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081224音频》“老男人”罗大佑谈中年危机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081224音频》“老男人”罗大佑谈中年危机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演员:人前风光人后受罪

《锵锵三人行20081224》

郭敬明代表中国梦 应授予主旋律贡献奖

音频资源 

《锵锵三人行20081224音频》“老男人”罗大佑谈中年危机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嘉宾:罗大佑 马家辉

本期文字稿,滚动下文查看

主持人:窦文涛           
本期嘉宾:罗大佑 马家辉      
本期话题:人到中年 如何面对“中年危机” 人生“第二帕”如何开始

《锵锵三人行20081224音频》“老男人”罗大佑谈中年危机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MerryChristmas,今天要谢谢家辉兄,把我大佑哥给拉来了,圣诞快乐。

罗大佑:圣诞快乐。

马家辉:你们是老朋友了。

窦文涛:对,多年前上过《锵锵三人行》节目嘛,那回也是不醉无归。

罗大佑:不醉不归。

窦文涛:今天正好咱们三个老友凑在一起过这个圣诞节,先碰个杯吧。

罗大佑:干杯,干杯。

窦文涛:MerryChristmas。

马家辉:不醉无归。

窦文涛:很多人都关心大佑的近况,我觉得你可以先对着那儿跟大家问个好啊,圣诞节啊。

罗大佑:圣诞快乐。

窦文涛:圣诞快乐,但是怎么觉得说的有点无精打采的,你对圣诞是个什么概念?

罗大佑:圣诞快乐。

马家辉:罗大佑回来了。

窦文涛:对,他的标准姿势啊。你喜欢过圣诞吗?

罗大佑:我当然喜欢了,我觉得圣诞节是一个一定要过,然后大家一定会把这个气氛营造出来的节日嘛,到这个时候,朋友在一个礼拜以前就说到去哪里啊?圣诞怎么过啊?平安夜怎么过啊。

马家辉:买礼物是过节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感觉,我不晓得这几年的圣诞节,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怪怪的,因为这几年每一年都在炒一个新闻,说圣诞节根本不是耶稣圣诞的节嘛。

窦文涛:啊?

马家辉:那其实应该真正是在6月嘛,这是一个另外有宗教的理由,这是假的,对,完全考据出来它的假的,根据重新来定义,根本是在6月出生的,这个只是另外一个宗教理由,怪怪的。我们从小说圣诞老人,后来当然不相信了,现在连这个都是假的,那我们在互相催眠,是不是?我感觉怪怪的,可是还是很高兴嘛,对不对?大佑你刚刚说。

罗大佑:2000多年了吧,我估计2000多年下来就是大家经过各方面的这个教会、那个教会,对不对?各种政治势力、各种宗教势力这种妥协,各个组织、单位之间的妥协,到最后大家觉得说可能这样下来到冬天,快到过年以前,大家心里上觉得快过年了嘛,总是冬天以前可能吃不饱、穿也穿不暖,可能到冬天树立一个比较好的气氛,说出来这时候大家可能比较好过冬。

窦文涛:就是春来秋去嘛,冬天来了,周而复始,年代交替。

罗大佑:对,对。

窦文涛:大佑不是还说嘛,咱们过春节的时候,不是原来传说就叫年来了嘛。

罗大佑:年来了。

窦文涛:年是一种传说中的一种怪兽。

马家辉:一开始就是怪兽。

罗大佑:对,要敲锣打鼓放鞭炮把这个年赶走,对不对?

窦文涛:所以你今天来啊,我倒想起不是年来了,中年来了。

罗大佑:中年来了。

窦文涛:为什么?最近他们有事儿,四个老男人,不对,我们就叫老干葱,北京话就是四个老干葱。

马家辉:这个念头,我这点不服气,过了28岁就被称为老男人,女人更惨,女人过了25岁就自称熟女。我们以前我们小时候看那个A片,所谓熟女的A片是40岁以后才叫熟女,现在不是,28岁到40岁叫熟女,40岁以上升级了,叫超熟女。

罗大佑:没有,那次我在排队,那次我在排队然后后面这个大概18岁的一个小女孩,然后她再后面有一个15岁的小女孩,我听见后面在讲话,我听见再后面一个女的,哎,前面那个老太婆怎么怎么样,18岁变成老太婆。

窦文涛:老太婆,那这18岁的说前面那个老头儿干什么呢?

