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20120525 |《舌尖上的中国》是食物色情片

  • A+
所属分类:锵锵三人行

《锵锵三人行》温馨说明

感谢那些和《锵锵三人行》有关的日子,感谢窦文涛,感谢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获取每日最新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斜杠圈儿”,每天一个免费资源赠送!

《锵锵三人行》20120525 |《舌尖上的中国》是食物色情片by斜杠圈儿

《锵锵三人行》20120525 |《舌尖上的中国》是食物色情片
《锵锵三人行》20120525 |《舌尖上的中国》是食物色情片

凤凰卫视2012年5月25日《锵锵三人行》文字实录:

窦文涛:《地沟里的中国》才是纪录片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文道和家辉也是两个吃货,所以正好谈谈这个话题。最近你知道要不说我又要表扬央视。

马家辉:每天表扬。

窦文涛:对,我觉得以后每天表扬一次央视,确实是值得我们学习。

梁文道:现在就赶快转台吧。

窦文涛:可以现在赶快转台,听完我对它的表扬再转台。央视最近播了个纪录片,叫《舌尖上的中国》,火了。好家伙,就是说,你知道,不说别的,说淘宝网站上面,比如说有一种火腿,云南的一种火腿,一个月一下子成交,比如说45件交易,有44件是在这个纪录片播出之后。

梁文道:卖出去的。

窦文涛:这些家里的吃货们一边看一边就上网订,订这种,各种各样的吃食,我也看了,《舌尖上的中国》。

梁文道:我听说了,我是昨晚才网上赶快看一下,是拍的不错。

窦文涛:是拍的很讲究。

马家辉:你刚说晚上马上,不玩这个节目,他的东西已经卖得好,不仅是电视的效果,我写文章也是嘛,我最近跟文道,在香港,一份报纸,写专栏。当我谈中国的未来,特区的前途的时候,没有半个读者来信。当我有一天写了,我突然向吃一个煲仔饭,广东的煲仔饭,然后我吃过哪里的好,哪里的话不好,马上第二天365封电子邮件来问我。

窦文涛:没错,这个人的基本欲望

梁文道:这是舌尖上的中国人。

窦文涛:是是是。

梁文道:比如说我常常去马来西亚、新加坡嘛,我常在那边也写东西,或者什么报纸专栏,也去那边做节目,有时候我谈到一些政治,马来西亚的未来什么这些一样不理你,但是一说到这趟来没有吃到很好的肉骨茶,在电台里面,听众电话就来了,哇、哇、哇,你搞错了,什么地方才好吃,然后他们彼此吵架。就华人无论走到哪里,你跟他讲吃就对。

窦文涛:我跟你说,这帮吃货你就说吧,就是说晚上看,你知道我前几天,我也追着看了好几集,我天天晚上看,晚上看就饿,你看有网友就说,说这个高清,央视还有高清频道,这个高清摄影机要人命,说是口水都留一地了,绝对是深夜报复社会的利器,都快饿哭了,饿成这样。然后呢,有南京的观众说,馋的就想去舔屏幕,有一个网友说,看到一半,实在忍不住,打开煤气灶,把家里冰箱里唯一的一条鱼给煎了,我也有这感觉。我说人的欲望,我看前三集吧,是晚上看,我这结石呢。

梁文道:这是修行啊,苦修啊修炼。

窦文涛:拍的真好,但是完了,今天我看第四集还是第五集,我是今天吃完中午饭开始看,我突然看着没什么意思。

梁文道:撑了。

窦文涛:对,一饱,一吃饱了你发现这个片子,当然咱不能这么说。

梁文道:以我的标准比较客观,为什么?因为我是常常吃完饭我还能继续看影视节目的人,因为我要写这些东西,我常常看影视节目,我就算饱了我看,像昨天晚上这么看,我觉得还是很好看。其实因为从专业角度来讲,我甚至觉得这是,我所见过的,华人拍的,这种讲美食,讲食物的节目之中最认真的,真的是。

