且年会上要唱歌。老总一般都在年会上要唱,他唱的一个歌叫做《野子》,就好像说被认为是唱出了他的心酸、他的心声。说什么风越大、我越浪,好像是不是这么个歌词,是吧?可以看看。不是风越大,他越浪,而是他越荡,是吧?

周轶君:他心越荡。

窦文涛:他心越荡,你刚才看见他汽车怎么乐了?

周轶君:他不是最近他有一个新闻嘛,就是在美国,在拉斯维加斯他每年科技展,他想展示他们乐视不是出自动车,想跟特斯拉要比,他演示自动破车,结果那车没反应,就破不进,就很尴尬。就再加上他前一段一阵丑闻,不是丑闻,就是一些新闻,大家就觉得把他当作一个很尴尬的人物来看。

窦文涛:但是怎么现在他时来运转了。

马家辉:是吗?没有。

周轶君:因为有人给他投资嘛。

马家辉:我看到的都是负面的新闻。

窦文涛:什么负面的新闻?

马家辉:财务或者说市场,特别在香港,对,我看到一些这样。

窦文涛:对,他要打下的,有人说他现在乐视他要打造的这个宏图将会带来一个新的一种互联网企业的一种新的一种格吧。但是,两百亿的资金缺口。我有时候常常替他们想,这么想也很过瘾。你说家辉,如果我们这样的可怜虫,如果我们欠了两百个亿,我们会怎么样?

马家辉:我不晓得,我现在还愁明天还人家两万块,我准备等一下跟你调一下钱,你这样问我就不好意思说。

窦文涛:听说是有一个叫孙宏斌的,这哥们当年也是听说挺惨败的,反正是。但是好像,你可以看看这照片,给了他大概,解决了他的资金缺口。150多个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周轶君:对,但他也对他的企业做了很多的调整。

窦文涛:是吧?我看大家喜欢讲武侠的故事,都把这个讲成这种江湖、拉兄弟一把。当年我为什么,孙宏斌当年我那件事儿就没办成,就是差点钱。所以,今天看到这么一个有理想、有情怀的人,就是因为差点钱,那我得拉他一把。

周轶君:而且他们两个人都是山西人,对,还有说是山西人要帮山西人。乐视其实我自己对它也不是很了解,但有用过它一些影视的东西,他们很多人说它的关键在于铺张的特别快、特别大,有点像三星手机的那个GLAX的感觉。就是你理念很好,但是你太快、太快。他们之前在香港,刚来的时候,势头非常猛,跟很多的媒体都要去接触,非常地主动。但当时就有一些的媒体说,迟早要出事,感觉说你们其实到底在做什么,做软件、做硬件,什么都在做,你其实到底想往哪个方向去。当时就有一个报道说,就有记者问他们的有一个主管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他想了想说,我们就是想要更多的客户和更多的钱。这个东西是无底的,但是我仔细看他们每一步走的过程当中,你又不能不说他确实是有先见之明的,他的之前对于比如说电视机为什么要有单独的一个电视盒,我为什么不把它变成一种新的电视机产品等等,还有他那个时候在中国版权还很乱的时候,他就买下了很多的版权等等。他你不能不说他没有先见之明,他有一种东西在拽着他比别人都早走了半步,你可以看到。但是,我觉得这个雄心好像比他的一些计划走得还要快、还要大。

马家辉:市场的接受度。

周轶君:也有,政策的变化等等。

马家辉:我说的负面新闻除了资金缺口,还有在香港那时候气势很大。对香港人来说,打击蛮大的,为什么?他从香港本土的一些电视台手里抢掉了世界杯,什么英国足球局、奥运,种种的转播专利。那我们觉得香港好像应该有的东西都没有了,然后,他抢去了,然后还说要收费才给我们看得到等等。那时候在香港走去哪里卖电脑的地方、卖家电的地方,都是看到乐视一个大招牌,你知道香港人,你说好听是幽默,说不好听嘴巴是刻薄,都喜欢把他乐视,广东话叫做“大窝”,他喜欢把谐音改做“大窝”,早晚出事。