马家辉:都是这样一代推一代,陈冠希刚出道的时候,有过一个新闻,可能大家都忘记了,惹的天怒人怨,有记者访问他嘛,谈到他对前辈们,刘德华、郭富城、黎明四大天王有什么感觉?他说那些老头,陈冠希刚出道的时候。

窦文涛:而且这中年确实是,你看最近聊那个什么周慧敏和倪震的事儿,最初你看倪震说提到一个词儿,就是中年危机。就是不是说有些人到了中年会有点惶惶不可终日,比如说甚至是找女孩子,也可能是一种内心惶恐不安的一种反应。所以我就想,李宗盛、罗大佑,还有这个周华健,年轻一点是张震岳。他们四个算是中老男人吧,最近组织一个SuperBand,叫纵贯线,就是要玩儿音乐,是要再度出山嘛,教父?

罗大佑:我们一直在出山的状态里面。

窦文涛:一直没回山是吗?

罗大佑:对,一直没回山寨上,但是就是怎么讲,做音乐一直在做嘛,就是没试过四个人一起干一票。这次就是因为大家都积蓄了多年的经验,但是没试过把不一样的音乐形态放在一起。我觉得这在华语乐坛里面是一个新的尝试,那我们地下有个规则就是不准“炒冷饭”,不准去搞以前的什么《恋曲1980》、《我是一只小小鸟》、《朋友歌》那样旧的歌,看有什么新的挑战在21世纪弄它一次,给自己一个挑战。

马家辉:大佑刚刚提到一个词叫经验很重要,所以我觉得中年绝对很多人说什么危机,我觉得那是狗屁,为什么呢?中年很快乐一个阶段是说,你还没老到说没办法去做其它事了。

罗大佑:没错。

马家辉:你还有很多精力、创作力,可是你又很有自信,因为做什么事情都觉得很害羞,我们年轻一点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不自在嘛。

罗大佑:对。

马家辉:穿的奇怪一点什么就觉得不自在。

罗大佑:对。

马家辉:可是你中年有了那个自信心,你就可以再去找新的方向。

窦文涛:不过马博士,这中年跟中年也不一样,你像我这中年的,我是40岁,你这中年呢,你能透露吗?

罗大佑:对,我这中年是54岁。

窦文涛:54岁,都是中年。

马家辉:对。

窦文涛:所以比如这40岁的,别人告诉我说,说心理学家讲过,就是人到了从39岁开始,心理上会有一个U字型的一个规律,就是说比如说就像我这个岁数,有时候会觉得万念俱灰,或者说觉得怀疑自己以往做的一切事情的价值,而且对未来看不到希望。但是说大概到43、44岁,这个坡你就爬上来了。

罗大佑:对。

窦文涛:所以我就不知道50岁这个中年又是个什么感觉啊?

罗大佑:我想讲的简单一点,文涛,我想最简单的一个想法就是说你是人生的Part2,我们叫Part2。

窦文涛:第二帕。

罗大佑:第二帕,就像我们的电影里面对不对?教父第一集、教父有第二集嘛。

窦文涛:对。

罗大佑:通常电影都是第二集拍的比第一集烂。

窦文涛:对啊。

罗大佑:因为为了要把第一集的余威拿来赚钱。第二集跟第一集通常它都需要一个休息的时间,这个休息的时间假如够长的话呢,你这个韬光养晦的时间够的话呢,自然第二集会比第一集精彩。

刚刚家辉讲的,你在中间休息的这段时间,经验有了,然后知道怎么出手。像我们现在我觉得有个好处,电脑我们没有太沉迷,但是也不是不知道,可用可不用,跟电脑之间保持一个若即若离的距离。