窦文涛:家辉你可能没看,它这个我觉得关键一点。

梁文道:有史以来最认真的。

窦文涛:就是它这个总编导好像叫陈晓卿,姓陈的,她说的一个,她说她是带着对食物的敬意。

梁文道:她就是个大食家。

窦文涛:和感恩去拍这个东西,而且她拍的是老百姓的食材,比如说是金华火腿,比如说是什么什么云南的,或者说是安徽菜里面的一个叫什么臭鳜鱼,或者是豆腐,中国人,各个地方的人。包括像蒙古族的,蒙古族的怎么做奶豆腐,甚至你说煲仔饭,就香港的腊胃、腊肠、煲仔饭,她拍这个过程,特别是她还弄得跟中国老百姓的这种团聚,亲情,这种生活方式结合起来。

马家辉:我是有上网看,因为她的内容好看那是一定的,因为中国太大了,中国中国,大国大国,大陆嘛,一定有拍不完的吃的故事,别说什么蒙古、西藏,光是广东要拍的故事太过了,我上网看了一下,我觉得她的灯光,整个镜头弄得很好。让我想到我们,比方说认识一些朋友,他说他去欧洲留学,学什么?学拍照,学什么拍照?他学食物摄影,他花了4年时间,他拿了学位,他的主科就是只拍食物。他说每天就要拍一盆菜,所以这是有的专业的部分。我说干嘛,为什么食物有特别不一样的拍法?他说不一样,打灯。比方说食物本身是白色的话,它的灯光要怎么打,红色怎么配,所以我觉得那个节目,我在网上这样看,我觉得不饿也变饿。

梁文道:对。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而且你要知道现在拍食物,变成一个全世界的趋势。前几年我们还谈过,说那时候美国本来就个电视频道,破天荒的叫做《food network》,就是食物频道,就从24小时就不停讲吃的喝的,后来这个频道火到什么程度?它要开第二台,就两个台24小时啪啪啪不停播,全世界观众现在都爱看这类节目,天天就守电视,就流口水。所以现在很多人形容这是什么?这叫食物色情,就是食物色情片。

窦文涛:对,我就想说这个,就是说食色二欲,这就相当于是食欲的AV频道。

梁文道:对,没错。

窦文涛:AV片。

梁文道:你就比如说看AV,看到那些东瀛老师们这么干,不行,然后有个男的就想自己解决消乏了对吧。那看食物这个色情片,看着看着不行了就泡个康师傅什么对不对。

窦文涛:把家里那条鱼。

梁文道:对,就一样道理。

马家辉:色情片不会永远是集体淫乱吧,你看食物频道,一定是集体淫乱吗?

梁文道:它很荒淫,它更荒淫。

马家辉:一定是一群人。

梁文道:有一群人,然后一桌菜,这是荒淫无度。

马家辉:而且的确很像,把筷子,把刀叉伸进你舌头里面,有多深的,有多深就伸多深,我觉得那个比很好。

窦文涛:所以刚才家辉完全不了解情况,他一听我说今天聊舌尖上的中国,他说啊,要谈色情嘛。这个,当然我给你说,斜的不光他一个。你看也有那个网友损的,说是什么,说是纪录片吗?《舌尖上的中国》,说《舌尖上的中国》是宣传片吧,《地沟里的中国》才是纪录片。所以你也可以看看有人画这个漫画调侃,说是中国人舌尖上的什么呢,元素周期表。

梁文道:对,现在有个说法,说这个周期表不吃一圈算不上中国人。

窦文涛:没错、没错、没错。你知道最近,有返华风波,西班牙有一个人,当然这个在欧洲很多,就骂中国人,有些人说现在西欧的欧债危机,他们把气就撒在华人身上,然后他就是骂,这个文章的题目就说中国是猪,就说中国猪,但这个也不新鲜,他就说中国就是会造假,说是你们皮鞋、眼镜、手带,什么都能造假,说你们真想跟我们欧洲学,你把我们的道德也能够学过去才算等等。