窦文涛:是差点就出了这么一个大窝。

马家辉:当然不是幸灾乐祸,就是香港人嘴巴就是这样,而且市场千变万化,特别在科技,对不对?我们这几天看到的新闻是什么,雅虎现在亏得一塌糊涂,我那个老派人成长的年代,雅虎就是未来,它就是未来,这么新的东西,而且它其中一个老板创办人是华人,我们很光荣的。想不到镜头一转,跟不上了。

窦文涛:你说像他们这种企业家,比如我看有一个帖子就在说,说实际上比如说这个孙宏斌和贾跃亭不光都是山西男人那么简单,好像又跟柳传志有些什么关系。然后,为什么,就是说据说是决定给他钱之前,孙宏斌先去见了柳传志,还是见了谁,就说中国开始了,说他们有一个中国企业家最高的一个俱乐部叫什么泰山会,是吧?然后,在这个里边得到的。我现在就知道,至少他们都上长江商学院不是为了上学,是吧,就是为了融资。因为你觉着很有意思,其实就是说这些大老板们之间的这个关系,后来我发现是很重要的。你按照香港人一般的逻辑,在商言商,讲的都是利益,可是我觉得大陆的这些人、大老板们之间不简单的是利益,就是说你有个人脉,有个关系,还确实是挺管用。

周轶君:他当中有一段,反正也是看人家写的说,是因为孙宏斌想做第二代的什么中国企业教主,他认为第一代是柳传志,他要做第二代,然后要再提拔下一代等等。好像你刚才说的不光是钱的问题,还有一个江湖地位,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在什么地方落下我的脚印,这个好像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有钱人总有要改变世界的梦想

窦文涛:你就说,所以我们很难想象,就这些人他图什么。我认识的有的有钱人他们就止了,止步了,比如说陶醉在自己的生活爱好里。其实我最羡慕的是这一类人,就是挣够钱了,过自己的日子,咱们不干什么好事,但是也不干坏事就行了,对吧?

马家辉:就香港人叫隐形富豪,我也是最羡慕的。当不隐形,当著名的富豪才惨了,坏事不能做,然后你还有很多压力逼你做好事,讲句话都要非常谨慎。

窦文涛:做了好事也未必有好报。

马家辉:对。

周轶君:你们最羡慕这样的人,我一点都不羡慕,我其实最羡慕的或者说也是我最恨的就是说那些赚了钱要改变世界,甚至改变人类,就你没有给他权利去改变,他也要去改变。比如说像扎克伯格他们要去外星去找,他不是找了霍金从俄罗斯拿了钱以后,还有跟特斯拉的创办人,他们几个就像一个小俱乐部一样,说要去找外星人,他们有一个计划叫启动计划、突破计划。那个霍金很早以前他警告过打了不要去找,就像刘慈欣写的《三体》,就是说你找可能不知道把什么给招来了,他最早也是这样去认为的。好,到现在他改变想法了,他说我们要到地球以外去寻找家园,我就不喜欢他折算变来变去,然后关键是人类授权给你们了吗?你们就去找,你们真招来什么怎么办?不就是他们有钱,有钱的人他们改变了企业以后,就开始他们要改变生活方式,要改变世界,要改变未来。未来最不可测,可预测未来最好的办法是创造未来,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窦文涛:对了,就有一些人过去是靠着政治的力量创造未来,资本主义时代了,靠着资本的力量创造未来。但是,好像没有资本,就没有进行过公民咨询。就是全体人类要不要你们创造的这个未来?