窦文涛:对,对。

罗大佑:既也人性,又可以发挥它。

马家辉:它就只是你的工具,你不是被它绑。

罗大佑:对。

马家辉:你就使用它的。

罗大佑:对,这个就很重要,我们下一代我觉得,对不起啊,观众朋友,我们下一代的朋友们,比较悲哀的一点就是很多人是被沉迷在游戏机、电脑、网络里面。

窦文涛:网络里边。

罗大佑:他没有这个东西他们就完了。

窦文涛:最近国家已经出来了那个精神病的一个标准,就是比如说你连续一个月每天超过几个小时上网,这好像就是符合一个精神病的一个症状了,这就成瘾了嘛,完全成瘾了。

马家辉:对,这个问题有很大的讨论,因为最近美国也出了最新的精神病的手册嘛,有人比对,前后有6个版本,每一个版本里面列的精神病的项目是比前面的两倍、三倍这样增长,什么事情都是精神病。像你这样十年话痨,这是绝对给心理医生说精神病,怎么可以讲那么多话呢?

窦文涛:你还真没说错,有一个精神病医生给我写过信。他说根据长年对我的这个观察,就包括好像在电视上我的这个笑啊,他断定,他说你一定是精神病。这疯子都聚一块儿了。就是说啊,说这个中年的这个年龄,像你刚才讲的呀,但是怕不怕被时代所抛弃啊?你像最近有个电影《梅兰芳》,其实我总觉得这个里边表现主创人员的某种感触。这里面讲的就是演京剧的这个角儿,对吧?新的上来旧的就走。

罗大佑:对。

窦文涛:这个东西是很残酷的,尤其是音乐,你说这个演艺界,你比如说现在听歌的一般就是20几岁的,像你说的说我沉淀了,我积累了,我厚积薄发了,可是您50了。那么你还能满足他们年轻人,因为音乐一般认为是年轻人的狂潮嘛,那你有这个担心吗?

罗大佑:我不觉得这是年轻人的狂潮啊,我一直不觉得是这样,我觉得音乐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永远要面对自己,最重要的一点是,像我前天,我前天神经病。去日本买了一把吉他,在那边试了半天,我试了大概有一个钟头左右,光是吉他的过程就看了四把电子吉他,我看了之后看大概有半个钟头左右,我选定了那一把,然后请他们的售货员把它拿下来,就坐在那边弹,比较小声的弹,因为最近要做一个杜琪峰电影的配乐,那我想用电吉他来贯穿起整个电影。就在那边弹,我弹了大概有一个钟头左右。

马家辉:他也没赶你。

窦文涛:看你是年纪大了,干什么都慢。

罗大佑:他们是很多地方是可以弹吉他的,我发现我还是可以沉醉在那个音乐跟那个声音里面这样。因为音乐最大的定义就是你要可以娱乐自己嘛,孔子不是讲嘛,又搬出孔子出来,孔子讲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但是你先要能够独乐乐,对不对?你先要能够娱乐自己、感动自己,你才能有那个氛围去感动别人嘛。像当初我写《童年》的时候也是自己,哎,写完了以后觉得不错,才能觉得《童年》是让别人也享受大家自己的童年,所以自己有那个感动,我相信是音乐里面很重要的一个东西。

窦文涛:对啊,这个我觉得他是跟李宗盛、还有华健也都是巨蟹座,是吗?

罗大佑:华健不是,华健是人马座。

窦文涛:他跟李宗盛都是巨蟹座。

罗大佑:对。

窦文涛:巨蟹座的人这个非常感性的,所以说我倒不怀疑你感动自己,但是我就觉得到中年四、五十岁的时候,有没有担心会被这个时代潮流所抛弃呢?

马家辉:大佑,你记得我们那天在你家吃火锅,我们吃火锅,然后看着电视放着什么演唱会,滚石乐队。

罗大佑:对,对。

马家辉:滚石乐队多少岁了,那个场面红到了大概50万人。

罗大佑:不止,好像150万人那样。

马家辉:150万人啊,我们还研究他们上厕所怎么办?挤在那里根本不能动,全部一群,滚石乐队的乐手在唱。

罗大佑:他们几个家伙,那个算老年的了,那个我们就不能比了,他们几个家伙大概是1940年到1941年出生的嘛,那应该是65、66岁左右了吧,应该有了吧?