梁文道:但我跟你讲,这个东西将来是我们称霸全球的关键。你知不知道昨天出了个新闻,昨天美国国会做了一个调查报道震惊全美国,说原来美国的国防工业,他们非常先进的战斗机、航空母舰、潜水艇,里面不是很多零件嘛。

马家辉:对。

梁文道:大量电子零件原来是跟中国买的,现在发现里面有很多的伪冒劣产品,他说将来会瘫痪他们国家的战斗力,我们跟美军拿什么打?就拿这个就把你搞定。

窦文涛:我们这个就算进入敌人心脏了。

梁文道:真的是,你说飞机起来,啪,就掉下来。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你看这不是也有人微博上,就它引发很多话题。说有两个《舌尖上的中国》,一个《舌尖上的中国》充满阳光与感动,是由纯朴、温情、唯美、感动、诱人、人文情怀、奶奶的眼泪、妈妈的手、故乡的回忆写成的。而另一个《舌尖上的中国》充满晦暗与肮脏,是由添加剂、致癌物、地沟油、增白粉、瘦肉精、农药残留、荧光粉、反式脂肪酸写就的,我应该爱哪个中国?

马家辉:其实这个题目很简单,解决方法。像那些什么《非诚勿扰》这种节目,不是都找一个心理学家坐在那边吗,讲完一堆男女的事情之后,有个人就说,你们要怎么样维护纯良的关系,心理的健康。这样一样嘛,我们到时候找个医生,在这种节目最后,讲完一堆中国的美食传统艺术,最后找个医生出来说,解说嘛,各种观众请注意,假如你吃完这个什么肚子痛,发烧什么,你应该赶快吃什么药,把它来解说一下,那就完备了吧。

梁文道:我觉得很怪的地方是,我向来心里面本来就觉得中国在吃这个东西上面是很矛盾的。你说今天我们看到这个舌尖上的中国,一个地沟油,一个充满阳光与空气跟大自然。其实是并行不悖的,我们从来都是这样。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老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懂吃,真会吃,吃的最好的民族。我也觉得到现在中国菜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好吃的菜,我自己觉得,但是很奇怪,你比如说你走出过门,比如说你问家辉在美国生活那么久。你到欧美那些地方,很多老美、老外都说听说中国菜很有名。老说中国菜是跟法国菜、土耳其菜变成三大菜系,但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真想要吃一顿好的,真的想要浪漫一下怎么样,不会想到中国菜馆,为什么?因为中国菜馆给你的东西永远都是给人的感觉就是最便宜,最贱,而且做的不好,很粗糙。

它怎样做不好呢?你比如说我在北美洲或欧洲那些中国餐馆你就看到嘛,人家比如说日本菜来了,流行吃寿司什么,那中国餐馆赶快也学一学,也弄寿司。人家流行韩国烤肉,它也赶快弄一弄,弄的什么都四不像,但它能赢你,就是我价格比你还低。就中国人走到外面开餐馆之后,你就看到了一个问题,他一直在斗的不是越做越好,而是斗的怎么越做越便宜,你做的越便宜,这将货就价,那个东西就越做越糟。其实反过来你看我们国内,我们很多的小吃摊,面馆福建沙县小吃,火了之后就全国一片福建沙县小吃,一条街上来10个,10个都在比便宜,都是越做越糟,越做越烂,那在这个情况下,你能不出地沟油吗?我吃那些东西,我就在想你这个油价,我给这个价钱应该连你用的那么油都给不起,那你这个油哪来的呢?它能不是地沟油,能不有问题吗?

马家辉:那可是同样的逻辑,你的消费者也有责任嘛,因为假如你看到越做越便宜,你就猜到了他的那个成本,压低成本,它一定是沟油。一些腐烂的肉,不好的肉什么的,你就拒绝那个东西。

梁文道:没错。

马家辉:现在中国的消费者是说,我也不管,它便宜就好了。当然贵也有好多人去吃,可是便宜,我还是光顾它,还是去买,假如你有那个拒绝就好了。

梁文道:所以这个问题就是全中国的问题,就我们很奇怪,我们一方面说我们很计较美食,喜欢吃好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其实一直有一个趋向,是要把好吃的东西消灭掉或者大家一起集体趋向做一些不好的事。比如说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开饭馆的。比如说我们老在北京,很多香港朋友说上北京,我知道你老在北京,你能介绍什么好馆子吗?坦白说我能介绍的就只能有几家。