马家辉:真的是这样吗?靠着资本,我觉得靠着资本是可以剥削现在,通常是为了剥削现在才能累计资本。创造未来靠的是什么,我觉得还是梦想,当然是有风险,比如说去寻找外面的东西可能招来不好的东西,也可能招来一些我们意料不到的一个新的希望。梦想,特别有钱的人,因为有钱的意思是说他有能力去往那个方向去推动。那梦想可能说我做慈善,比如说我们谈过的刘晓光,治理沙漠等等的,可能是对外国人来说,外太空的探索。你不是说,有些有钱人家里,人家家里书房的墙壁都贴着一张什么,世界地图,这就是差别。

周轶君:我以为你说以前还有人贴的纸的硬的书,其实是一张照片。

马家辉:然后,我在美国去过一些也是成功的企业家家里,十个里面有八个是贴着什么,一张外太空的图,银河、宇宙,他的梦想。

周轶君:这个是野心。

马家辉:可能因为他们地方成长的环境不一样嘛,所以他们家里只要小时候不管穷不穷,家里有个望远镜,仰望星空,他们的梦想在那边。

周轶君:他们最能变成我们的噩梦。

窦文涛:所以为什么他们最爱唱歌,他还是心里有他的梦想,对吧?咱们现在再听一个首富唱一唱,今天是演唱会。所以我就觉得,你像我们凤凰搞一个盛典叫“影响世界华人盛典”。其实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人生观,比方说有一些人是我们敬佩的,他们的梦就像dream,我能影响这个世界。我的梦想就是千万别影响这个世界。

周轶君:世界千万别影响你。

窦文涛:或者你也千万别影响我,咱井水不犯河水,对吧?因为我没把握我影响的是,谁知道会引起什么后果,对吧?就像你说的扎克伯格我也影响一把,把外星人招来把我们全屠了。所以,我是说而且你影响世界,有些人真的是他就追求,比如说我记得有一个名人说,我记得人生在世,世界能够因为你而改变一点点,这就是意义。我觉得我跟你真是相反。

周轶君:说得好激动。

窦文涛:我说最好世界因为我什么都没变,对吧?我不想改变,我可以欣赏这个世界。

马家辉:你这样倒过来想,其实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你可能你的存在就改变了别人,比方说旁边的人需要你帮忙了,比如说我欠人家两万块,你又不肯借给我,你改变了我下半生。

窦文涛:借钱这事儿,你放心,快过年了,最近我也挺紧张。不是,我不是说不佩服,我特别佩服,我只是说我不是这块料。但是,我就觉得什么叫一言九鼎,你追求影响力,你的事儿也就多,你比如曹德旺咱就说,就像那天咱们讲周有光家辉说的一样,说的话是同样的话。可是因为他是他,他一说中国税负太高,哗,这就成了新闻头条,轶君你不也看了?

周轶君:对,其实很不公平。你像习近平主席前两年去访美的时候,不是还有一条官方的片,就是说中国企业到美国去投资,说从2000年开始给美国人提供了80000个工作机会,为什么那时候可以?那好多因为说的是国企,他这个是民企,他说的这个话其实讲税负高,很多人就是其实企业家相互我也听到一些,他们也就说是的。就是说税负高到他们所谓的叫死亡税率,你要真全部交,你就甭赚钱了。所以,各个人都会有一些办法让他少交税,但是以后一抓也就一个准,你都有经济问题,一个也跑不了。

窦文涛:真是,我觉得这些大老板做大了,他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看你随便说句话,继李嘉诚跑路之后,现在曹德旺要跑,曹德旺赶快得声明。我的企业都在中国,我的投资都在中国,是吧?

马家辉:因为那个大老板世界跟我距离太遥远了,我经常不解,不要说什么大事,对于一些小事我也不解。举例,记得吗?有一个人叫罗兆辉,神童辉,他是做地产,卖房子的,小经纪,在香港街头那种。后来跟大老板搭上了,一些大富豪,香港最重要地产商,周星弛什么吃喝玩乐,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绯闻出来。后来,他的事业就倒了嘛,他就买了中环九号,皇后大道中,那个叫死亡大厦有人说,因为那么多人来,谁买它它就倒了。然后,倒了,一落千丈,然后做了很多疯狂的事儿。然后,后来就去了大陆生活、死掉,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当时的大老板不给他支持,你不需要给他几个亿,我给你两千万,你就够改善生活,你不用死在东莞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