窦文涛:对,对。

罗大佑:应该有了。

窦文涛:所以,人家早就说亚洲娱乐工业很有问题,就是说他利用年轻人的身体,就看上去都是那个十八、九岁的那个面孔和肌肉。可是实际上,你觉得就像你说的,我在香港看过一个年龄也很大了,但是你会觉得那是他非常成熟的一个时期,而且各个的现代东西配合他之后啊,在场就在那个会展中心嘛,10万人大家狂欢嘛,他就“咵咵咵”那么从台上背光走下来,你就感觉像上帝一样,风采不但没减,甚至更牛了。

罗大佑:对,在前面就有一个50个最具魅力的那个。

窦文涛:最佳,家辉博士就是50魅力人之一。

马家辉:没有,那是因为最近有个活动嘛,评选中国的媒体集团,评选中国魅力50人物,我也觉得有点怪怪的,突然上去当然很高兴,我也常跟朋友自己调侃说,我就有点不敢当啊,因为其中一个标准是说人品怎么样,所以觉得人品。

罗大佑:品质上的。

马家辉:而且这个对我中年也不是好事。

窦文涛:对。

马家辉:我没拿到这个之前老婆也管我蛮松的,一拿到魅力男人,哇,管的真是严呢,我觉得我是吃亏了,身受其害啊。

窦文涛:这说明啊,中年咱们还是可以出发。

罗大佑:对,对。

窦文涛:其实跟大佑哥聊天,我这次见到你啊,感觉你这个精神状态啊,好像相当好。

罗大佑:因为圣诞夜嘛。

窦文涛:圣诞夜,真会装,圣诞夜。

马家辉:另外有2009年的新计划,吉他又多买了一把,整个人在状态之上嘛,准备出发。

窦文涛:所以他们就有人讲啊,说是40岁的时候会有一个比较拧巴的时候,但是当你到了50岁的时候啊,你好像就都搞通了,都想通了。

罗大佑:都想通了,对。

窦文涛:都想通了,而且这个人也变得比较达观、比较开阔一些。

罗大佑:对。

窦文涛:你有这个感觉吗?

罗大佑:对,这个感觉蛮清楚的,对。

窦文涛:是吗?

罗大佑:对。

窦文涛:那也就是说也经历过一个挣扎的时期。

罗大佑:当然,当然。

窦文涛:那个时期是怎么样?

罗大佑:我想承前启后,那个时期应该是,我想孔子讲四十不惑对不对?可是接下来我们讲Part2嘛,你已经不被20岁的那种青涩跟那种少年轻狂所困惑。30岁的那种举棋不定,然后进入人生的那种要面对人生各种各样的那种浮世绘的东西所疑惑。40岁开始不惑,已经开始避开,经验各方面你已经有了,可是接下来Part2私下来这怎么走?你体力开始觉得有限,演唱会以前又蹦又跳的,现在考虑的是又蹦又跳的时候会摔一跤的。

窦文涛:是吗,身体最有感觉了。

罗大佑:对,会有一点感觉,对,就开始想说是不是要多靠大脑、多靠创作,甚至发现说自己创作的频率开始减低了。

马家辉:那内容呢,大佑?因为你说多用大脑、多用创作,因为你一直都是智慧型的歌手嘛,你看这个东西从音乐、从歌词一出我们都把它当诗一样背,那到你比方有了人生的阅历之后,你对于你创作那个东西,我们不讲量,因为你到一个阶段,你可能量主动的减低,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好的,有些东西你不屑去做了。可是在你很认真去做的时候,那些歌的歌词,你觉得有没有什么样的变化?