窦文涛:很难。

梁文道:你懂我意思吧。

窦文涛:我觉得北京这个城市为什么令人失望,就弄不太清楚,就是它有的时候,北京一个馆子说好吃对吧,你就吃吧,过几个月以后。

梁文道:它就不行了。

窦文涛:突然不好吃了,非常奇怪。我觉得上海能好一点,上海还不错,就基本上一个小馆子还都能吃到。

梁文道:但是你说的那个上海的那个是特例我觉得,反过来北京的情况是全国常见的情况,北京的情况是什么?这个管餐做火了,它通常会有几个结果。第一个结果是是什么呢?老板就是要做大,本来我的小馆子每天晚上只能招呼100个客人,我把它弄到招呼300个客人,你的厨房就完蛋了。第二要不就是我这个大厨,整个团队火了嘛,我自己出去开。要不然给人拉了出去,要不然是什么样?我这火了,我开分店,一开分店它还是完蛋,所以我们看到过去10多,20年,我们目睹无数传说中好吃的馆子怎么样成了一个连锁集团,怎么样上市,然后最后完蛋。

马家辉:假如这种情况在香港,还有第四种情况,就是你的店不是买的,是租的。然后,那个房东,那个大的地产集团他们有做的火嘛。

窦文涛:加一点租金。

马家辉:对,合约到期了,涨两倍、三倍,你做不下去了,就只好关门了,这是香港的情况。

窦文涛:我觉得相比之下算华人的美食之都,因为在香港各种各样的东西还都能吃得到,而且算是不错了。而且这个东西你对于我们大陆人来讲,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这事需要有竞争,它有竞争自然就会想办法把它做的更好吃,你像我们去台湾,我就觉得台湾的饮食业,它也是不断的要竞争,要退出,像我们在依兰,你知道吗一个酒店,比如说你去吃,吃的烤鸭。

梁文道:那真的很好。

窦文涛:我也算北京呆过,我觉得北京烤鸭要加把劲了,一个传统是不是现在还能那么原汁原味守住,再有一个人家新琢磨出来的,台湾这个饮食也老爱琢磨,你知道我们吃的这种烤鸭,所以你说认真到什么程度,那天我们摄制组约好了去拍片子,人家说你们提前多长时间,结果我们到了饭店,我们迟到了15分钟,迟到15分钟人家就来跟我们道歉,就说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再等一个小时,我说为什么,因为15分钟我们烤鸭的那个火候已经过了15分钟,不是最好吃的时候,所以呢我们要对你们负责任,你们远道来吃,所以要再等一个小时于是我们就饿着肚子等了一个小时,最后做好了你知道,我觉得他那个就叫我简单来说就叫一口香,你记得吗?

梁文道:对。

窦文涛:其他部分先不说,他会挑出一个是厨师帮你弄的一种寿司,挑出这么一块肉,弄上点这个,弄上点那个,然后说,他教给你方法,不要细细嚼,一口吞下去,哎哟,我这一口吞下去,你就觉得整个脑袋都是香的,你知道吗,这个香就是余香就蒙了。

马家辉:像高潮一样。

窦文涛:像高潮一样,没错,吃出性高潮来,这东西精益求精的精神。

梁文道:对。

马家辉:精益求精?

窦文涛:全是谷精上脑。

梁文道:满脑子都是。

窦文涛:所以最近他有点性饥饿是不是?

马家辉:没有,我告诉你。

窦文涛:你怎么一听舌尖上的中国你就想别的。

马家辉:因为我看到你,看到你是谁,你刚才说那个台湾我看过一个报道,不晓得有多真多假,他说台湾现在经营好的饭店,他背后的老板十个里面有八个有博士学位,或者说他的第二代去读完一个博士学位回来替他父亲来经营,这是什么意思呢,他们对自己经营的食物有要求,就像你刚才说的,迟到了15分钟又等1个小时,他一定要达到最好才行,我意思是说,台湾到了一个阶段,前面的什么经济、政治斗争等等过去了,他沉淀下来每个人在自己专业领域里面要求做到最好,所以我觉得跟他们背后整个机会发展的阶段有关系,这跟香港不一样。

窦文涛:是,可能我们大陆社会现代的现阶段就是先把你,大陆社会现阶段是什么,我那天跟你讲过,是真事,北京那个餐馆,说不是一盘菜吃出蛆来了吗?叫你经理来看,那有一蛆,哪儿、哪儿有,放嘴里吃了,《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其实家辉也是开过餐馆的人。

马家辉:嗯。

窦文涛:看着不像。

马家辉:惨痛的经验,因为我是投资嘛,我说过,大概2003年跟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蒋家菜,蒋介石,因为有一位老太太他生意失败了,出来赚钱,我们说你会煮啊,因为她从小跟蒋介石、宋美龄长大的,在他们家里。

梁文道:在他们家。

马家辉:对,懂得吃嘛,然后我们就开始私房菜,就叫蒋家菜,那个主厨就姓蒋,蒋小姐。

窦文涛:还真是。

马家辉:对,还真是,后面那个,那个生意很好,很火的,用你的说法很火的,排队三个月才能吃到我们蒋家菜,我还想了口号,我那时候说,我们香港做的好,马上杀回台湾去,那个宣传口号叫做国民党倒台蒋家菜还在。

窦文涛:挺不错。

马家辉:很好啊,对,然后结果我先倒台,因为我开了半年之后碰到非典,非典,然后整个前面不管你怎么火,你做餐饮嘛,你一碰到两个月没有生意,你就死了,因为成本很高。

梁文道:撑不住。

马家辉:对,撑不住。

窦文涛:我那天在香港买不起房子嘛,我说在香港到底什么时候房价真的跌过,说便宜过,他们说非典的时候,是不是?

马家辉:对。

窦文涛:香港房价很便宜。

梁文道:那时候是最糟的时候,不过我还记得我还请过我的老师,去过你们那。

马家辉:对。

梁文道:去过一趟,是做的不错,但是我想你真的要开好餐馆用心很重要,你如果真的是一位说我们很喜欢吃,我们开一个餐馆,这种我觉得当然是最理想,但是我们现在更常见的什么呢,中国人开餐馆主要是为了谋生,这是无可厚非对不对,我觉得谋生你开的小馆子,养活一家几口人,这很正常,但是我真的建议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可以开餐馆发财,餐馆这个生意是很难做的生意。

窦文涛:是。

梁文道:你如果想发大财,你其实还有很多途径、很多行业,赚得比它轻松,赚得比它快。

马家辉:开电视台。

梁文道:对。

窦文涛:真的。

梁文道:因为你如果开餐馆很难做,所以你开餐馆要不就是想混口饭吃,要不是什么呢?就是你真喜欢。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所以为什么,比如说我们常看到一个情况,在中国比如一家人开饭馆,原来一开始是谋生的,开火了做好了之后他们的想法是希望我儿子将来无论如何别干这活,这活太苦了。

窦文涛:是。

梁文道:说供他上大学、出国留学怎么样,因为有些地方他们跟我们反着来,比如说意大利,比如说法国、比如说日本这些国家,餐馆开火了,儿子当然进厨房,而且得继承家业,为什么?这是个荣誉,他们就喜欢出发点完全不同,这是一个,我觉得中国很奇怪,我们那么爱吃,但是我们很怕进厨房。

窦文涛:中国原来也这样,就是世世代代包括做手艺的人都是这样,但是历史被劫持。

梁文道:对。

窦文涛:突然间中国变化太大了。

梁文道:我觉得很怪的地方是,我向来心里面本来就觉得中国人在吃这个东西上面是很矛盾的。

斜杠圈儿的微信公众号

三人行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斜杠圈儿︱duesir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点服务器的费用吧
  • 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有点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