罗大佑:会啊,当然会啊,第一,情歌明显减少,年轻的时候,20岁、30岁的时候你可能交比较多的女朋友。

窦文涛:反映了自己的地下生活。

罗大佑:对,然后是旺盛,内外的那个精力旺盛,女朋友换的比较多一点。可是到了年纪一多,你的对象开始稳定下来,就是其实这种情歌方面就不会写的那么激情,老实说一个人的心脏也是,现在也经不起那么激烈的东西。

窦文涛:不过你始终是悲观的,那天人家还说呢,说《恋曲1980》的时候就是什么“今天的欢乐将是明天创痛的回忆”,那么年轻已经感觉是少年老成了,今天的开心往年都是伤疤。

马家辉:大佑还是有转变,我其中有个经验,我有幸有个机会偷听到大佑一首新曲的两句歌词,谈什么呢?谈永远拥有那份感觉。那我看完以后我就跟我老婆讲,我说这个家伙骗了我们几年,明明那个是《恋曲1980》,说你不要问永远,永远是什么?不要问永远。

窦文涛:没错,没错。

马家辉:现在又来告诉我说,我们要永远。我怎么办?歌词对人生的境界另外一个看法,就至少那首歌词我是感觉到,体会到出来这样子。

窦文涛:那么你说第二帕在思想内容说会有什么倾向呢?

罗大佑:至于这个问题请看最近我们出的一首歌叫做《亡命之徒》。

窦文涛:好家伙,人家就说“老房子着火,没法儿救”啊,这个亡命之徒,不过咱们也听一个老歌,老的圣诞歌,年年这一天平安夜,我们《锵锵三人行》都给大家放,你也喜欢的嘛,JohnLennon的《圣诞歌》,《MerryChristmas》。中年亡命之徒,大佑明天还跟我们接着聊,今天毕竟是平安夜,家辉博士跟我们讲一讲啊。

马家辉:平安夜对不同年龄的人有不同的意义,特别假如我们讲到中年的话,特别我这种中年怎么说呢?有小孩的中年,而且不是普通小孩,家有玉女初长成的中年。平安夜我们是忧郁的,为什么呢?

两个忧郁,第一个是说自己没有节目,自己还没老,但我说出在家里火炉旁边那种享受,还没到那个年龄,还能出去玩,可是也太没有那么年轻,不喜欢跟那些小孩出去玩。怎么办呢?那有忧郁了。另外呢,又担心女儿又出去了嘛,平安夜要出去玩嘛。女儿大了嘛,以前女儿还被你抓着坐在膝盖上面。所以中年的平安夜的忧郁是很严重的,特别是家里有小孩的人,也担心他们,因为一直都有句话说嘛,平安夜比较会失去理性、理智。

窦文涛:最多的失去童贞,就是过去杂志上有讲,包括安全套嘛,很多单位平安夜在大街上发安全套嘛,就是说这种行为会比较多。

罗大佑:也包括喝酒、开车这类的东西。

窦文涛:是,是。

窦文涛:所以你看家辉博士更担心了。

马家辉:非常的忧郁,以前是只忧郁自己,现在还忧郁小孩,这平安夜现在越来越不喜欢过了,我以前是很喜欢的。

罗大佑:那你为什么不带你们家小闺女一起过,开个ChristmasParty呢?

马家辉:她大了就不会跟你玩了。

窦文涛:没错。

马家辉:她有自己的同伴,她会给你一个时间,六点到八点跟你玩,八点以后她就说,爸爸你睡吧,她就出去了。

窦文涛:没错,现在所谓的父母辈的跟孩子交朋友,就是很真诚的交朋友,实际上还是年龄的差距不可回避。比如说他十八、九以上的,基本上他也就是跟你应酬应酬。

罗大佑:敷衍一下。

窦文涛:对,到天更晚了就是,爸爸您先睡吧,我还有事儿。

罗大佑:真的。

马家辉:那个平安夜,你看然后对很多人来说,特别是对几种人忧郁嘛,我刚刚说的这种中年环境的人。另外一个坦白讲,以前美国有一个统计,对于穷人、经济环境比较不好的人,在平安夜自杀率特高。

窦文涛:这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啊。

马家辉:对,对,因为种种经济压力还有情绪,有些气氛,每个人都在一家团聚、分送礼物。

罗大佑:对比特别大。

马家辉:对,没错,他平常不觉得,那天算来一个终结了段,好多城市,美国的调查都有这种城市。

窦文涛: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咱得提醒,大家还是要快快乐乐的。

罗大佑:对。

窦文涛:不能寻死。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凰男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